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949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潘和“艺术情绪”(上)

(2010-05-16 14:21:36)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建达废话

 

 

    阿潘是个博客朋友。“艺术情绪”是个词儿。其实我想说阿潘,然后说“艺术情绪”,不是说阿潘的艺术情绪,可是也有点儿阿潘和艺术情绪的事儿……这表达好像很乱。

 

    我和阿潘不熟。我不太明白什么叫熟和不熟。我没有从电脑那边把阿潘拽过来拍拍肩膀的意思,毫无疑问她也绝没这心思,所以我觉得和她不熟。可是我常去看她的文字,她也来看过我的,没有感触就无声,有了感触会洋洋洒洒,这点上说,应该不算陌生……这表达好像还是很乱。

 

    那就争取不乱了,清楚着,往明白了说。

 

    有段儿,阿潘说曹雪芹,有段儿,阿潘说卡夫卡,再有段儿,阿潘把他俩搁一块儿了。曹雪芹,我比较模糊,肯定是知道《红楼梦》的,但是我真的没有从头读到尾过,里面的某些篇章倒是曾经翻烂,我这么说没有一丁点儿拿无知当有趣的意思,其实我就是觉得人和人差距还是大的,另外认为,差距纯是习惯,未必有利弊。再有就是端木蕻良的《曹雪芹》,中学时候就买了,觉得应该是比较早的版本呢,但是居然一个字也没有看,后来也丢了,没有看就没有发言权,所以不知晓那里面写了什么样儿的曹雪芹。还有个记忆,好像有个戏曲,忘记什么剧种了,电视上演的,看了好几眼,恍惚着曹雪芹成了贾宝玉了,我以为是《红楼梦》,其实真的是《曹雪芹》。有时候想,有没有人写个巴金的传记搬上荧幕啊,巴金也挺有名的啊,而且是寿星,如果搬上去了肯定特像《家》,这事儿怎么没有人干呢,干了好歹的也是一件事儿啊,还是已经有人干了我不知道呢?言归正传,阿潘写了些《红楼梦》和曹雪芹的文字,我过去看,起初也以为她在关注着《红楼梦》,别是想往“红学”发展吧,想劝她来着,“红学”人多小心堵车,但是,读着时候,我觉得不像是,根本就不是,她是拿着个事儿说事儿呢。后来,阿潘给我的回复里说:“这次读红楼,感受到作者数十年在寒衣粥食、寡友孤朋状态下,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倾血泪于此书背后的那份辛酸。所感罗列大致如下:1、自责,他诗诠宝玉‘一副臭皮囊....腹中全是草莽’等等,是作为一个现实中子孙辈的人,不能不为自己无力治国齐家之抱恨,对从小饱受宠爱的抱惭。2、幻灭,从豪门显贵到寒门素户,之转眼二字。何其速?何其悬殊?何其戏剧性?何其讽刺?但这对于他来说都是真真的事实。他过这些,他角的往前走绝是无路,亦无所谓。3、情伤,其实这一层次倒不是红楼梦所主要表现的,至少我认为是没有前两者重要。这是作者作为个体附着于那个日趋覆灭的整体所必须付出的,只有哀叹了。4、著作无为。其实我最想说的就是这个。作者是在完全不知其作品将千古于文史的情况下写作的。虽然他后来可能宿命地想到,这辈子的意义就在于经历这些,然后写下来。”她说“最想说”的就是最后一点,其实我最想看的也是她的最后一点,她很明显在作为一个做文字的人正在感悟着某些东西,也许是遇到难解的题目了静心在有意识地感悟着某些东西。当然,这时候我也是恰巧思维被阻碍了,也在寻找,四处瞎撞,自然而然和阿潘的寻找撞击到了一起,或者说,她感悟的飞溅的火花燎到了我的身边,我闻到了味儿,心里忽悠一下不用喝咖啡抽烟仰脖子望大江南北了,我趁机索取。

 

    后来吧,阿潘又“卡夫卡”了。这卡夫卡我也模糊。充其量,我就是喜欢他的一些个幽默的概念。这很正常,像我喜欢自己的脚趾头一样,穿着鞋也能记忆起哪个是“斗”哪个是“簸箕”,可那天照镜子时候吃惊地发现,自己的耳朵原来是元宝型的,这就是关注与不关注的问题。阿潘在读卡夫卡的感想中有一句 ----- “其实,我哪是喜欢文学,我是在琢磨这个人世间!”真的假的佯装着写还是掏心窝子吧,反正我是写不出这样的话的,这是人的性格问题,没有啥好和不好的,就像我自己给自己一万个理由也说不出来“你是一个如此端庄秀丽的人”,最多说“你长得不是一般的凑合”之类。可是,我喜欢阿潘说的那层意思。之后,她将曹雪芹和卡夫卡放在一起了,混搭似乎是需要勇气的,其实啊,这个世界不缺少勇气了,勇气都已经泛滥得需要救援物资了,我们缺少的是站在勇气之后的真实的细腻的原因,所以,她的混搭是细腻的,果然,她写到:“那么,我能这么说么?1、无论是农业文明还是工业文明,在其高度发达的时段,都会产生某种变异,让现实变得荒谬起来,文化变得反动起来,其环境已不适合正常的人类生存。  2、日渐反动的文化腐蚀了生活的语言系统,那些高调喊出的、大书特写的语言,和真实之间的差距已越来越大;倒是那些荒诞不羁的悖谬语,有几分真实可言。3、能给人带来最大痛楚并终生忧患,决定人生气质、意义甚至寿数的,通常是早期家庭。(注:不是后来缔结的那个家庭,而是父母给的那个家庭。)”我感慨着,评论说:“你的第二条在我看来震耳欲聋。”另外在我看来,阿潘其实一直在思考着,“思考”这词儿她也许不喜欢吧,但是就是这么回事儿,而且有延续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