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潮白
潮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2,852
  • 关注人气:1,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古齐观:舞蹈

(2018-01-09 16:45:56)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前几天看了冯小刚的新片《芳华》,拍的如何不去说它吧,见仁见智。里面文工团员们的舞蹈,无疑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未必是怀旧心态,大抵应了洪昇《长生殿》里唐明皇的赞叹:“妙哉,舞也!逸态横生,浓姿百出。”

    1973年,青海大通县出土过一件属于马家窑文化的“舞蹈纹盆”,盆内绘有剪影形式的三组五人联臂舞蹈的形象。马家窑文化为新石器晚期,距今5700多年了,舞蹈的悠久历史可窥一斑。在官方,《周礼》中已有“舞师”一职,“掌教兵舞,帅而舞山川之祭祀;教帗舞,帅而舞社稷之祭祀;教羽舞,帅而舞四方之祭祀;教皇舞,帅而舞旱暵之事。凡野舞,则皆教之”。当然了,那些都是大的活动,“凡小祭祀,则不兴舞”。对仪礼舞蹈,前人相当重视,《论语·八佾》中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佾,乐舞的行列,舞佾即多人纵横排列的舞蹈。礼法规定:“天子八,诸侯六,大夫四,士二。每佾人数如其佾数。”因此,“八佾舞”即每行八人,共八行六十四人;“六佾舞”即每行六人,共六行三十六人。季氏大夫,理当四佾,僭越了礼法,所以孔子很生气。

    提起宫廷舞蹈,想必多数人马上会想到唐朝,尤其李杨那两位。《长生殿》的那声赞叹,是杨贵妃率众舞罢《霓裳羽衣曲》后,当其时也,“轻扬,彩袖张,向翡翠盘中显伎长”“飘然来又往,宛迎风菡萏”“翩翻叶上。举袂向空如欲去,乍回身侧度无方”“盘旋跌宕,花枝招展柳枝扬,凤影高骞鸾影翔”……令“妃子妙舞,寡人从未得见”的玄宗大开眼界,立刻掷去一顶最高级的帽子:“宛若翾风回雪,恍如飞燕游龙,真独擅千秋矣。”贵妃侍女张云容,也善为此舞。《全唐诗》载有贵妃的一首诗,“轻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云云,表达了她对云容舞姿的欣赏。题下原注曰:“云容,妃侍儿,善为霓裳舞。妃从幸绣岭宫时,赠此诗。”玄宗自己也会舞蹈,《明皇杂录》云:“武惠妃生日,上与诸公主按舞于万岁楼下。”按舞,即按乐起舞。跳舞是件高兴的事,不过玄宗这次不仅生了气,还想杀人,因为他在步辇上“从复道窥见卫士食毕,以饼相弃水窦中”,于是怒命“高力士杖杀之”。赖其大哥——宁王李宪的谏诤乃止:“从复道窥见护卫之士有过而杀之,恐人臣不能自安,又失大体。陛下志在勤俭爱物,恶弃于地,奈何性命至重,反轻于残飧乎?”

    实际上,唐太宗便已经非常重视舞蹈。《旧唐书·音乐志》载:“贞观元年(627),宴群臣,始奏秦王破阵之曲。”为什么要奏这个呢?太宗有他的想法:“朕昔在藩,屡有征讨,世间遂有此乐,岂意今日登于雅乐。然其发扬蹈厉,虽异文容,功业由之,致有今日,所以被于乐章,示不忘于本也。”并且,“朕虽以武功定天下,终当以文德绥海内。文武之道,各随其时”。贞观七年(633),太宗又制《破阵舞图》,使我们可以通过文字来想象舞蹈画面:“左圆右方,先偏后伍,鱼丽鹅贯,箕张翼舒,交错屈伸,首尾回互,以象战阵之形。”这个舞蹈,太宗“令吕才依图教乐工百二十人,被甲执戟而习之。凡为三变,每变为四阵,有来往疾徐击刺之象,以应歌节,数日而就”,并将之更名《七德舞》,与《九功舞》《上元舞》一道,构成唐朝自制乐舞的“三部曲”。《九功舞》亦太宗所制,“以童儿六十四人,冠进德冠,紫袴褶,长袖,漆髻,屣履而舞”。本名《功成庆善乐》,盖世民生于庆善宫——当然是李渊登基之后才得名的,太宗曾多次临幸。这样来看,两舞实为艺术地再现世民的奋斗史,所以太宗满意至极,两舞本身大抵也堪称精品。某日演出之后,“观者见其抑扬蹈厉,莫不扼腕踊跃,凛然震竦”。武臣列将纷纷到太宗面前敬酒:“此舞皆是陛下百战百胜之形容。”

    前人跳舞是什么样子?在我们外行来说通过文字来想象,在专业人士则根据“舞谱”来再现也说不定。如果说新旧《唐书》的那些记载比较笼统,周密《癸辛杂识》从“故都德寿宫”得到的“舞谱二大帙”所载,什么“左右垂手”“大小转撺”“打鸳鸯场”,细分又有“双拂、抱肘、合蝉、小转、虚影,横影、称里”“盘转、叉腰、棒心、叉手、打场、搀手、鼓儿”“分颈、回头、海眼、收尾、豁头、舒手、布过”等等。结合其他记载,转换成相关舞蹈动作想来并非难事。有趣的是,从前的“舞蹈”也是臣下朝见君上的礼节。《大唐新语》中就有一反一正两件事。其一,“初,炀帝之被戮也,隋官贺(宇文)化及,善心独不至。化及以其人望而释之,善心又不舞蹈,由是见害”。其二,高宗与魏元忠交谈,“无所屈挠,慰喻遣之。忠不舞蹈而出”,高宗没有生气,反而谓中书令薛元超曰:“此书生虽未解朝庭礼仪,名以定体,真宰相也。”

    尤其不可望文生义的是,“舞法”不是舞谱,而是指歪曲法律条文以营私作弊。比如北朝时的薛琡,虽“形貌环伟”,但“受纳货贿,曲理舞法,深文刻薄,多所伤害”,就是说:仪表堂堂却坏事做尽。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