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809
  • 关注人气: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博客病人(25)

(2010-01-09 22:35:15)
分类: 博客病人

博客病人(25)

 

    “好啦,你也可以告诉我一个你的故事。”桑甜说。

 

    “我?我没有故事。”

 

    “不能啊,老安,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你必须告诉我一个关于你的事儿。”桑甜斩钉截铁地说。

 

    “你不能让我瞎编吧?要不我编一个?不一定能编好,催人泪下和催人奋进都别想了,催眠还行。”我觉得有点像交换,她给我一个桃子,我要给她一个李子,也许酸甜还得相似。

 

    “老安……”桑甜转动着手里的酒杯,“这么大岁数了,没有故事?那你整天一个人在家里无所事事做什么呢?嫂子去哪里了?你孩子怎么没有见着?明摆着,你婚姻出现问题了,这些都是故事。”

 

    我沉默了一下。

 

    “我知道了,你是属于把什么都烂在肚子里的人。”桑甜在揣摩,“这样不好,看我,其实说完了心里也就舒服了。我怀疑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嫂子的事儿了,人家出走了,男人啊,偷腥也正常吧,你偷过几次了?”

 

    我说:“你高估我了,偷腥是本事。不说了,咱们还是喝酒吧,好歹是个节日。”

 

    桑甜和我碰杯,若有所思地笑了,我问她笑什么,她说:“你这个人啊,和你在一块儿绝对安全。这孤男寡女的,一块儿喝酒,按规律接下来肯定是要出事的,可是啊……可是和你怎么能出事儿呢,比如说,面对水泥墙能出什么事儿呢?你长得这么平淡,不见个十回八回的记都记不住,没魅力,让人不容易产生激情。其实也倒不是男人都需要魅力的,有时候地位和金钱也写着‘魅力’这倆字儿。可你看你自己,你一无所有啊,你干保险这行儿真是干对了,你就是特大的保险啊。我相信了,男人不是都偷腥的。安大保险!”说罢,笑的更厉害了。

 

    我没有觉得那么好笑,反而觉得她有点儿放肆,定睛看着她,她笑着笑着也觉得无趣就停住了,我说:“你笑完了吗?不早了,酒也喝了,天也晚了。”

 

    桑甜觉得自己有些失言,略微小心翼翼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个人说话不考虑后果。别生气啊,你陪着我说了半天的话了,我还笑你,唉!你肯定还是挺棒的,要不怎么能老婆孩子都这么齐整呢,我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孩儿,哪里能体会你这样人的魅力呢,得了,别在意了。”

 

    我不顾胃里的挣扎,把酒杯里的酒倒进了肚子,说:“你其实说得挺对的,我确实是没有什么魅力……好吧,我也说个所谓的故事给你听。”我拿过来桑甜讨好似的地递过来的凤爪,凑合着嘬着,酱香的味道让我克服了对上面指甲的反感,“有个男孩儿,从小的愿望是做个售货员,曾经有个卖糖的售货员一抓准,抓几斤就是几斤,差不出半两去,这个男孩儿就想当这样的人,还幻想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能偷偷吃一块。有一次班会,同学们说自己的理想的时候,都说想当科学家、文学家、军官什么的,这个男孩儿不敢说想当售货员,怕同学们笑,轮到他说了,他说自己想当南极探险队员,老师还表扬了他,男孩儿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他其实更想的是到南极去当售货员……” 

 

    桑甜静静地听着。

 

    “长大了,男孩儿成男人了,没有当成售货员。经人介绍对象,结婚了。男人和妻子曾经说过,自己从小就想当售货员,不会笑话吧,妻子挺认真地回答,不会的,说明你很踏实,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过日子不是非要浪漫的,男人觉得妻子特别懂自己的心。后来,男人自认为很舒心地过着日子,上班下班,早上做早饭,中午吃食堂,晚上买菜,区别只是没有整天去抓那些糖,也没有实现自己偷偷吃块糖的理想……其实也有浪漫,就是男人常常希望给老婆买个贵的戒指,去看过几次,趴在玻璃柜子那儿,里面明晃晃的,很羡慕卖戒指的售货员,想她应该可以在晚上偷偷地把里面自己喜欢的戒指戴上,白天了再放回去继续卖,每天都能戴不同的戒指……”

 

    桑甜见我不说话了,催促着:“这个男人应该也就是你。之后呢?”

 

    “没有了!”我低下头去。

 

    “这不是故事,故事有了开头就要有结尾。”

 

    “我的故事不会有结尾的。”

 

    “有结尾,是你不愿意说。”

 

    “事儿不是都能说的,有人喜欢裸露,有人喜欢捂着……”

 

    “求求你了,你快告诉我吧,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举个例子吧,就像一个小岛上,有一对男女,一直平静地过着打鱼的日子,鱼每天打得不多,可每天都有收获,他们有一个小船,陈旧可是足够在水上航行,他们有一个小屋,破烂可里面很温暖。有一天一个外乡人突然闯了进来,然后说,要带走那个女的……”

 

    桑甜不再追问了,只是慢慢地给我倒上了酒,然后塞在我的手里,又给自己倒了,轻轻和我的相撞:“那今天咱俩就把这瓶酒都喝了吧,好吗?”

 

    桑甜的话和酒的冲味儿混合着,酒的辣和我胃里的翻江倒海对抗着,喝酒动作和眼前的模糊同步着。桑甜一直在说,一直在笑,时而严肃,时而眉飞色舞,我也附和着说,下意识地“嗯嗯”地点头称是,不明白点头的含义,但是仿佛心悦诚服。她不断变换着坐姿,说得起劲儿了,还站起来,然后又一屁股坐下。后来她开始掏口袋,掏自己的包,大叫着问我要什么,翻着我家的抽屉,翻出了烟,找打火机,找不到晃悠着去厨房点炉灶,给自己的烟点上再帮我点上,屋子里弥漫着烟雾,都是灰色的蓝色的厚厚的一层一层的。周围闷着,越来越热,我起身去把窗户开了条缝儿,动作特快而且身体很轻盈,那些烟也轻盈地逃窜着朝那条缝儿奔去,像一缕一缕的线儿,也像有些旋律急促的音符……

 

    之后我回忆时曾想,就是这样的,没错,一直地喝酒,时间似乎不存在了,其实,时间肯定就在身边潜伏着,不过是悄没声儿地让人无法察觉,然后蠕动着,蠕动到了那敏感的凌晨两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正疯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正疯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