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潮白
潮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2,852
  • 关注人气:1,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古齐观:猕猴桃·苌楚

(2016-09-07 17:38:43)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在超市里买了几个猕猴桃,分黄、绿两种,不是论斤称而是按个卖。常去贵州省亲,早就知道那里盛产猕猴桃,便宜得很,现在这种按个卖的价钱在彼处基本上是论斤的价钱。价差这么大,不知是品种的原因还是时令的原因。


    猕猴桃以新西兰的最为知名。不过,相关资料足以让我们阿Q一下,因为他们的实际上正是源自我们的。1904年,新西兰女教师伊莎贝尔(M.Isabel.Fraser)在中国旅游时发现了猕猴桃,带回国并培育成功,以果实酷似新西兰的国鸟奇异鸟,所以又得名奇异果。但猕猴桃既然根源是我们的,我们这里也就不难找到它的本名。它的本名是:苌楚。《诗·桧风》有《隰有苌楚》,虽然历来各家对此歌的点评见解不一,但其借苌楚即猕猴桃来比兴,并无异议。


    《隰有苌楚》共三章,每章四句:“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隰有苌楚,猗傩其实。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按照周振甫先生的翻译,这几句大致是说:洼地里长着猕猴桃,美盛的是它的嫩枝、是它的开花、是它的结实,又初生又美好,羡慕你的无知好、无家好、无室好。这是从直观上来看,意味呢?《诗》的政治性和道德性在后世诚然每经曲解而被强化,却又是怎么说的?朱熹《诗集传》云:“政烦赋重,人不堪其苦,叹其不如草木之无知而无忧也。”方玉润《诗经原始》云:“此必桧破民逃,自公族子姓以及小民之有室有家者,莫不扶老携幼,挈妻抱子,相与号泣路歧,故有家不如无家之好,有知不如无知之安也”。钱锺书先生《管锥编》云:“苌楚无心之物,遂能夭沃茂盛,而人则有身为患,有待为烦,形役神劳,唯忧用老,不能长保朱颜青发,故睹草木而生羡也。”等等。由此不难推断,不特猕猴桃,凡草木均可达到歌者所需的前提,而苌楚斯时正入眼而已。苌楚何时得名猕猴桃不得而知,至少唐朝岑参的诗句中已经提到,其《宿太白东溪李老舍寄弟侄》有云:“中庭井栏上,一架猕猴桃。石泉饭香粳,酒瓮开新槽。爱兹田中趣,始悟世上劳。”


    猕猴桃,落叶藤本植物,应该算腰圆吧,就是迷你运动场跑道的形状。它既是一种水果,也可以入药。李时珍《本草纲目》说它“其形如梨,其色如桃,而猕猴喜食,故有诸名。闽人呼为阳桃”。主治呢,“止渴,解烦热,下淋石,调中下气”。下淋石,大抵是说小便涩痛,尿出砂石。这东西既曰猕猴喜食,大抵孙悟空会看不上眼。根据《西游记》里如来佛对灵猴的四种分类:第一是灵明石猴,这种猴能够“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能够“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能够“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猴,能够“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孙悟空自然属于第一类了,他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在花果山的那几个军师属于第二类;而假扮了悟空,连观音菩萨也辨不出真假,直闹到如来佛跟前被如来佛说破了的那个,正是第四类,猕猴桃该是它喜欢吃的东西。悟空喜欢吃的桃,我们都知道是蟠桃。他自封的“齐天大圣”得到玉皇大帝认可之后,上天掌管蟠桃园,结果他先把九千年一熟的蟠桃给偷吃了不少;然后又搅了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上演了一出大闹天宫的戏码。当然了,猴界对“桃”之分类是否果真这么明晰,同样不得而知。


    清朝遗老有个叫刘声木的,通晓目录版本、金石之学,兼且出身达官之家——他爸爸刘秉璋当过四川总督,因于时政及宦途内幕颇有所闻,其遗世的《苌楚斋随笔》系列,也就称得上是一部非常有价值的文史参考书。斋名“苌楚”,却不是刘先生爱吃猕猴桃,而是其遗民心态的折射,他以变名、筑室,称颂遗民、称颂纲常节义以及对遗民们学术源流、著述体例进行探讨等方面,来呈现他的表达方式。辛亥革命后,刘声木多次改换室名,总共达7次之多,“苌楚斋”即取《隰有苌楚》之义,慨叹自己生逢乱世,不如猕猴桃等草木无知无累、无室无家之忧,与朱熹等人的见解一脉相承。《隰有苌楚》,也正为后世文人骚客感物伤怀、借草木而言事之滥觞。如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有“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唐元结《寿翁兴》,有“借问多寿翁,何方自修育。唯云顺所然,忘情学草木”。前蜀韦庄《台城》,有“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宋姜夔《长亭怨慢》,有“阅人多矣,谁得似、长亭树?树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如此”……不胜枚举。


    南北朝时的鲍照有《伤逝赋》,其“惟桃李之零落,生有促而非夭;观龟鹤之千祀,年能富而情少”云云,钱锺书先生一语破的:“无情之物,早死不足悲,不死不足羡耳。”的确,惠子早就说了:“人而无情,何以谓之人?”以有情之人衡诸无情之物,虽可能比“寿”不过,又何羡之有?

 

    2016年9月4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