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6,082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舍   “运动文化”

(2010-09-19 21:30:09)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建达废话

    我逮人便说,老说,66年的某天晚上,老舍先生投太平湖自尽,67年的某天清晨,我出生。一丁点儿都没有无耻地说自己是老舍托生的意思,只不过是向我喜欢的尊敬的作家致敬。

 

    读,或者说听吧,首先的老舍的《骆驼祥子》是听的,董行佶朗诵的那版,自此,根深蒂固地再读老舍先生的作品的时候,心里默念的腔调都是董行佶的了。董行佶先生和老舍先生都是自杀,这事儿让我想想心里挺难过也挺惊诧。老舍先生的文字肯定的对我有很大影响,一直的影响,不是阶段性的,而是一直的。影响之一,就是我总认为文字是一个人的脸皮,修饰得再好也是为了里面的喜怒哀乐,只是记住了脸皮而忽略人的表情,那就是死脸皮,只记住了文字的美丽而忽略了表达的东西,是没用的文字。老舍先生的文字是透明的,这个对于我过去和现在的审美有强烈影响。文字也好,绘画也好,或者其他诸如此类的,应该都是这样吧,技巧仅仅是个皮。当然,这是我的认为,我的个人趋向。

 

    不喜欢,或者说比较烦感,人死了分析死因和动机,那种冷静起来的分析让我觉得世界是个手术台,人人都可以做验尸官。后来,尤其是看到许多的分析文章里面说,“老舍先生死前已经查出身体患了很大的病症”、“老舍先生死前家庭陷入矛盾中”,觉得忒没意思。不过呢,倒是印证了如今的现状特点:语不惊人死不休,都打算另辟蹊径,本来可以一条直道进门,非得带着冲击钻到旁边打个洞,死气白咧地钻,钻不进去也叫凿孔透亮。

 

    事实,老舍先生是被一种“文化”,一种他没有看得懂的“文化”迎头痛击而选择自杀之路的,这毫无疑问。季羡林先生对文化的理解是,“人类在精神和物质方面创造的一切优秀的东西,叫做文化”,我觉得这是“宏观之中的狭义定理”,因为优秀与否与时代的推崇和当时的好恶关系极大,即便盖棺定论了,那也有积极的和反动的之分别,反动的也是文化的一个组成,不能说那不是文化,如老舍先生投湖之时的“运动文化”。

 

    老舍先生作品里的人物和他本人,有几个口头语,其中之一就是“凭什么”,不是老舍先生的独创,是生活里的语言,准确说是老百姓的语言。据说,老舍先生投湖前曾经遇到个熟悉的人,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次日就离开了。这话透着愤懑,谁认真说这句话都会是愤懑引起的,莫名其妙里面夹杂着不服的抗争。其实,在“运动文化”的面前,这句看似有道理的大众语言会变得没有意义。因为,“运动文化”讲究的就是砸烂从前的,创造新生的,在新生的没有出现的时候,之前的东西却先被砸烂。“凭什么”的“什么”,是过去的根深蒂固的、约定俗成的某种习惯或者约束,所以,被虎视眈眈意欲砸烂的东西是不能“凭”的。老舍先生没有看懂当时自己的面前的突然爆发的运动,没有什么思想准备,思维上无所凭依,便用肉体的死亡解决了精神的不解。突然、砸烂、创造新天地,是“运动文化”的一个主要的特征。这种文化是人类所共有的,古今中外都有,不单单是那个民族那个国家的独有,区别是反应的强弱和时间的长短。强烈的、时间长的,相对破坏力也就大,要比战争和自然灾害的破坏力厉害吧。

 

    特早的时候,我曾经试图用感性或者理性来分析“运动文化”的本质,却发现无法解释,原来,疯狂聚集的时候,既不是感性的浪漫,也不是理性的内敛,一切的措手不及仅仅是大众的事儿,掀动起波澜的有时候是对翻天覆地的真切渴望,有时候是处心积虑的计划里的阴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