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芸欣
张芸欣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700
  • 关注人气:8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洛天记·鲛人泣泪》——《花火》2014年3A

(2014-03-02 02:52:22)
分类: 「文章·《记录旧时欢》」

《洛天记·鲛人泣泪》——《花火》2014年3A

 

《洛天记》第九篇《鲛人泣泪》。写的是洛海国濒临绝种的河鲛被人类千方百计捕杀的悲伤故事。

这套系列目前已经完成了十篇,我最初是想写成一套欢脱文,后来越写越虐,整个趋势不受我控制,每次写都先把自己虐哭……(泪点低)

 

以下是片段……

 

                                       洛天记·鲛人泣泪

                                                     文 张芸欣

 

入夜来寻星映海,浮光淡影若河汀,银空锦瑟留不住,唯有泪色漫一夕。

                                                      ——《洛诗集》

 

壹·『海域密室』

我从来没有想到,再见到阿星,是在洛海国的海域密室中。

这是一个打造成巨大容器的密室,密室中注满海水,四周布满铁链,我的族人此刻每个都被捆绑严实,浸泡在海水里。

一身戎甲,铁靴银剑的男子走到密室的岸边,将我从水中狠狠拖过来,他的眉宇狠戾,看着我的眸子似寒潭,粗糙的手顷刻就要抚上我的脸,我撇过头,不让他的手靠近我。

“都说河鲛美貌,没想到还挺有性格。”那男子笑了笑,转头对着身后人群中一抹白色道:“二弟,这次为哥哥找到了河鲛的所在,真是功不可没,我定会在圣上面前给你请功。”

我在幽暗的光线中看过去,是熟悉的那张脸,一个月前还温柔含笑的陪我在沙滩边丢瓶子许愿,而此时此刻却与生擒我族人的恶魔站在一起。

答案不言而喻,他开了这个局,引我们入网。

“忘了和你介绍,这是我们洛海国镇北王家的二公子段临风,我的二弟。”男子的笑声分外刺耳。却是娓娓道出的可怕真相。

密室的门被缓缓拉上。铁窗外透出一点零星的光,像是银海上空璀璨的星光,永远照不到边际。

 

贰·『曾经』

段临风是在一个月前的一场海难中被吹到银海沙滩上的。

我们河鲛一族千百年来为了逃避人类捕杀,常年栖身在这座无影海岛,不远的银海是一道天然阻隔屏障。凡人很难找寻。

那天我刚从甄选夫婿的欢宴中逃出来。徒步跑到银海沙滩边欣赏月色。

隐隐的看到沙滩边有一抹白,在银色的星河下显得那般醒目脱俗,我走上前去,才发现是个人。

他浑身湿透,紧闭双目,一张苍白的脸仰面而上,砂石在冲击下刮伤了他的脸,看不清真正的容颜。

我拍拍他的脸,看他没有动,触及他的鼻息,却感觉不到一丝气息。

我咬破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入他的口中,顷刻之后,他缓缓的睁开眼,面目全非的一张脸却有着一双墨黑透亮的双眸,如天上的璀璨繁星。

“你是人吗?”我低头问他。

他那双墨黑的眸子突然一顿,有种被我的问题雷到的感觉。

后来他病好之后和我谈起这一幕,总是会笑着揶揄我说:“那时候我想这个姑娘好生可爱,我不是人,难道是鬼吗?”

他醒来后告诉我,他叫阿星,是洛珠国一名桑农的儿子,今年刚中了举人,老父重病,大夫说要鲛人的泪做引子才能救治,为了父亲,他一介书生随船出海,想找鲛人泪,不曾想在海上遇到海难,阴差阳错下被海浪打到银海沙滩。

我被他的孝心感动,于是将他救回族中。

父王对于我救回一个人类的事情勃然大怒,几番想将他杀死,都被我阻拦了下来。

 

段临风的伤势没好之前,我总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床边,给他敷药,喂他吃饭。

他睁着一双墨黑好看的眼看着我道:“阿汀,你真是个好姑娘。”

他的声音轻轻柔柔,与我们族中那些粗犷的男子完全不同。每次总能说得我心潮荡漾,手里的玉碗差点拿不稳。

初识的那段时间,我对段临风不是没有防备,我们河鲛一族千百年来遭受临近洛海国人的捕杀,导致如今仅剩区区数百人。我自幼见多了族人被擒,听闻他们被人以天价贩售,命运多舛。

可是段临风却温柔,细致,连注视我的目光都顾盼流连,真叫人无法抵挡。

随着他的伤势一天天好转,那张早前被砂石吹伤的脸也逐渐恢复。

直到完全恢复的那一天,他自阳光中走向我,墨发明眸,尽数光影落拓在他身上,我才发现,眼前这个男子,竟比貌美著称的河鲛男子都好看。

伺候我的明珠尖声道:“阿星公子原来长这么好看啊!”

我从恍惚中回过头,斜眼对明珠说:“瞧你那点儿出息,不就是个美男吗?”

段临风走到我面前笑道:“阿汀,你好像不喜欢我的样子。”

我心里一跳:“你长什么样与我何干?”

他凑近我瞧:“可是我却很想长成你喜欢的样子呢。”

我吓得甩开头朝屋外走去,走到四下无人的时候摸了摸手掌心,全是汗渍。

现在想想,段临风从初遇我的那日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美男画局,一步一步将我引入无底深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