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3,761
  • 关注人气: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教育生涯

(2017-11-05 17:56:50)
标签:

安建达

荒诞小说

文学

艺术

分类: 安建达废话

豆丁他爸要暗害我,假设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豆丁他爸必是背后打黑枪的!

豆丁他爸说:“放开第二胎了,你们不打算再要一个?”

豆丁他爸用微信说的,隔着手机,如果当面,我会一个巴掌扇死他。

豆丁他爸是我们街坊,生豆丁的时候,一脸的笑将他的五官最大限度地撕扯开:“我们生啦,是儿子,你们也快了吧,商量商量,你们如果生了儿子,俩孩子就结为兄弟,如果是女儿,就定娃娃亲。”大中午,我几秒钟前才吃了碗炸酱面,听了他的话,我飞身去茅房,吐得黑天黑地的:您也不看您自己的模样,三角眼大奔头耷拉嘴角,您儿子像您还算不错,随了您夫人更糟,头发稀眼圈黑个头矬,不低头拿放大镜找都不容易发现!

豆丁出生后三天,我们的女儿也生了,豆丁他爸祝贺来了:“女儿好,真好,我们家儿子小名儿豆丁,你们女儿也起个小名儿吧,干脆叫豆芽,听着像亲兄妹。”

之后,豆丁他爸一见到我们家闺女,就叫“豆芽”,似乎他当初顺嘴这么一说,我们家闺女就必须叫“豆芽”了一样,即便我们从来没有承认过,可是“豆芽豆芽”地叫,街坊邻里居然也顺了口儿地跟着,最后成为了默认!

我最大的后悔,是与豆丁他爸成了街坊,自从我媳妇儿大了肚子,他猜男女,他猜先后,他恨不得天天像流氓一样打听我们家豆芽的预产期。呸,我怎么也叫豆芽了呢?自从被叫豆芽之后,我们闺女就显现出营养不良的征兆,先是我媳妇儿没奶,闺女成天饿得“哇哇”叫,本来婴儿是“哇哇”哭,饿极了,改叫了,叫狠了,没过多久,直接就进了医院……

中间的事儿,就不提了,都是泪。摸爬滚打的吧,终于上了小学,豆丁和豆芽居然在一个班!唉,先叫着豆芽吧,我都改不了嘴了。此时,世界上发生了很多的事儿,大家都忙着点蜡烛纪念一艘著名的大船沉了100周年,还预测某个国家的一个煤黑子似的领导人能不能连任,这些事儿,都跟我没有关系,就像豆丁他爸总觉得豆丁跟豆芽有关系,其实没有毛儿的关系一样!没有关系,可全让我一点儿不拉空地知道了,就怨一个更大的事儿的出现,微信!手机好好的,打电话就打电话吧,也不明白哪个吃饱了睡不着觉还喜欢琢磨事儿的,平白的弄出个微信来,大船啊煤黑子啊这些鸡毛蒜皮,我都是从微信上知道的。当然,我可以不装这个东西,可是,万恶的学校的老师啊,叫家长都弄微信,还必须加群!

好多年我都没有骂过人了,虽然我文化不高,可是自从生了豆芽,我就改口了,做榜样我是懂的。可是,可是,我忍不住,骂吧,原则还是不带脏字儿,最多了骂“不是东西”,我不能在孩子面前丢人:这不是东西的微信,这不是东西的群,这不是东西的老师,这不是东西的……豆丁他爸!

原先说好的,这微信群只通知家长们事由儿,今儿留什么作业,明儿缴什么费用,结果,被豆丁他爸弄成了歌功颂德的比武场!没错儿,就是豆丁他爸起的头!先是写散文,我不明白那叫什么,有人说叫散文,就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撒闲篇儿,里面就一个目的,说班主任的好话,从人家和蔼,说到人家智慧,从人家耐心,说到人家辛苦,人家辛苦不辛苦的关你浑身上下哪儿痒痒了?最可气的是,一帮子没有见过世面的爹妈们,跟着学啊,一篇一篇的散文就诞生了。豆芽她妈跟我叨叨,说你也得写写散文了,省得班主任总是给咱们豆芽白眼儿。我说我不能学豆丁他爸,他三角眼大奔头耷拉嘴角,我好歹身高丈外浩然正气,要写你写,我不跟那些家长似的,跟着豆丁他爸后面装不是东西。豆芽她妈就哭了,说,要是我会写还烦你什么啊,我能认字儿就不错了,你这不是揭人家的短儿吗?哭得响彻云霄的,这形容也不知道准不准,反正就是震得房子颤。我心软了,就怕女人哭,心软啊,好吧,写吧……可是我也写起来费劲啊。好歹的,攒出来几句,微信上发出了,豆芽她妈笑了,最重要的是,豆芽下学回来也有了愉快的模样。

好日子没安生几天,我连骂人都不会了,我要被豆丁他爸折磨疯了,因为,我刚刚学会了大致的散文套路,豆丁他爸改在群里写诗了!

我复制一个他的诗,我都给他留着呢:

“有人说,布谷鸟是春天的第一声鸣叫;

有人说,雨后的风景最美丽的是彩虹;

在这个温暖的大集体里,我们说,您才是孩子们心里的绿枝,眼睛里的颜色……”

这叫什么玩意儿呢这叫?

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豆芽,豆芽回来一脸的臊眉耷眼:“爸,您看啊,人家豆丁他爸,会写诗呢,老师都夸他家庭教育好,看看您啊,写的都是什么啊,同学们都说您上过小学吗?豆丁那么丑,头发没几根儿,可是老师喜欢得跟得了一个毛鸡蛋似的……”我心里刚想笑,豆丁是随了他妈的稀毛了,可是立马心里难过起来,因为豆芽委屈地呼扇着鼻子。

这一切,我心里透亮极了,不赖微信,不赖群,更不赖老师,就赖豆丁他爸!

我很纳闷儿,就我自己来说吧,当年20几岁还糊涂蛋似的呢,怎么现如今一个小孩儿就懂这么多人情世故呢?奇了怪了都!是不是真的粮食里都被下了药了?吃了就说大人话?还是豆芽,带来了一个消息:“爸啊,我得学点儿特长了,我们班那谁谁,都学琴了,说以后上初中就看这个,不会点儿什么就跟大傻子一样。”

我烦极了:“谁谁的,谁啊?”

“人家豆丁!”

又是豆丁,和豆丁后面的豆丁他爸。

绝对是粮食出问题了,我这个只会认字儿不会写字儿的媳妇儿,不知从哪儿也寻摸到了消息:“豆芽他爸啊,豆芽说得对,是该学点儿什么了,这上学跟咱们那会儿不一样了,就我们厂里那谁谁,跟我透露了,有个重点初中,专门招举重的特长,要么咱们豆芽也练练举重?”

我一屁股坐在床上,起不来了,豆芽使出吃奶的劲儿,也练不了举重啊,更何况,小时候你就没奶,豆芽吃过奶吗?

……

先得声明,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爸,我心里清晰得厉害,家里孩子好了,一家人也就晴天了。我不能,绝不能,跟着豆丁他爸的脚印子走路,豆丁他爸神头鬼脑的,每一句话都得提防着,说不准是不是烟幕弹。圣人说过,自己要有主心骨,成天看人家包饺子是过不上好年的。

圣人还说过,再不济的人也有个把儿朋友,三个朋友里面就有一个叫诸葛亮的。我身边最聪明的最有见识的,不姓诸葛,但是叫亮。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他挣钱最多,所以,理所当然,他脑子好使。于是,我敲响了亮的家门。

半天,敲了半天,没声儿,我不敲了,改喊了:“亮啊,亮啊,在家吗?我大安啊!”

里面立即有了声响:“在,在,我在呢!”

亮他们家,捂着窗帘儿,刚一进屋,我就差点儿被一股子咸菜加袜子味儿顶出来。亮迷迷糊糊的,要给我沏茶,我没有心思喝,而且胃也不答应。圣人说过,打开天窗说亮话。

亮听明白了我的来意,特别爽快地笑起来:“安哥,我当是什么急事儿呢?慌得你就差砸我们家房门了。你说上学的事儿是吧?安哥,不是我说你,一个人需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是格局,没有大的格局,是成不了事儿的,格局跟金钱没有关系,是一种眼界、气度与胸怀,圣人说过,审格局,决一世之荣枯观气色,定行年之休咎。我觉得你格局不大,好像最近气色也不太好啊!”

不怕笑话,我没有听懂:“那,亮,你说说,我家豆芽的初中上哪个格局啊?”

亮更加爽朗地笑起来:“不说格局了,反正你也听不懂,这么说吧,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眼的指路……”

我差点儿给亮跪下:“你能干脆点儿吗?给我指条明路!”

亮说:“好的好的,干脆。你不要盯着眼前的什么初中啊特长啊的,往远了看!”

我说:“你说让豆芽去郊区上学?”

“再远点儿!”

“不会是上外地吧?”

“我的安哥啊!”亮急赤白脸起来,“还远点儿啊!”

我惊着了:“你说的是外国?”

……

 

就像被泼了一瓢冷水,又洗了一个桑拿,吃了一顿涮肉,又灌了十几瓶冰镇啤酒,我头几乎是晕的,一会儿东边一会儿西边,一会儿天外云间,一会儿地下冰窖。实话,我也不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周边的情形我也看出来了,把孩子弄到外国上学的不在少数,就亮说的吧,他就认识不少这样的家庭,他说:“就那谁谁的,你都不知道,他孩子原先在哪儿上学知道吗?北京马路牙子胡同小学的,牛掰吧,路子野吧?那小学过去号称开国元勋子弟学校。怎么着,你猜,上不下去,孩子不适应咱们这儿的学习,中国的教育完蛋了,不是育人啊,简直就是摧残,谁家好好的孩子甘心情愿眼睁睁被摧残呢,你愿意吗,一朵花儿,上完了学,成一颗白菜了,还不水灵,你愿意吗?对,不愿意,是吧!所以,人家呢,直接,飞机,直接就运到那什么国去了,什么国到处都是村儿,与世隔绝一样,一村儿的黄种人,定睛一看,一奶同胞,不用学外语,都说国语,冷不丁冒出几句外语,人家看不起你,说多了还招事儿,挨打!人家孩子,去了,几年下来,成才了,人精儿似的。想想,这叫什么,格局,明白吗?”

没有看清道儿,我就回到家了,不明白怎么回来的,这一路,我盘算,掐手指头盘算,把孩子送到村儿里的学费!我没文化,可是肯出力气,我媳妇儿认字儿、不会写字儿,却贤惠,紧一紧,勒勒裤腰,能,能攒齐了钱。

突然,我停下来,琢磨亮说话,起码有一句不对,格局还是与钱有关的!

突然,我停下来,手机里好像微信响了。

这时候,我就看到了前面提到的那条豆丁他爸发的:“放开第二胎了,你们干嘛不再要一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