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3,761
  • 关注人气: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声响的愉悦(发表在《北京晚报》)

(2018-12-30 11:57:22)
标签:

安建达

图片

艺术

杂谈

分类: 安建达废话

“响声”的愉悦

 

1

收藏是一件很微妙的事儿,据说大多数人潜意识里都有“收藏梦”;而最初的兴趣往往来自于偶然,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比如我就是。我对于众多能够发出“响声”的工具非常感兴趣,那是源于一次看到的一个报导,说某国科研机构,在研究人类在没有语言之前到底是怎样交流的,最后得出结论,是靠发出声音并辅助着肢体动作和表情,形象来说,就是边喊边叫手舞足蹈并龇牙咧嘴。人类对声音有天生的依赖,有个字儿,“寂”,本义说的是“没有人声儿”,于是,产生了“寂静”、“寂寥”与“寂寞难耐”,这充分说明,声音可以左右人的心情。除了喜欢听声音,人类更喜欢模仿,“哨”这个字呢,讲的就是用嘴模仿风声,自然界有众多动听的声音,远古人一定希望用自己的能力复制,当用嘴巴无法达到的时候,那么就借助器具了。距今大约7000年前,是新石器时代,那时的人已经会使用骨哨了,用的是鸟的肢骨,嘴对着有孔的一边儿,能吹出好听的类似鸟叫的声响。据说这还不是最早的哨的概念。

 

这也是我收藏哨子的兴趣初衷。这些年,我收藏的哨子各种各样,包括泥哨、画眉哨、警用哨、裁判哨和海军哨……聚集起来欣赏的时候,发现里面的学问真的不少。

 

21世纪初,一群考察人员本打算去考察长江三峡某个地方的钟乳石的,结果发现有那么一块石头和其他的不一样,明显是人为加工的,后来音乐专家说这是石哨,还能吹出各类声响,这一竿子,就到旧石器时代了,那么,人类使用器具发出声响,达到了14万年前。记得小时候,我曾经和表妹打架,因为一个泥哨,大公鸡造型,屁股后面有个眼儿,对准了吹,发出刺耳的动静,都想据为己有,所以争执起来,最后“啪叽”摔碎了事。之后我学会了自己做哨,柳树枝儿,拣嫩的撅下来,用小刀割一小截,慢慢捻,于是里面的干支就抽出来了,剩下树皮儿,再将一头刮几下,用力吹,可以发出尖利的声音,也可以运用腮帮子调整,吹出歌曲,这既能叫哨,也可以叫笛子了。物质匮乏年代,简单的东西也可以让孩子们兴奋很久,人是这样的动物:管好了肚子,也得顾着精神快乐。

 

泥哨,在贵州和陕西等地方,如今还有做泥哨的传统,主要的目的是供把玩儿和孩子游戏用。在山西运城的万荣县,出土过几个孔的“泥哨”,现在我们很熟悉的造型,名字叫“埙”,由哨发展到乐器,这是典型。由此看来,哨最初的功能主要有两个:娱乐,就是原始的乐器;诱惑鸟从而捕获,这是如今不提倡的概念了。

 

哨发展到后来,出现在各色各样的场所,包括各色各样的职业里,这个事儿,特别有意思,而且是贯穿连续的。先说水手们用的哨子,13世纪的十字军东征,船长们就用一种哨子来指挥,海上风浪狂吼与人声嘈杂,哨子是最好的物件,能压得住各色声音,还体现船长的威严。之后,各国海军开始也采用这样的哨子,基本造型与当初的类似。而陆军采用哨子,据说是从海军得到的启发,包括老警察的警哨,也是如此。有个故事还说了足球裁判哨的由来:足球裁判是1863年由英国起先设立的,开始没有哨子,都是用喊叫和手势来执法,想一下都觉得会非常费劲儿,估计当时的裁判每场下来嗓子都会冒烟儿的。直到1875年,英国的一场足球赛,当天下雨,加上各种因素,场面十分混乱,执法的裁判正好是个警察,情急之下,掏出哨子吹,突然感觉效果不错,自此,哨子成为了足球裁判场上的“利器”。

 

就我自己来说,最情有独钟的是一把中国人民海军第一代的船长哨,黄铜材质,上面是繁体的“中国人民海军”字样,1956年我们实行简化字,那么这把海军哨应该是56年之前的,随着简化字的推行,哨子的字样改成了简化并完整地为“中国人们解放军海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建立日期是: 1949423

 

2

 

除了哨子,还有一样 “响声”器具,让我如醉如痴,就是案头的几十个货郎鼓。

最近收藏了7只货郎鼓。其中,两只是从北京潘家园和报国寺淘来的,三只是山西朋友找到寄过来的,另外的出处呢,一个是上海,一个是徐州。

货郎鼓,也有其他名字,在后面加个货郎鼓子,透着亲切,还有叫拨浪鼓、摇摇鼓、波浪鼓的,大致差不多。我生在北京城市,货郎遇到的少,因为年代原因,没有上山下乡的经历,如果姥姥家不是在农村,我并不能对货郎有任何感性印象。上世纪70年代,我在姥姥家住过很长时间,清晰记得当时鸡窝上面是大人们存放破烂儿的地方,有鸡毛,有裁衣服剩下的破布,货郎一来,心里立刻澎湃,因为可以用这些破烂儿换取很多好玩儿的东西,货郎的挑子里面,有泥捏的公鸡哨子,有玻璃球,玻璃球最让男孩儿心仪,我死缠烂打地让姥姥帮我换了一个玻璃球,当时一直放在口袋里,很少拿出来示人。

    货郎来的时候,远远有了响动,就是货郎鼓了,砰砰响,直捣心底,让孩子们着慌。

    货郎鼓土吧?在曾经物质生活匮乏年代的乡间,那是最美丽的音乐,带着心动的土气。其实呢,要探究起来,这普通的拨浪鼓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有个字儿,,发音为,战国时期的乐器,记载说如鼓而小,持其柄摇之,两耳还自击,就是拨浪鼓嘛。到了宋代呢,这拨浪鼓已经有至少三个用途了 ---- 礼乐,依旧是演出中的乐器;儿童玩具,小孩子手中的摇摇鼓;商业用,那么,就是货郎鼓了。

    描写货郎鼓的歌谣众多,接触过的人,脑子里会飘忽着不同的词句。从我的记忆里抽出来的,就是有个叫郭颂的歌唱家,唱过小货郎,歌词是打起鼓来,敲起锣……”,敲锣打鼓吗?那是在开庆功会呢,其实是货郎鼓的响动,下方为一个皮面的鼓,上面接着一个黄铜的锣,手臂一摇,鼓声和锣声同步,于是成了打鼓敲锣。这样的连鼓带锣的货郎鼓,成为了小贩儿,尤其是卖针头线脑孩子玩意儿的生意人的象征。确实,拨浪鼓各色各样儿,不同的样子,买卖不同,声音不同,于是凭借声儿,就知道卖什么的来了:大概的吧,小的铜鼓,卖香油的;大的皮鼓,卖炭的;铁鼓,焊铁壶的,等等等等。所以说,货郎鼓也是统称,不仅仅小货郎用,很多的行业也用,形成了一个叫卖的响器文化,尽管现在慢慢消失了,但是器具依旧存在,假设它们有口舌,必定能描绘出很多有趣的过往和手持者的快乐与艰辛。

    我自己收到的货郎鼓,形态各异,得来也是各有渠道。其中,北京报国寺的一个姓老爷子,闲逛地摊儿时候相识的,他非常认真地说希望帮助我寻找各种响器,而且说自己家里有三个鼓连在一起的特殊鼓型,期待了一周,又去报国寺,关姥爷子面露愧疚,讲:实在不好意思,我记错了,是两个的。随手拿出来摆弄。我笑起来,遗憾却没有什么特别失望,有时候结交个朋友,可能比得到一件心仪的东西更有价值。最有意思的,还是在江苏徐州,一个叫窑湾的古镇上,现在的古镇,都未必原生态,加工和重新翻建的多,窑湾也是如此。之中手工作坊或街上游走的生意人,大都是在营造某种过去的影子,相当于表演性质,村民,多是吃旅游资源的,将家弄成饭庄或是住宿。此类古镇国内比比皆是,好与不好,无法一语判别。我在逛的时候,注意的是生意人手里的器物,比如割竹子编竹筐的劈刀,弹弦子敲大鼓的乐器,细心观察,那是他们用过很久的工具,试探问能不能卖给我,都摇头,有个老者笑着说:卖给你?我用什么呢?用了好几十年的东西了,卖了等于卖了我的手了。我特别理解,玩笑着搭讪而已。这时候看到个穿黑布长衫的货郎,年纪估摸60多岁的样子,推车里卖的没啥特殊,都是些旅游地方司空见惯的玩意儿,唯独,手里拿着个货郎鼓却与众不同,厚重,个儿大,摇起来声音脆,好听。他歇息的时候,我示意想玩玩他的鼓,他允许,确实有分量,上面的皮子面儿磨损得已经斑驳,随意问:这个卖给我吧。他也随意说:可以,好,给我多少钱?我们互相开玩笑,说着价钱,后来他说出个钱数,我干脆答应了,老货郎犹豫后悔起来,却觉得说出的话不能够收回,迟疑着嘟囔:老辈儿传下来的,不能卖啊。我担心他不卖,匆匆塞给他钱,拿了赶紧走开。

    路上,有村民看到我举着这货郎鼓,悄悄议论:这不是谁谁的鼓吗?怎么卖了?起先吧,我心里比较得意,而且觉得很喜欢这个鼓,价格真不算贵,甚至从某种概念说很便宜,走着走着,突然的,心里有些别扭:如果真的是这货郎的吃饭家伙,我买走了是不是太不近人情?而且,买走了人家的鼓是不是会对人家的生意有影响?……很别扭的感觉,一路,后来安慰自己:会好好帮他保存的,在我的手里,不会丢失。只能这样冲淡某些怪异的失落了。 

也许,我以后不会再搜集其他类型的货郎鼓了,好多事儿都是这样,精髓印在骨子里,就是膜拜,不非得占有。

 

3

 

除了上述的两样儿,更多的“响声”都在不知不觉中加入了我的“队伍”,这些民俗的物件儿,有的已经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有的还带着一丝儿温暖在记忆里踟蹰。

 

举两个例子,比如铃铛。我的铃铛里,有很多种类,马车铃、上课的手摇铃、船舶的钟铃、开饭的餐铃……之中有一种,现在已经见不到了,就是“药铃”,又称“虎撑子”。传说,药王孙思邈在山上采药,遇到一只猛虎,正待焦急时刻,发现老虎没有袭击的架势,眼神里还带着哀求,原来老虎的嗓子里卡住了骨头;孙思邈见状,立刻相救,可是担心自己的手伸入虎嘴后被利齿咬住,就用随身的扁担上的铁环卡住虎嘴;后来,行医者手中都拿一环装摇铃,听到声音,就知“医行”到来。看,小小的一个“药铃”,能够说出一段儿书。

 

再如“梆子”,说起这个词儿,能够想到的是过去沿街敲打的木质器具,有的是卖豆腐的用的,有的是打更的,在不断的收集中,我都找到了;“梆子”还有一层含义,就是戏曲中演唱时候的伴奏乐器,我收藏的最珍贵的乐器“梆子”,是湖南省邵阳市花鼓剧团原团长金海环先生用黄杨木做的,上面还有他本人1976年毛主席逝世时候刻的诗词,当时让给我的时候他还“耿耿于怀”,但是我心里想的是,暂时作为保管,有朝一日某个博物馆需要的时候,我会捐献出去。

 

……

 

在整理这些“响声”的时候,自己也非常吃惊,将近10年,已经堆了一屋子,慢慢已经互相产生了“感情”,愉悦于心,快慰精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