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949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不该

(2010-10-10 18:41: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建达废话

十不该



江苏某单位铜壁画

**********************************************************

 

    刘胜国的老婆,也姓刘,叫刘枝花。

 

    我和他们俩,是邻居。刘胜国是北京人,我管他叫“哥”,刘枝花是东北人,我不习惯叫“嫂子”,我叫“枝花姐”。

 

    我们楼里有个地下室,不是哪家人的所有,是大家的地方,都有钥匙,就是放些没用的东西吧,储藏用。一天很晚了,我去储藏室找东西,到了门口听见里面有声儿,细声儿细气的,挺清晰 ------  “一不该,守身如玉失光阴,二不该,心正眼明当贤妻,三不该,一辈子认命守弱夫,四不该,锅台烧火就了断此生……”一直唱到了“十不该”,怨声悠长,委婉飘忽。我心里毛乎乎的,拔腿想走,门却开了,身后传来:“兄弟,你来了怎么就走了?”我慢慢地回头看,是个女人,储藏室里的灯光瞎暗瞎暗的,弄得她那脸一半明一半黑。女人笑起来:“兄弟,你抖什么啊?”我看清楚了,是枝花姐。

 

    那天很奇怪,深夜开始下暴雨,我的窗户没有关,外面轰轰的,劈里啪啦的,我裹在被子里打起了摆子,牙齿之间有节奏地敲击,自己在梦里觉得像是奏交响乐,一直奏了很长的时间,指挥把棒子停在空中的时候,我才睁开眼睛。从此,我就不去那个储藏室了,因为想起来我就哆嗦,而且一夜一夜地不关窗户只缩在被子里。

 

    我病得很厉害。

 

    我看了很多的医生,各科的都有,连牙医我都请教过了,他们都没有对我的病症有个明确的答复。在和平里医院的门口,我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在给路人做按摩。一个男的捂着腰过来的,爬在了凳子上,那人翻蹄亮掌地按摩了一阵子,男的挺起了腰,活蹦乱跳地追公共汽车去啦。旁边看热闹的都鼓掌,说,神医啊!我直勾勾地过去,神医就把我往凳子上推,我挣扎着起来,急忙解释:“我不是腰的事儿,不是的。”我从头到尾给他讲了我的病症,神医思考着,思考着,思考了很久,悄悄说:“我还是给你按摩吧,我只会按摩的,不会跳大神!”我从他的眼神里知道了,我可能是得了癔症,或者说是魔障了!

 

    大概,我这种状况持续了50年。

 

    某个冬季,天下大雪到人间,厚厚的整个世界都是白。我拄着棍儿摇晃着脑袋过马路,我已经帕金森了,所以浑身摇晃,但是都是他们说的,其实我是感觉不出来的,我摇晃得很自然而然。马路上全是车啊,我过不去,我看到有个过街的地下通道,就蹒跚着往下走。这时,隐约传来了阵阵歌声,好像带着扩音器似的,还挺浑厚。我听着啊,觉得熟悉,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听过的。歌声近了,我看见一个披着大棉袄的人在过街通道里唱歌,通道里空旷正好如同安置了扩音喇叭,那人前面放个碗,碗里有几块钱。那人见了我,好像看到了希望了,就更大声唱 ----- “一不该,守身如玉失光阴,二不该,心正眼明当贤妻,三不该,一辈子认命守弱夫,四不该,锅台烧火就了断此生……”

 

    我听出来了,这不是那年枝花姐唱的词儿吗?

 

    我使劲摇晃起来,我摇晃着在兜里摸钱,然后往那人碗里放,那人赶忙扶我:“大爷,大爷,您慢点儿……”我老泪迷糊了双眼,说:“你……你是,你是枝花的后代吗?”

 

    那人一脸茫然:“我妈不叫枝花。”

 

    “那,那这是谁教你的这个小调儿啊?”

 

    “没人教,这是东北小调,叫‘ 十不该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仨女
后一篇:中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仨女
    后一篇 >中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