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95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住“漏粉儿”

(2014-11-05 22:14:56)
标签:

杂谈

安建达

铜浮雕

文化

分类: 安建达废话

    三去德州,德州距京城近。有了动车后,这种“近”被量化成为概念:1小时20分钟。

 

    即便是近,从前去趟德州还是熬夜,好多年前第一次去的时候,卧铺,迷迷糊糊到达已深夜两点,火车站几乎没人,急忙找落脚处,不料被招呼住宿的领进个夜总会性质的宾馆,里面的小姐惺松地端着盆儿注视我,周围弥漫着一股子蒸汽加皂液的味儿。

 

    德州距离北京太近。曾经喜欢并有个奢望,创作京杭大运河的铜雕,后来发现是个巨大的工程,不是说锻造的难度,而是描绘,充满了挑战。京杭大运河,就途径德州,全长140多公里,其中卫运河96公里,南运河45公里。

 

    最近去德州,俩事儿:一是听说那边的民俗集市比较宏大,胶州湾的、河北的以及东北的都会过来,据说挨着盘儿摆摊儿,想去领略;二是那里邻近农村都在改为城镇,很好奇,希望看看。第一天就到了一个农村,中午和村长书记吃的饭,他们并不张扬,热情并有礼有节,推让不喝酒,劝了几下喝了一瓶啤酒。其实,这次根本没有看到拆迁的过程,仅仅是前奏,耳朵中灌满的是很多的人不愿意舍去土地去住楼房,担忧生活费用会增加 ----- 没有了地,也就没有了赖以生存的习惯和踏实。

 

    去看集,是向往搜集和观看过往的老民俗工具,它们会散发出的原始味道,我很敏感并喜爱。 深夜的时候,先是无目的地坐着出租车,与司机聊,不知道为什么,聊起来卖豆腐的梆子,司机说自己父亲过去就是做梆子的,用硬木,枣木或者槐木,掏空做出来,并说可惜现在已经不做了,家里也没有留下什么,有些东西都用作了烧火做饭的柴禾;我跟他说,印象里一大早吃豆腐,是在吉林的伊通满族自治县,早早就有梆子声音了,家家出来卖一块儿还热着的豆腐,找个就近的早点铺子,放在人家的盘子里,浇上酱油等料,然后要碗粥啥的,开吃。司机听得咽了一口唾液,我的胃也咕咕叫……

 

    这个司机告诉我,老火车站附近的黑马市场,是德州聚集的集,我想找的东西也许能够看到,他不十分明白我要找什么,其实我自己目的也不那么清晰,也许还是想找感觉,徜徉在里面的时候,心里踏实,与刚才说的有关土地的“踏实”异曲同工?说不清。

 

    转天去黑马市场,才知道自己来早了两天,正巧没有集,只有零星的几个小摊儿,在阳光下孤零零逗留。说不上遗憾,因为毕竟距离近,以后还可以再来。其中一个摊儿上,摆着很多的民俗旧工具,都是熟悉的东西:绕线板儿啊,烙铁啊,秤杆子秤砣啊,诸如此类。我就手翻弄,东拿一下西摸一下,漫无目的。听旁边的一个当地人和摆小摊儿的在争执价格,一个秤杆儿,要价100块钱,买的非给30块,两个人来来往往的,谁也不让,一个说“对不起”,一个非要买走,最后,摆小摊儿的妥协,35元给了。我抬眼看,买走的中年人很快乐,摆摊儿的也不惆怅,我笑着说:“你就卖啦?”这时候,那人才做了不情愿的样子:“说不过他,卖了。”……彼此的讨价还价,在哪儿都是,喜欢在一边儿听,觉得像看演出,包括北京“秀水街”里老外们的砍价,也一样,全是快乐音符跳跃。

 

    听他们讨价还价时候,我一直盯着一只木盆看,有把手,翻过去看底儿,很奇怪,是紫铜的底子,剪成花边钉上去的,上面的有规律的窟窿大概有手指头粗细。问摆摊儿的,是什么,他说是弄面条的,旁边有人也说,压饸烙面的吧,我说压饸烙面的不是这样的啊,难道这个也可以吗?周围就出现几个路过看热闹的,拿过去看,摇头,说不明白。好吧,我想,这个东西很有意思,与摆摊儿的很快达成价钱,买走了。我拍照后发到了微信上,琢磨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朋友圈里有人说:“这是个很简单的东西啊,就是做红薯粉的啊,在重庆的小吃店里还见过呢。”我沿着朋友说的方向查,果然,这个就是个做红薯粉儿的工具,一般称为“漏粉儿”。这粉儿呢,不仅仅是红薯了,土豆粉儿也是一样,用这样的瓢似的工具,下部有眼儿,里面放粉儿团,在滚烫的锅上操作,手不断颤动,就漏出一条条均匀的的粉儿,到了锅里,立刻熟了漂浮上来,捞出就是我们平时吃的那种好吃的砂锅粉儿了。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可是能够想象出来,热气腾腾,欢声笑语,汗流浃背,香味儿弥漫……比较有趣的是,我查到的有关的“漏粉儿”工具的图片,有几类:一是葫芦瓢做的,底部扎眼;二是木质的,旋出来的木瓢扎眼;三是金属打造的,铜的或者是铝制的。可是我找到的这个,木质与紫铜的结合,还少见!

 

    还没有说德州最著名的呢,扒鸡,满大街都是扒鸡招牌,后来又去德州,见了黑马市场的集,也在旁边吃了刚出锅的扒鸡,可是呢,印象最深的还是我这只偶然遇到的“漏粉儿”工具,记住了这个工具的许许多多。

 

    记住的岂止是个民俗工具啊?回味起来,记住的是很多热乎乎的平常日子的温馨,都渗进工具里面了,它们有自己的语言,会由衷说:生活真的挺好的。

 

记住“漏粉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