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潮白
潮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2,852
  • 关注人气:1,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拒绝“二郎腿”之所以成为话题

(2015-10-15 21:56:56)
标签:

二郎腿

车厢

地铁

乘客

分类: 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

潮   
   “文明乘坐地铁,拒绝车厢‘二郎腿’”,杭州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杭州发布”发布的这条消息即出,便引发了大家的热议。偏激者认为:“难道坐地铁的姿势也要管了?”倘若别这么一触即发,平心静气地把消息看完,也许能多几分理解。

     为什么会有这种倡导?他们这么解释:杭州地铁里翘“二郎腿”的人不少,但在人多或拥挤的车厢里,这是不合时宜的。车厢空间有限,请多换位思考,以免影响其他乘客。看,完全是从公共场所的个人行为是否影响他人来提出这个问题的,如果说“管得太宽”,那也是代那些潜在或正在受到影响的出行者说话。何况,他们还有个温馨提醒:跷“二郎腿”不利于血液循环,时间一长,对健康有影响。
    “二郎腿”是一种怎样的坐姿,大家都很清楚,就是一条腿弯着搁在另一条起支撑作用的腿上,不拘左右,事实上也是来回互换。从命名上看,应该与“二郎”有关,哪个排行老二的男子。“太师椅”就和蔡京有关,“东坡肉”就和苏轼有关。“物随人名”是我们的一项传统,坐姿一类想来不会例外。据说,流沙河先生曾有一篇《“二郎腿”的解释》,没有拜读过。想当然的话,最有名的二郎该是二郎神了,就是《西游记》“小圣施威降大圣”里,居然把大闹天宫的孙悟空给收拾了的那个小圣。《朱子语类》里说他是修了都江堰的李冰的次子,《封神演义》里说他名叫杨戬,《宝莲灯》里又说他是三圣母之兄,不管二郎神究竟是谁吧,必须承认他发明了一种比较舒服的坐姿,至于与血液循环是否存在相互关联,不是我等非医学专业的人所能判断出是与否的。就“杭州发布”的本意来说,焦点也不在这里。

    有人爬梳出,在地铁里倡议不要跷“二郎腿”的地方已有不少。今年9月,昆明地铁官方就倡议“为了创建良好的乘车环境,请避免在车厢内跷二郎腿,多让出一些空间。”去年,在西安地铁运营公司公布的“十大不文明行为”中,“在座位上翘二郎腿或把腿伸得很远,挡住或踢到乘客”排名第四。并且,韩国首尔的乘坐地铁注意事项中,也有“在座位上不要翘二郎腿,以免影响其他乘客通过”。印象之中,这些“二郎腿”在问世之际和之后都没有形成话题,何以杭州这里就成了“管得太宽”?我是无法解释,但何以形成话题却不妨再说几句。

    "杭州发布”的本意,归根到底是乘坐公共交通的规范问题,关键在于是否需要这么具体,这是有待商榷的。地铁里的不文明现象,显然不为“二郎腿”独有,其他的就不列举了,只挑性质相近的。比如我在广州地铁里,就经常发现一些背着“双肩背”的年轻人,车厢里乘客稍多一点儿的时候就非常妨碍他人;而他们晃来晃去的时候,基本上完全无视他人的存在。这种行为文明吗?不文明吧;应该拒绝吗?应该吧。但是否某日再来个“文明乘坐地铁,拒绝车厢‘双肩背’”呢?即便可以的话,地铁里没有列举出来的那些不文明行为,是否每一种都来个倡议“拒绝”呢?不大可能。

     因此,有一个网友的观点我很赞同,倡议应该这样来表述:“请地铁乘客尽量只占用合理位置,为他人让出空间。至于这个‘让’是把行李尽量收拢,把孩子抱到膝盖上,还是收起二郎腿,相信在意‘文明’的人有自己考量和行动。”之所以这观点引起我的注意,在于早几年,我在论及各地竞相出台反腐败细则的时候有过类似说法,那些对干部命令要求的“不准”不可过细,如果每一项“不准”都对应着一种具体行为,那将举不胜举;而一旦没有举到,就总要留下空子可钻,应该在“本”的方面做足功夫。

      这条“杭州发布”被网友围绕“管得太宽”做起文章,应该说正落入了过细过实的窠臼。一旦如此,不仅令发布本身成为揶揄对象,而且也使发布完全失去了倡导公共文明的本意。这是今后的“××发布”所应引以为戒的。

      2015年10月15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