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95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折箩(1/4)

(2012-02-15 14:07:44)
标签:

杂谈

分类: 似是而非也是废话

    本来好好的,老婆突然撒丫子奔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了,你什么滋味?老婆跑到阿联酋半年了,你整天做梦梦见的净是沙漠,她灰头土脸地捧个羊皮囊解渴呢,你什么滋味?老婆去了阿联酋半年了,连个毛儿的信儿都没捎回来,你什么滋味?死活联系不上,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跟酋长国联系,你什么滋味?联系不上老婆,可老丈人也搬家了,整个都消失了,人间大蒸发了,你什么滋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你什么滋味?

 

    上个世界80年代末的某天,李二军就是这样咄咄逼人地问我的。

 

    我呆呆地望着他,他紧绷着仔裤的腿跨在二八“永久”的大梁上,听着他一溜气儿地问,我说:“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高中三年,李二军与我厮混了三年,一毕业,就杳无音讯了。我理解他,他上的那个工业制造方面的大学,在城的紧南头儿,我在城北,倘若见个面,真不容易,不刮风下雨的骑车也得两个多钟头。我听说他刚进校就谈了个女朋友,于是更加理解,我们很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天若有情天亦老,重色轻友是正根,不丢人。

 

    晃过了一年,李二军又神头鬼脸地出现了,神色黯然,眼眶子塌陷,问他,他就说了上述那一嘟噜话。“老婆”,是女朋友的意思,我们都这么叫,不明白的听见,以为是大学里允许扯结婚证了。

 

    李二军来找我的这天,我的心情也在低谷沉着呢。我的功课亮着好几盏红灯。没料到,自己起初兴致勃勃地踏入这学校的门槛,结果会是想逃亡一样的赶紧有朝一日跳出火坑。归根结底,我不喜欢这个专业,转系的念头一直没有中断过。对于上课时候教授“依依呀呀”的絮叨我没有丝毫兴趣,他们活灵活现地蹦跶着讲课我看着像猴子,沉稳专注铿锵有力的,看着像墓碑。心理一拒绝,行为上就偏差,旷课成为了我的最大解脱。旷课又叫翘课,《说文》里称“翘”是尾巴长毛儿的意思,其实,我岂止是尾巴长毛儿了,我浑身上下都觉得沾上了毛儿一样刺痒难耐和烦躁之极。

 

    李二军能来找我的理由,除了我俩曾经算是无话不说的哥们儿之外,还有,他心里明镜似的,就是我们都没啥爱好,一类人。汉语细琢磨起来,表达贴切并丝丝入扣,就说“吃喝玩乐”吧,能够得上后面俩字的“玩”和“乐”的,平民化的麻将和蹦迪,高雅点儿的乐器啥的,我们俩都一概不会,真不知道小时候干嘛去了是不是整天熬浆糊去了;我们只剩下前面的两个字眼儿了,“吃”和“喝”。这俩个字排在前面,说明如果再不会了吃喝,这人真的就该嗝屁着凉大窝脖了。

 

    两个倒霉蛋面面相觑,谁也不比谁高一头。

 

    李二军和我还有个相似点,都属于家里的明珠,没兄弟姐妹,在那个年代里不常见。孩子少,家庭过得就宽裕,所以,一般人家伙食费一个月给个二三十,我们兜里会有百十来块。

 

    我拍着李二军的肩膀,李二军打自行车大梁上迈下腿,一切尽在不言中。我说:“喝酒去吧,芙蓉吧。”

 

    “芙蓉”算不上暗语,可也只有当时城北高校周围的那拨儿人明白,是芙蓉酒家的意思。“芙蓉”是这片儿的高档川菜馆,也差不多是唯一高档的。一般呢,忒穷的只能吃学校食堂了,稍微宽裕点儿的,附近的小馆子,“芙蓉”绝对是有钱人吃饭的地方,学生去的几乎没有。当时,普遍有乞丐或貌似乞丐的猫在饭馆门口,看人家吃完了赶紧拿饭盒收走剩菜,但是他们一般只聚集在小餐馆,“芙蓉”跟前是不允许的,看见就轰走,门口站着岗呢,不是门迎的作用,就是赶人用的。这“芙蓉”绝对是干净的地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折箩(2/4)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折箩(2/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