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潮白
潮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2,852
  • 关注人气:1,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国乒当从孔令辉事件中记取什么

(2017-05-31 21:20:37)
标签:

时评

分类: 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

潮 

 

    刚刚过去的这个端午假期中,各地的龙舟竞渡依然热热闹闹、各种馅料的奇葩粽子依然“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是最夺人眼球的新闻,当推中国乒乓球协会发布的公告:暂停孔令辉中国女乒主教练工作,立即回国接受调查。原因大家都知道了,新加坡一个赌场一纸诉状将孔令辉告上香港高等法院,追讨200多万港元赌博欠款;而孔令辉所以要立即回国,是因为他正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带队参加第54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尽管孔令辉旋即通过微博对此发表声明,是亲朋好友在赌,自己只是看,但稔熟赌场的业界人士的条分缕析,让我们觉得其参赌的可信度更高。现在,我们都在期待中国乒协的调查结果,但倘若不幸证实业界人士分析的话,至少我是不会意外。概因赌博早成一种世界性现象,我们东汉的《说文》就有“古者乌曹作博”之说,乌曹是夏桀时候的臣子呢。历史上不少著名人物也都与赌博有染,负面的如魏忠贤,《玉镜新谭》说他发迹之前,胆子已然奇大,“日务樗蒲为计,家无担石而一掷百万”。正面的也不乏,如奉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龚自珍。

 

    《清稗类钞》说,龚自珍“尝于帐顶绘先天象卦,推究门道生死,自以为极精,而所博必负”,也就是逢赌必输。一次杭州一个盐商家宴吃饱喝足了,开局,老王后来,看到龚自珍“独自拂水弄花,昂首观行云,有萧然出尘之概”,就上前跟他打招呼,恭维道:“想君厌嚣,乃独至此,君真雅人深致哉!”不料龚自珍笑笑说,你以为陶渊明种菊看山是他的本意吗?“特无可奈何,始放情于山水,以抒其忧郁耳”,我今天这样子跟他差不多。停了一会儿,他又不大甘心地说,今天的路数我算得清清楚楚,可惜“适以资罄”,也就是囊中羞涩,“遂使英雄无用武之地,惜无豪杰之士假我金钱耳”。老王向来便非常仰慕龚自珍的文名,马上“解囊赠之”。谁知龚自珍照旧是“每战辄北,不三五次,资复全没”,气得他“狂步出门去”。

 

    孔令辉当然不同,十几年前就开保时捷了,像魏忠贤那样“家无担石”无从谈起,但像龚自珍那样“每战辄北”是可能的。寻常人等,其实都知道“十赌九输”的道理,光赢不输的只有一类人。以慈禧太后为例吧,她喜欢以麻将来赌,“每发牌”,必有宫女站在她身后,用约定的暗号告诉那三家这里抓到了什么牌。在香港电影里,“出老千”的目的是要让被算计的人输,这里恰恰相反,是要让被“算计”的人赢,哄老太太高兴,借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慈禧如果在等什么牌,“侍赌者辄出以足成之”。老太太高兴了,“则跪求司道美缺”。这种情形在今天一度也司空见惯,那些借“变相行贿”向上爬的人,都深谙“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的精髓。孔令辉是什么级别我不清楚,遥想2015年春节时的新加坡赌场,显然没有想到要巴结他。

 

    有人说,乒协火线解职孔令辉的做法是体育精神的体现,我看到的倒是法治精神。孔令辉以“国乒正在比赛,大家都散了吧”来试图大事化小,乒协并没有买账,非常值得称许。而且,我也不同意“挥泪斩马谡”之说。马谡是失街亭而被斩,如今杜塞尔多夫世乒赛正在进行,国乒虽然面临严峻挑战,但总体形势要比刚刚失去苏迪曼杯的国羽要好得太多,纵然不像以前那样包揽五杯,半数以上是可以预期的,斩马谡的类比殊为不当。从孔令辉事件中,我倒是觉得国乒有些常识要补。早几年,还有个主力队员不是以为领证不是结婚办了酒席才算吗?就算那位“真的很单纯”,这种常识的欠缺毕竟还是个人的私事,但如孔教练这种,就算像他本人声明的没有参赌,而作为党员干部、国家公职人员,应该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党员干部为赌博活动提供场所或者其他方便条件等,有一些什么样的明确规定。因此,国乒队伍今后在苦练技战术的同时,还需要补些生活常识、法律意识。

 

    2017年5月31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