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潮白
潮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2,852
  • 关注人气:1,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古齐观:甘蔗

(2018-01-29 17:03:40)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街上见到,甘蔗已经上市一段时间了。在我住的大塘村一带,满载甘蔗的小货车,但得空隙就安营扎寨。那些甘蔗都“有头有尾”,买了之后倘若马上就嚼,摊主马上会掐头去尾、去皮斩节;再过些天,过年了,广州人则往往要买一根完整的,拿回家摆上,寓意生活从年头甜到年尾。

    甘蔗,辞书上说是多年生草本植物,茎似竹,实心,多汁而甜,为制糖原料,亦可生食。生食,就是前面刚说的这种了。《楚辞·招魂》中已有“胹鳖炮羔,有柘浆些”,识者指出,两汉之前“柘”指的就是甘蔗,柘浆即甘蔗汁。这或可说明,战国末期的楚国,甘蔗汁已成一种饮料,同时表,楚地局部地区可以栽培甘蔗。司马相如《子虚赋》讲到云梦大泽(今湖北境内)东面,有“诸柘巴苴”,似可相互印证。《楚辞》里的甘蔗汁,是作为祭祀用的祭礼出现的。而《汉书·礼乐志》载:“百末旨酒布兰生,泰尊柘浆析朝酲。”颜师古注引应劭曰:“柘浆,取甘柘汁以为饮也。酲,病酒也。析,解也。言柘浆可以解朝酲也。”这里的甘蔗汁,功能则为解酒了。

    甘蔗产于热带和亚热带。汉杨孚《异物志》云:“甘蔗,远近皆有。交趾所产特醇好,本末无薄厚,其味至均。围数寸,长丈余,颇似竹。”交趾,秦始皇征服南越时纳入中原版图,隶属象郡。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载:“雩都(今江西于都)县土壤肥沃,偏宜甘蔗,味及采色,余县所无,一节数寸长。郡以献御。”明宋应星《天工开物》载:“凡甘蔗有二种,产繁闽、广间,他方合并得其什一而已。”诸如此类,都表明了甘蔗的热带和亚热带属性。《三辅黄图》云“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起扶荔宫,以植所得奇草异木”,对其中的“甘蕉十二本”,何清谷先生“疑为甘蔗与香蕉之合”,因为二者“俱生长于南越”。不过,甘蕉更可能是香蕉的一种。晋嵇含《南方草木状》云:“甘蕉,望之如树,株大者一围余,叶长一丈或七八尺,广尺余二尺许,花大如酒杯,形色如芙蓉。”这一描述,与甘蔗比较无疑判若两物。

    生食的甘蔗,像《异物志》说的,“斩而食之,既甘;迮取汁如饴饧,名之曰糖。益复珍也”。清朝广东人屈大均说:“蔗之珍者曰雪蔗,大径二寸,长丈,质甚脆,必持以木,否则摧折。……其节疏而多汁,味特醇好,食之润泽人,不可多得”。此种口福,宋朝的京城百姓已可享受,《东京梦华录》“饮食果子”条,就罗列了龙眼、荔枝和甘蔗。彼时物流想来不畅,但也断不会有“颠坑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枝龙眼来”那般惨烈。无须前人说明我们也知道,甘蔗“首甜而坚实难食,尾淡不可食”。但我们都知道,西晋那个大画家顾恺之偏偏逆反。《晋书》载,顾恺之每次吃甘蔗都是从尾巴吃起,人家觉得奇怪,他说这是“渐入佳境”,从而催生了一种“蔗境”心得。

    显而易见,甘蔗的最主要用途还是作为制糖原料。再用屈大均《广东新语》对家乡竹蔗的描述:“连冈接阜,一望丛若芦苇,然皮坚节促不可食,惟以榨糖。糖上利甚溥,粤人开糖房者多以致富,盖番禺、东莞、增城糖居十之四,阳春糖居十之六,而蔗田几与禾田等矣。”并且他认为:“增城白蔗尤美,冬至而榨,榨至清明而毕。”怎么榨呢?“以荔支木为两辘,辘辘相比若磨然,长大各三四尺,辘中余一空隙,投蔗其中,驾以三牛之牯,辘旋转则蔗汁洋溢。辘在盘上,汁流槽中,然后煮炼成饴。”如果还不明白,可以看看《天工开物》中的插图,插图图解了这一原理。

    广东的蔗糖产量,一度无疑在全国举足轻重。清叶梦珠《阅世编》云:“康熙十五年(1676)丙辰春二月,广东兵叛(即总兵官苗之秀等叛清事),江西吉安道梗,糖价骤贵。”没办法,叶的家乡上海,至于“有人携得蔗种,归植成林,依法轧浆,煎成白糖,甚获其利”,只是品质不佳,叶氏认为“乃地气使然”。不过,虽“其后平藩归正,广糖大至,然种蔗煎于此地,价犹贱于贩卖,故至今种者不辍”。对中国生产蔗糖的历史,《天工开物》说“唐大历间,西僧邹和尚游蜀中遂宁始传其法”,未知确否。季羡林先生有一部著名的《糖史》,想来会有相关的答案吧,可惜还不曾拜读。

    《南史》载,齐高帝萧道成的儿子萧铿“弥善射”。善到什么程度呢,他总嫌练习用的箭靶子太大,“终日射侯,何难之有?”作为演示,他“取甘蔗插地,百步射之,十发十中”。玩笑来说,这该算是生食、造糖之外,甘蔗的别一功能了。当然,萧铿的这一本领要是给后世的“卖油翁”看见,估计也是“但微颔之”而已。因为卖油翁认为善射的陈尧咨,跟他把“孔方兄”放在葫芦口,然后往葫芦里倒油,油“自钱孔入,而钱不湿”一样,属于“但手熟尔”的事情。方濬师《蕉轩续录》附有朱彝尊的十二首《读书》诗,其一谈到作诗,以为“诗篇虽小技,其源本经史。必也万卷储,始足供驱使”,尤其要注意“良由陈言众,蹈袭乃深耻”。而当下的情形呢,“譬诸艻蔗(蔗之一种)甘,舍浆啖渣滓”。按照方濬师的理解,前人诗风的有益成分固然要师承,然邯郸学步,跟吃甘蔗时不吸收汁液而专嚼渣滓没什么两样。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