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949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间在流逝 之安建达

(2011-06-09 22:47:17)
标签:

作文

麦子

时光

木刻

安建达

杂谈

分类: 安建达废话

(以此文,献给组织写作文的我的挚友寸心居士)

 

 

时间在流逝 <wbr>之安建达

(北京西直门天主教堂)

 

时间在流逝 <wbr>之安建达

(北京二龙路某胡同)

 

 

    1983年10月份,秋天。我发现关于自己的很多事儿,都是从秋天开始。

 

    那么,肯定的,满16岁的这个季节,依然是秋天。

 

    天高得吧,让我觉得有种不祥,不知是热是冷的空气一阵儿一阵儿地让人打着无聊的喷嚏;这个季节其实根本就没有开始落叶,可是,叶子不能够坚挺,都那么颤颤悠悠的,从它们的缝隙里,透出些光来,我躺在这些个光中间,仰着,一丁点儿都不觉得安逸,慌乱得自己人不清楚自己是谁。旁边,也躺着,我的掉了铃铛的自行车……

 

    如今想起来,我心里还是发紧,好像又回到了那种情景里,身体里的荷尔蒙横着撞,所以我很长时间都觉得秋天是容易让人做些不可理解的事儿的。

 

    周围根本就没有我这样的人,没有背着书包闲逛的,那时候,街上人真少。

 

    我其实旷课将近一周了。

 

    如果坐在教室里,我耳朵就会轰轰地响,我只能够看到老师的嘴巴一张一合,全没有声儿。老师在我的眼前,都是些没有什么明显标志的符号,他们要么不看我,要么会突然间站在了我的眼跟前儿,那突然是“刷”地,而和我说话的时候,嘴唇的蠕动却是那么缓慢:“你---给---我---出---去!”我胡乱捡拾桌子里的杂物,塞在军绿的书包里,没有大脑的支配可是腿脚快得像之后军训的紧急集合,“噔噔噔噔”在安静的教学楼里踩着鼓点儿似的跑下楼梯,扑到一个树槽子下面,我“哇哇”吐了起来,一直到酸的胃液咳着沿嘴角往下滴。当时,我对于一切的正规的教室里学的东西,都充满着无比的厌恶,幻想着某天,我会把书包里那些我从来就不看的印刷品一点儿一点儿地焚烧掉,挫骨扬灰似地让他们飞扬起来。

 

    那几天里,我遇到了蒙克,就是那个挪威的蒙克,我感谢我处在了一个慢慢开放的国家里,我也感谢我正好也处在了一个慢慢开始介绍些外面的东西的城市里,蒙克的很多的画,就是在1983年秋天里恰巧映入了我的眼帘。我口袋里有钱,是中午吃饭用的,当时,我的爸妈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努力奋斗着,他们当然的不知道我在哪里,或许以为我像大多的孩子那样,在教室里奋笔疾书呢吧?其实,我在蒙克的众多的画前。画挂得极高,我显得孤零,偌大的美术馆里,好像就我一个人。当时,我最为震撼的,就是蒙克的木刻版画,黑和白的分明,刀削的痕迹的轮廓,我很长时间没有为一个事儿注视那么久了,可是,他的那些作品,让我脑袋嗡嗡的,一连几天,我都是佯装着上学,其实车把一拐,又去了那里,站在蒙克作品前面,我心里安稳之极!

 

    蒙克虽然是挪威人,但是他扬名在德国,由此,之后我又认识了德国的黑白木刻版画大师柯勒惠支,再往后,我又知道了中国的传统木刻,更之后,我捧着鲁迅倡导的中国现代木刻作品如饥似渴……

 

    有一阵儿,我在构思着“向大师致敬”的作品系列,想将自己过去喜欢的木刻版画精品转化成我的铜浮雕,这时,嗓子眼里会冒出的一种冲动,总是那个秋天的感觉,心里痒痒的,也惴惴的,秋天,把我散乱的情绪不经意地聚拢起来,也让我的瞳孔泛出些光泽。

 

    我喜欢回想,其实是遗憾着很多的时间的流逝,我做着自己喜欢的雕塑,真的会有将时光永远留住的假想。

 

    回过头去看,旁边,永远是我那辆掉了铃铛的自行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