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95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理医生的经典问诊

(2015-11-23 19:57:24)
标签:

杂谈

安建达

娱乐

分类: 安建达废话
那是中午,我进了一个面馆,就是很多人到了饭点儿都挤着去吃,老板根本不用担心店铺小、秩序乱,越闹腾越显得生意兴隆的那种面馆。隔着很多的人,隔着一摞摞没收拾的碗,我看到了她,她见面之前约定自己穿红色的外套,面馆里就她那儿一点红。左躲右闪,我挪过去,问:“您是……‘拨云见脸’吗?”说这个名字,我觉得挺别扭,声音尽量压低。她微微点了点头,特别学术的那种点头,示意我挨着她坐下,她已经用一个大号的书包给我占了座位,是一个小方凳,我侧身坐,旁边等座儿的几个眼馋地看着我的屁股,让我不好意思把全部身体重量压上去,就那么虚着身子,好象担心坐到人家的眼皮一样。

 

直到这时候,我才打量起眼前的“拨云见脸”,说不好岁数,应该不太年轻,但也并不太老,长长的头发遮着半个脸。我礼貌地问:“老师,您贵姓?”

 

 她声音非常干净、动听,那是说第一句话时候给我留下的印象:“姓名就是代号,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如果你觉得不好称呼我,那就叫我老师好了,一般人也都这么叫。”

 

我歉意地说:“好的,那我就叫您老师。一直在微信平台上看您的文章,今天能见到,我觉得特别荣幸,我不会耽误您太多的时间,知道您肯定忙。”

 

当时,我就是感觉她有点与众不同,一时又不能准确提炼出来,想有学问的人都有独特的气质吧。她没有接我的话,让我觉得自己的客套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左右摇摆了几下被小凳子硌得难受的屁股,吸着气找话说:“老师,您的微信名字好独特啊,有什么深意吗?”

 

她还是没有搭我的茬儿,并且朝着一个方向使劲儿张望。这时候,拿面的窗口那里一声吆喝:“87号,两碗!”她才突然把手里的一个纂得发皱的小票塞给我:“嘿,咱们的面好了,去拿去。”我反应过来,忙去窗口取面,用托盘颤巍巍地举过来,小心地把碗放在有限的桌子面儿上,托盘没有地方搁了,想想,只好先靠在小凳子腿儿旁边。

 

她把一次性的筷子劈开,“刷刷”地互相打磨着上面的毛刺,收拾好了,开口说:“哦,你问我的微信名字啊?吃面吧,别客气,我请客,一吃面就知道了。”然后撩开自己遮着半个脸的头发,一根一根地吃起来。我傻子似地看着,猜测着她的意思,恍然大悟,是啊,一只手拨开,脸和嘴巴就露了出来,我赞叹着,真的,“拨云见脸”了,也终于明白,刚才觉得与众不同的,就是这头发。

 

 她见我出神儿,疑惑地说:“别客气,我不喜欢拘谨的人,而且,吃完了咱们还要赶紧说你的心理问题呢,我真的很忙。”

 

我拿了拿筷子,说:“老师,真对不起,早点吃得太迟了,我现在还不饿,您先吃。 没事儿,我这儿等着。”

 

她“哦”了一声:“那也别浪费了,这样吧,这碗我也吃了。你去前面要碗面汤喝,别干坐着。这面汤是上好的饮料,按照营养价值来说,要排列在茶、咖啡和果汁前面的。”

 

两碗滚烫的面汤也拥挤在桌子上,“拨云见脸”呷了一小口,找收拾碗的服务员要餐巾纸,服务员递过来一卷手纸,她撕了一小点儿,依然撩着头发擦了擦嘴,喘口气开始面对着我:“说吧,为什么总想寻短见?”

 

我一惊:“老师,我没有想寻短见啊!”

 

“哎?你不是在私信里说,你一天到晚想寻短见吗?”

 

我觉察旁边有一些人好象耳朵都竖起来了,于是小声说:“老师,我没有说过,您是不是弄差了?”

 

她仔细打量着我,仿佛从云里透出的光芒:“你是……?哦,你是姓安吧,是有家庭问题的那个吧?”

 

 我说:“是啊,老师,我是姓安的那个!”

 

“看我,真对不起,我是忙糊涂了,找我的人太多了,抱歉抱歉。家庭问题,那就好办了,不过前提是,我问你什么,你要如实回答,坦诚回答,不要模棱两可、似是而非,我才能对症下药。当然了,这药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药材的那个药,我只是做个比喻。”

 

“好的,老师。”

 

“家庭问题原因很复杂,但是归根结底,那就是……我问你啊,你们夫妻生活是不是有障碍啊?”  

 

 “您……说什么?”我脱口问。

 

“拨云见脸”长长的头发不喝汤时又耷拉到了脸前:“你听到了,我不重复。中国人总有这样的毛病,说其他的耳朵都好使,说夫妻生活就假装耳背,其实,字字入耳,一点儿也拉不下。这是个古老的话题,古老到有了人类就有,咱们时间有限,不从那么早聊,要么就没完了,面馆改讲堂了,老板不同意。夫妻有矛盾,打架摔盘子,那是表象,实质上都是在发狠,也可以说是在发泄。看,发泄这个词汇多么精辟,泄不出来才要发,发了半天还是泄不出来,干着急,根本无关盘子和碗的事儿,只不过盘子和碗充当了替罪羊和牺牲品。如果我现在问你,你们夫妻生活是否不和谐,你一定会否认,你会不会否认?”

 

“我……其实是这样……”我不知道从哪儿说起,支吾着。

 

“看,你马上就要否认了,不直接否认也是否认。你否认,说明你们没有问题,这就成了疑难。没有问题为什么还有矛盾,而且这矛盾看样子很严重,严重到了两个人谁看见谁都刺眼,理智上想缓和,可是见了面就光知道掐架,或者,不掐架,冷漠。冷漠比掐架还要命,没有了激情,哪里来的床上的云雨?告诉你,不要伤心,这不是你一家的毛病,是家庭都有这毛病。中国男人在到了一定岁数以后,基本就分为两种了,一种是吃药的,一种是不吃药的,这是我们长期饮食习惯造成的后果,谁也不赖,就赖那每天的一锅粥,还有这面汤 ------ 面汤味道还行,哦,我喜欢面汤,比饺子汤好,饺子汤里难免会有煮漏了的饺子油,很恶心 ------ 接着说,说到哪儿了?对了,吃药,中国男人必须吃药,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药吧,吃了就亢奋的那种,心脏病不能吃,吃了就见阎王。那我问你,你到底是吃药的呢还是不吃药的?”

 

我一直警惕着身边的人,害怕有注意我们说话的,好在,都把脸埋着吃面。

 

“你不用回答了,你是不吃药的,我看得出来。中国刚刚从贫瘠的土地上站立起来,中国不是中产阶级为主流的社会,吃药是中产阶级的象征,绝大多数金字塔下层的中国男人连药渣子也没见过,很悲哀,本来就先天不足,又没有药扛着,中国男人很悲哀。当然,中国男人也很辛苦,如今都需要打拼天下,打拼好了还算有面子,打拼不好自身又不那么健全,赶上金融危机里里外外的都萎靡,太让人难过了。不过,中国女人也难过啊,全球范围内比比,也就在老挝那儿能挺起腰杆子了,咱们中国女人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娱乐生活是拉磨,这也叫一辈子!你想想,可怜的男人和可怜的女人在一起,成天看着天花版上的灯泡发呆,想快乐却快乐不起来,不出问题才怪呢。当今为什么出了这么多口诛笔伐的啊,这么多光练嘴不行动的啊,很说明问题,能力有限啊,意淫就成了关键词了。中国出了很多的意淫专家,看着很唬人,其实到了家也一样,蒙头就睡,撂倒就天亮。所以我说,你的家庭问题不要成为你的负担,专家都如此,何况平民百姓?要说解决呢,现在初级阶段,只有一个办法,忍着,明白吗?忍着。”

 

“我明白。”我确实听懂了最后的这个词儿。

 

“不,你不明白。什么叫忍着?拿毛巾咬着忍吗?不是的。是要从身体和心灵里彻底忘记,彻底释然,人啊,不就那么回事儿吗?”

 

趁“拨云见脸”又小口喝汤的时候,我打算转移话题,她抬起头来,我及时说:“老师,您是一直在研究心理学的吗?”

 

 她思索了一下,说:“心理学只是我一个领域,从大的角度说,我是研究社会学的。当然了,里面涉及的面比较广,不是一句两句能介绍清楚的。现阶段,我主要研究的是婴儿早期教育、青少年青春期心理、产后抑郁解决、更年期症状缓解、老年痴呆治疗。”

 

“您是学社会学的?”我含糊着。

 

“不,我是学考古的。再进一步说吧,我现在主攻方向略微产生了些变化,对另外的一件事情又有了相当的兴趣,也是出于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吧,没办法,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说来又话长,来,让你看一样东西……”

 

我惊讶地望着她,她开始解那外衣的扣子,一个两个,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心里慌乱起来。最后,她悄悄示意我:“过来,往里面看,这就是我行动的方向。”我尴尬地好奇地看去,里面的白色的T恤上,墨笔写着两个斗大的字 ------- “示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