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809
  • 关注人气: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折箩(4/4)

(2012-02-24 09:19:21)
标签:

杂谈

分类: 似是而非也是废话

    给洋“折箩”摆了把椅子,他真的就挪了过来。搞清楚邀请他一起“用膳”,立马操着磕巴的中国话找服务员:“我的糖醋里脊,不要了。”李二军体会得快,帮他吆喝:“哎,大姐,洋‘折箩’的菜不要了,他乡遇故知了。”

 

    洋“折箩”好奇地问:“你,叫我什么?”

 

    李二军回:“洋‘折箩’。”

 

    他不解:“什么意思?”

 

    李二军想也没想:“中国地大物博,各地土话众多,别多心,反正是夸你呢。真想知道?告诉你吧,‘折箩’就是对年轻男性的称呼,简单说就是小伙子真帅的意思。”

 

    洋“折箩”点头:“哦,‘折箩’是说小伙子,女孩子是什么?”

 

    李二军考虑的一会儿:“形容姑娘呢,应该叫‘花儿’”

 

    我刚嚼进去的一嘴锅巴,险些笑喷出来,好在没有呛到气管里,心想:小伙子都叫“折箩”了,姑娘自然是“叫花子”。

 

    洋“折箩”一点儿也不傻,身子向后翘翘,指点着我们:“你们在欺骗我,‘折箩’不是好的意思。我们说英语好不好?”我说:“千万别,你还不知道吗,我们自小学的就是哑巴英语,读书还能蒙个一知半解,说话根本没戏。咱还是说中国话吧,你说的挺好的,我们全明白。”

 

    洋“折箩”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满桌的菜肴上了,指定了海鲜锅巴,咂巴咂巴嘴:“现在,我,可以试试嘛?”

 

    李二军说:“试试?可以啊,我们请你吃。”继而又说:“哦,对了,咱们可不能兴手抓着吃,知道吗,那是粗鲁人的做法,没有开化的,猿人,知道吧,北京周口店那儿有一山洞的猿人,都是手抓饭。你呢,必须用筷子。”

 

    洋“折箩”摇摇头:“不行,我不会用筷子。”

 

    “不会就要学习。中国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填饱肚子使筷子’,这是规矩,咱们不能破坏了规矩不是?你,必须用筷子。”李二军笑眯眯的。

 

    于是筷子就到了洋“折箩”的手里,他疑问着:“没有勺子?”我们肯定着:“没有,只有筷子。”

 

    洋“折箩”慢慢夹起一块儿锅巴,颤巍巍地向嘴里移动,突然要掉,他索性筷子不动换了,撅起嘴唇往筷子的方向凑,可是张开的臂膀呈现着弧形,总是不能挨近了锅巴,一着急,锅巴掉了,他迅速地捡起来扔进了嘴巴。李二军不依不饶:“不行不行,你看你看,又猿人了不是?用筷子用筷子。”洋“折箩”搓着手,还左右手互相拍打了一下,好像怪自己的手笨,我们笑起来,他突然问:“用了筷子,可以吃?”我们点头称是。他拿起一个碟子来,用筷子直接将锅巴拨拉到里面,冒着小尖儿的一堆,然后示意自己没有直接用手,小碟儿端到嘴边,筷子胡噜着进了口,放下工具,嚼着美味,摊开两手,说:“好了,胜利了。”一系列的动作,惹的我们笑开了怀,李二军笑得直擂桌子,我们的声音压住了饭馆里的所有嘈杂。

 

    之后洋“折箩”提议喝啤酒,我们反对,他就解释他请客喝,我们说“哪里是在乎钱啊喝就喝”,就要来了啤酒,一连气儿启开了七八瓶儿,对着嘴儿自己负责灌自己。我们高兴地问他叫什么,他说了自己的外国名字和中国名字,可是我们一个也没记住,他也问我们的名字,我们瞎编着胡说,我说我叫“约翰”,我好像就知道个“约翰”,李二军说自己叫“皮特”,我听岔了,问他“你叫‘皮条’”?李二军要打我,说“你才叫‘拉客’”。洋“折箩”显然没有明白含义,可是看我们乐,他也乐,于是我们更乐。这样转了话题,就问他语言学院里哪国的女生最漂亮,洋“折箩”非常认真地解释说“那要看自己的口味”,我们说“吃好了饭一起去你们学校吧给我们指指路我们要找女孩儿”,他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带路没有问题。”哄笑着、喝着,我们仨就腻在一起了,越挨越近,似乎是故交,又像是中外友人大团结,一会儿他驾着他的胳膊劝酒,一会儿他扶着他的肩膀交流,事后我曾经想象,是不是外交部招待外宾庄重地拍了电视之后也这样卿卿我我……

 

    一直吃到了邻座儿都散了,我们还意犹未尽。说实话,那天恐怕是我和李二军一段儿以来从未有过的欢笑场景了,我们肆无忌惮,我们放松着神经,我们忘记了各自的苦恼,我们都发散了堵在心里的愁绪。李二军最后晃着不堪酒力的身躯,起身结账,伏在服务员耳边说:“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们今天很快乐,哦,错了,不是跟你说,哎,‘折箩’我跟你说呢,谢谢你。”

 

    洋“折箩”一脑门子疑惑:“是你们请吃饭,我很快乐。”

 

    我说:“别谦虚了,就是你让我们快乐,我们好久了很不快乐,今天我们很快乐。”

 

    洋“折箩”指点着一桌子的残羹剩饭,说:“你们这么能吃,还不快乐?”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个塑料袋儿,“我要把这些拿走。”我们愣住了,起先李二军说他是“折箩”,完全是臆想的笑话,瞅他当真要打走剩菜,恍然大悟,他真的是每天来“折箩”的。

 

    我们仨左右摇摆着一路声儿很大地向语言学院大门走,其实我们根本没打算去找留学生女孩儿,不过是送送“折箩”,分手时候,李二军忽然问:“哎,‘折箩’,你打的菜呢?”是啊,“折箩”手里空空如也。

 

    洋“折箩”摆摆手:“送给他们了。”我们俩顺着他的所指看,那几年,语言学院南墙一溜儿,都是搭着窝棚要饭的,不是现在意义上的佯装乞丐,真要饭,大餐馆的剩饭对于他们是珍馐美味!

 

    ……

 

    一些人和一些事儿,我总觉得特怪:某个时段吧,你可能会一根筋儿地跟个朋友形影不离,可是过一阵子,又有可能仿佛点完一炷香,烟儿一样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谁也找不着谁。

 

    我和李二军就是。

 

    自此后,李二军没来找过我,我自己个儿也没啥兴致去“芙蓉”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折箩(3/4)
后一篇:2012骂声依旧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折箩(3/4)
    后一篇 >2012骂声依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