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95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折箩(3/4)

(2012-02-22 13:23:43)
标签:

杂谈

分类: 似是而非也是废话

    这位喜好糖醋里脊的,回回来回回见,不拉空,固定地猫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桌里。

 

    “芙蓉”嘈杂,其实不分大小哪个餐馆都不静,比方中间有一桌,七八口子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没落停儿坐踏实就开始吆喝,递烟倒水,声嘶力竭地寒暄,不像是来吃饭的,倒像是打擂台比嗓门的。一般情况下,其余座儿的也并不反感,无非彼此交谈时放高音量。一顿饭下来,大家的胸腔都好像被打开了,出了门还条件反射一样高八度嚷嚷。与之相比,“糖醋里脊”这位显得太安静了,也更显眼。

 

    还有个显眼的原因,他不是中国人,眉眼能看出来,虽然穿着当下国人都已经不时髦了的绿军衣。估摸着是附近语言学院的,那儿各国的留学生都有,他应该是欧美的,不像日本朝鲜越南的不好辨认。我有一阵子认识个越南姑娘,过了好久都以为是广西人。

 

    他每次都坐在似乎属于自己的专座儿上,一杯一杯喝免费的白开水。从兜里伸出条线,连接着耳朵,想必是在听什么音乐之类,因为浑身跟着动,脚尖儿点着地颤悠着打拍子。他只点一盘儿糖醋里脊,绝无其他,没上来的时候就在那儿闭眼神游,等上来了,并不着急立刻吃,把耳机摘下来稳稳塞到口袋里,开始“呼呼”地吹,还用手扇,那是等着糖醋里脊凉下来呢。得过半晌,他才小心翼翼地拿手捏,捏起一块蘸了糖稀的红色里脊,咀嚼着,另外一只手护着盘子,好像生怕里脊会从盘子里开溜。

 

    我和李二军偶尔会瞄他一眼,笑着议论:“这哥们儿估计神经搭错线了。”

 

    那天我们的海鲜锅巴上了以后,这位的糖醋里脊还没上来,浇汁儿的声儿大了些,他侧脸往我们这边看,明显的,喉头鼓了一下。我和李二军正百无聊赖,同时对视并朝那边儿努努嘴,我说:“我依稀看见这位洋哥们的哈喇子了。”

 

    李二军也说:“我也看见他哈喇子掉鞋帮子上了。”接着凑近了我:“我观察几次了,这哥们啊,估计不会用筷子,吃完了手上全是粘汤儿。一盘儿里脊耗好几个小时,死活不动窝。你说这什么世道啊,长了外国的脸也就没人轰他,要是国人的话,就点一个菜,臊也臊死了。”

 

    我说:“这就是国人心理,老外还必须是欧美那边儿的,神经似的还显得有个性,你还不会以为人家缺钱,人家应该就是这个做派。换个老黑,你试试,你肯定怀疑某非洲旮旯的亲人们饿得皮包骨头了让他来这儿淘金的。”

 

    李二军突然醒过味儿似的说:“这洋哥们别是‘折箩’吧?”

 

    我使劲摇头:“亏你想得出,不可能是‘折箩’。”

 

    李二军更加凑近了我:“真的,你看啊,他总是最后一个走,等大家都走了他才动身,肯定是兜里放着塑料袋呢,打扫残羹剩饭的,回去白天的都齐备了,烩菜!真的,你还别不信,洋人咋了,洋人也‘折箩’。”

 

    “折箩”是土语,就是旧时候老百姓摸着到大饭馆去要剩饭,回家后烩一锅家人老小就饿不着肚子了。那年代吃饭馆的不兴打包,还真没见过谁有打包的意识,甚至连想也不会想到,丢面儿。

 

    李二军猜测着并且兴奋起来,捅我:“哎,叫这洋‘折箩’过来跟咱们一块儿吃吧,反正没事儿干,拿他打个镲玩儿。”我没来得及阻止,李二军就向人家打招呼了:“喂喂,‘折箩’,过来一块儿吃吧,哥们今儿给你开开荤。”

 

    对方看到叫他,犹豫着指指自己,李二军点点头:“就你,就你,‘折箩’,就是叫你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折箩(2/4)
后一篇:折箩(4/4)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折箩(2/4)
    后一篇 >折箩(4/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