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興安
興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532
  • 关注人气:7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城邦暴力团》:一部奇书、反书、隐书

(2011-01-11 00:57:14)
标签:

张大春

台湾作家

小说

城邦暴力团

聆听父亲

分类: 当代文学观察
              《城邦暴力团》:一部奇书、反书、隐书


    这是一部不能轻易开口谈论的巨著,必须耐下心来仔细阅读,才能理解其中的奥妙、以及作者的良苦用心。香港作家倪匡说它是近十年仅见的“终生小说”,可以一生不停地反复阅读的好小说。我同意。这种小说一般的作家确实很难驾驭。他必须有深厚的历史和文化的底蕴,还必须具备张大春所说的丰富的“另类知识”才有可能胜任。所以,《城邦暴力团》堪称是一部“奇”书。

    另外,它还是一部“反”书。所谓“反”是因为它与我们过去对小说的理解不同,也与张大春以往的小说有很大的差别。作者写这部小说是在1999年到2000年之间,那时,武侠小说热已近尾声,甚至开始衰微,而酷爱武侠小说的张大春却借用武侠小说的形式,对过往流行的武侠小说进行了一次反动:文字和叙述的生涩冷僻、让人产生陌生化和距离感,也让痴迷于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的读者在阅读上有一种挫败感。可是,你一旦进入其中,便会领悟中国侠义文学的传统和它恒久的魅力。所以,张大春的写作既是对传统的武侠小说的模仿和致敬,也是对它的去除和终结。从这一点来说,《城邦暴力团》有后现代的因素。说到“反”,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小说利用了民间文化、江湖文化,对官方文化或庙堂文化进行了颠覆和揶揄。

    所以,《城邦暴力团》还是一部“隐”书。所谓“隐”,在汉语的字义里有多重的解释:藏匿、精深、微妙、隐语,甚至还有怜悯。小说将历史、庙堂,将作者自己甚至自己的写作旨意,隐藏于江湖和武侠之中,其中充满了典故、暗语、行话、影射,还有隐喻。它是对我们熟知的表象历史的颠覆和解构。我们知道,历史的运行和发展有其表层的水流和旋涡,但是更有内下的暗流涌动,甚至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暗河,这些因素,恰恰时常主导和改变着历史的走向、水流、速度和起伏。而这些对历史学家来说往往是不值得记录或者轻视和忽略的东西。但是,历史的秘密就在这里,《城邦暴力团》正是为我们解开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历史谜团。

 

                    《城邦暴力团》:一部奇书、反书、隐书  台湾作家张大春


 

    美国作家托马斯·品钦在小说《万有引力之虹》中有这样一段话:如果说,为了避免毁于历史的离心力,有些秘密交给了吉普赛人,有些交给了犹太教神秘哲学论者、圣殿武士、蔷薇十字会员,那么,这个可怕的秘密和其他秘密,就已经在各个族群中找到了安身之所。对此,英国评论家迈克尔·伍德评价道:“秘密是从历史中拯救出来的,或者四散在历史的各个不起眼的角落。”而这些秘密的碎片恰恰是历史重要的组成部分。没有它们的历史是不真实的,或者至少是不完整的。张大春将民国以来,尤其是1949年以后的帮会组织和形态重新复活在小说中,他们是黑道人物,身处两种社会,虽然在与政权官府的勾联中,此消彼长,但他们世世代代隐姓埋名,且永远不得翻身,最后被抛弃和遗忘。小说中大都是小人物悲欢和命运,但是正是这些小人物,在关键时刻影响着中国的历史,虽然经常被埋没,虽然经常担当着反面角色,但是他们做为历史的记忆,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历史。正如张大春在小说所说:“在大历史的角落里,无数个和我一般有如老鼠的小人物居然用我们如此卑微的生命、如此狎琐的生活,在牵动着那历史行进的轨迹。”陈思和先生在评价这本书时说:江湖即现实,我说:江湖即历史。历史就隐藏或者说被遮蔽在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身上。所以,我们不仿把《城邦暴力团》与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参照着来阅读和理解。

    关于小说的结构,我非常赞同张大春在《小说稗类》中的说法:他引用旅美著名学者陈世骧有关武侠小说的话:“要供出这样一个可怜芸芸众生的世界,如何能不教结构松散。”我引述这句话,并不是说《城邦暴力团》结构有问题,而是想说它的结构的自如和可延展性。对于小说结构,张大春的说法是:“从武侠衍生出的中国小说叙事传统从未因循‘形式与内容的统一’而立法,无论现实、史传或传奇,也都没有一个像建筑物的类喻式结构。结构不是美学上的回答,它只是说话人和小说家为了完成叙述而提出的种种假设。”《城邦暴力团》大概也依据了这种结构形式,它没有采用线性的或者是循环式的历史叙事方式,而是将现实与历史叠加揉碎,让人物和故事在非理性的混沌式的讲述中,获得假设与想象。

                                                   (已发《北京青年报》2011年1月12日)

 

《城邦暴力团》:一部奇书、反书、隐书

 

 相关连接:

 新浪读书2011年1月7日:台湾作家张大春扛鼎之作《城邦暴力团》昨日在北京首发,该小说被倪匡赞誉为是金庸之后最伟大的武侠小说。《城邦暴力团》采用“小说造史”的写作方式,将中国小说叙事技巧与稗官野史传统巧妙结合,讲述1949年以后播迁台湾的一代人的生死恩怨,也试图重述台湾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历史。

    向有“文坛顽童”之称的张大春,自2008年出版简体版《聆听父亲》、2009年出版《认得几个字》(世纪文景出品)以来,已经连续两次入选年度十大好书,得到大陆读者和媒体的高度认可。昨日的发布会上,作者张大春,评论家李敬泽、兴安,学者止庵,台湾文学研究者黎湘萍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分别从民国与播迁记忆、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命运、张大春的小说艺术、武侠与历史现实各个角度,展开了以“《城邦暴力团》,怎么说也说不完”为题的对谈。

    《城邦暴力团》故事本身的主题是“逃”,作者说,“这是一个关于隐遁、逃亡、藏匿、流离的故事”。所有的武侠小说几乎都是叙述怎样成为大侠,除掉一个魔头,或是恢复武林正义、秩序、法律的过程。张大春的故事则是如何逃离武林至尊、白道的恐吓、光天化日之下救国救民的大计。“这是一个关于‘逃跑’的现代武侠小说。现代人空有一身本事,就是为了逃离这个社会、逃离这个体制、逃离种种一切的媚俗。只有这样,你才能生存嘛,才能‘像个人’。”

    该小说面市后获得热捧。著名导演王家卫说,大春是狂人,《城邦暴力团》是狂书,黑上了谁,吃人不吐骨头,招惹不得!莫言的评价是,张大春像是《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是台湾最有天分、最不驯,是好玩得不得了的一位作家。倪匡更称该书是金庸之后最伟大的武侠小说。

    据世纪文景透露,该书简体版首印10万套,自元旦后上市短短三天,销量猛升。当当、卓越等网上书店一天的销量均超过60套,多家书店甚至出现脱销,出版社已经在紧急加印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