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潮白
潮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5,016
  • 关注人气:1,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古齐观:獬豸

(2015-11-19 19:01:00)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以关注政法议题而闻名的微信公号“长安剑”9月底上线之后,不仅得到权威媒体刊文介绍,而且受到网民的点赞追捧。之所以如此,在于它基本保持每天发布一篇原创文章的频率,评论政法类热点事件。引人注目的还有“长安剑”的小主人“长安君”,红黄相间的衣服、胸前五角星图案,火炬发型、黑框眼镜,身边一个象征司法公正的神兽獬豸……


  选择獬豸作为“吉祥物”,颇合这种俗称独角兽的动物的特性。说它是动物,实则子虚乌有,就像麒麟、凤凰一样。然而,尽管谁也没见过,并且连这东西像牛、像羊还是像鹿也说法不一,但是丝毫不妨碍其活灵活现地存在于各种典籍当中。《金史·五行志》载,金熙宗皇统三年(1143)七月,“太原进獬豸及瑞麦”,甚至还捉到了一只。当然我们都知道,彼时太原当局的用意绝无秘密可言,胆子特别大、脸皮特别厚,仅此而已。从先秦到明清,獬豸的形象一直被视为监察、审计和司法官员执法公正的象征,不啻该领域最重要的标志性符号。比如,《淮南子·主术训》云“楚文王好服獬冠,楚国效之”,表明春秋时这种象征意义已然存在。再当然,我们的事凡追溯起来,都可以溯至三皇五帝。传说中有“中国司法鼻祖”之誉的皋陶就养了獬豸,专门用于断狱。所以李白曾经感慨“何不令皋繇(陶)拥彗横八极,直上青天挥浮云”。宋朝方勺《泊宅篇》亦云:“今州县狱皆立皋陶庙,以时祀之,盖自汉已然。”


    獬豸如何和司法关联在了一起呢?汉朝杨孚这么说的,獬豸“性别曲直。见人斗,触不直者;闻人争,咋不正者”。就是说,见别人在争斗,它就用角去触那个不正直的人;听别人在争论,就去咬那个不讲理的的人。杨孚持的是獬豸为羊说。杨孚故里今天属于广州市海珠区,就在中山大学旁边,尚有“杨孚井”,相传即杨宅后花园水井,市级文物。因为獬豸能“别曲直”,所以人们利用它的形象是对司法人员寄予期望。《后汉书·舆服志》记载一种獬豸冠,这种帽子“高五寸,以纚为展筩,铁柱卷”,明确“执法者服之,侍御史,廷尉正监平也”。王充《论衡》对獬豸有一番精彩议论,他说獬豸乃“天生一角圣兽,助狱为验”,因此“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但他接着认为,羊的特性就是用犄角顶,“徒能触人,未必能知罪人”。可是为什么皋陶还要依赖獬豸呢?“皋陶欲神事助政,恶受罪者之不厌服”,你看,它都知道你有罪,顶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承认的?“欲人畏之不犯,受罪之家,没齿无怨言也”。毫无疑问,皋陶这是充分利用了时人的“三观”。


    明朝的谢肇淛也不相信獬豸断狱一类的说法,其《五杂组》云:“皋陶治狱不能决者,使神羊触之,有罪即触,无罪即不触。则皋陶之为理,神羊之力也。后世如张释之、于定国,无羊佐之,民自不冤,岂不胜皋陶远甚哉?”西汉张释之、于定国,都是执法公正的典范,所谓“张释之为廷尉,天下无冤民;于定国为廷尉,民自以不冤”。不妨看两个张释之的经典案例。其一,某次文帝出行,有人突然从桥下走出,“乘舆马惊”。抓起来审问,那人说知道戒严,所以藏在桥下,“久之,以为行已过”,实在是没想到啊。张释之乃以犯跸处以罚金,但是文帝怒了:“此人亲惊吾马,吾马赖柔和,令他马,固不败伤我乎?而廷尉乃当之罚金!”张释之说,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于民也”。如果当时立法的时候规定,这种情况要“立诛之”,那就没什么好说了,“今既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倾而天下用法皆为轻重,民安所措其手足?唯陛下察之。”其二,有人偷刘邦庙“坐前玉环”给抓住了,“文帝怒,下廷尉治”。张释之说,盗窃宗庙服饰器具之罪,需判死刑。文帝大怒曰:“人之无道,乃盗先帝庙器,吾属廷尉者,欲致之族,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宗庙意也。”他要的结果是灭族。张释之免冠顿首谢曰:“法如是足也。且罪等,然以逆顺为差。今盗宗庙器而族之,有如万分之一,假令愚民取长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


    “乡中贺者唯争路,不识传呼獬豸威。”无论如何,千百年来,獬豸已与相应的官职须臾不可或分。宋朝车辂之制有一项是:“其绯幰衣、络带、旗戟、绸杠绣文:司徒以瑞马,京牧以隼,御史大夫以獬豸,兵部尚书以虎,太常卿以凤,驾士衣亦同。”清朝御史和按察使等监察司法官员,一律戴獬豸冠,穿绣有獬豸图案的补服。谢肇淛说,獬豸虽见于记载,但“其言诞妄,不足信”。这是肯定的,然不必那么愤青,“自楚文王服獬豸冠而汉因之,相沿至今,动以喻执法之臣”,也不失为一种警示的做法。隐喻、象征都失去的话,这世界未免也太单调了些。最有趣的,当推东坡寓言故事集《艾子杂说》讲到的獬豸。齐宣王问艾子獬豸是什么,艾子在“对“处廷中,辨群臣之邪僻者”之外加了个“触而食之”说完又加了一句:“使今有此兽,料不乞食矣。”那意思很明白,邪僻者太多,吃都吃饱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