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潮白
潮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2,852
  • 关注人气:1,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信,不小心就会沦为自大

(2017-08-10 18:28:20)
标签:

时评

分类: 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

潮 

 

    前几年,某个“八零后作家”公开承诺,从他的新书里挑一个错则奖赏1001元。拍胸脯之余还特别声明,自己绝不像某“老头般耍无赖不认账”。他说的那位老先生,也曾经对自己的新书开出赏格:“挑出一个错,奖金一千元。”但是,有位白先生挑出909处错误后,老先生并不照赏格兑付。此事还打了官司,有没有、有多少错误退居其次,争议的焦点变成了“发布悬赏广告的事实是否成立的问题”。结果,因为他是在家中聚餐、采访发出的言论,“不能构成以公开方式发布悬赏广告”,白先生赏金没有领到,反贴了几万元的案件受理费。

 

    了解了这段“往事”,可知“八零后作家”把老先生搬出来,不算是后者“躺枪”;并且,他为什么定了1001元的赏格也可以豁然开朗。然而,正如《红楼梦》里刘姥姥那句著名的自嘲:“才说嘴就打了嘴。”他的那部著作同样被人挑出了172处错误,包括历史性错误、排版错误、标点符号错误等等。有趣的是,挑错人还是那位白先生!怎么叫“才说嘴就打了嘴”呢?因为“八零后作家”同样不“颁奖”,然后被白先生告上了法庭。8月10日上午,该案在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八零后作家”的悬赏是在腾讯微博上发声的,还佐以“各位老师为我作证”,属于真正的悬赏广告没有疑义,因此此番庭审直奔赏金问题。报道说,法官询问双方多少赏金肯和解,原告称“打个八折吧”,引起旁听席一阵哄笑,而被告方则只同意兑现1万元。因为双方分歧较大,当庭调解未果,法庭宣布休庭。

 

    这件事的结果显然指日可待,然在终审出来之前,不妨说些闲话。一前一后的老新两个作家无疑都自信爆棚。自信,相信自己,作为自我评价上呈现出的积极态度十分可取。但是一不小心,自信成为过于自信,可能也就会沦为自大、自傲。过于自信便有害无益了。别说人,连时令都是这样。二十四节气里有几组小大对应的节气:小暑、大暑,小雪、大雪,小寒、大寒,但是为什么有“小满”而没有“大满”,理论上该是“大满”的位置实际上代之以“芒种”呢?《七修类稿》说了:“夫寒暑以时令言,雪水以天地言,此以芒种易大满者,因时物兼人事以立义也。盖有芒之种谷,至此已长,人当效勤矣;节物至此时,小得盈满意,故以芒种易大满耳。”就是说,按照作物生长的规律,小满之后尤其需要辛勤劳作,根本没到喘口气的时候,不可以“大满”。《说文解字》云“满,盈溢也”,俗谚有“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因此,在前人的哲学中,大满还是个根本不可能的存在,不要说接不接小满了。打个或许不确切的比方,这两个开出赏格的作家,无论是老的还是小的,都蹈了“大满”的覆辙。

 

    我国素有“一字师”的文化传统,那是指订正一字之误读或更换诗文中一二字者,即可为师。倘若遵循这一传统,则白先生指出的909处、172处错误,即便剔除作者本人及他人并不认可的地方吧,为师也应该名正言顺。遗憾的是,老新作家都摒弃了这一优良文化传统,让我们都看到了官司的结局。《清稗类钞》里有则故事,说“戴熙在南书房时,不善事内监”,所以写了错字之后,“宣宗令内监持令改之”,人家不告诉他错在哪儿了,“但令别书,……戴遂别写一纸,而误字如故”,结果“上以为有意怫忤,遂撤差”,戴熙没得干了。“一字”有时就是这样重要。幸而那两册著作中的文字,再错上数千大约也于经济社会发展无甚大碍,并且两位作家的生活也决不会受什么影响,但是谦逊一些,有那种“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态度,总是有益无害。

 

    如今有人论证什么,动辄声称“翻(或读)遍二十四史”,发现了或没有发现什么,每令余哑然失笑。那么大部头的书,真的翻遍了吗?就算一页一页真的翻了,看仔细了吗?这种牛皮实际上也是过度自信的一种,殊不可取。

 

    2017年8月10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