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809
  • 关注人气: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博客病人(26)(准结局)

(2010-01-14 05:24:19)
分类: 博客病人


博客病人(26)(准结局)

博客病人(26)(准结局)

(天津某大桥桥体装饰,感谢金勇大哥拍照)

********************************************

 

    很快就证实,桑甜不胜酒力。

 

    她好像是费尽了气力在我耳边说:“老……安,见到我的酒杯了吗?”我疑惑了半晌,琢磨着酒杯是什么,可是精神头特散,集中不起来,胃里面好像有岩浆,火辣辣地顶,我明白极了,说:“我随时都会吐,别脏了你的衣服,你……躲远点儿。”桑甜说:“你往洗衣机里吐,不用洗衣服了。”她站起来做了个要搀扶着我的动作,自己却“噗通”坐到了地上。我笑起来,而且很长时间没有这样想笑过了,可是突然,喉咙被巨大的力量钳住了,就是笑不出来。我觉得自己思维异常清晰,没奔着洗衣机去,直接就到洗手间把脸埋在了马桶里,打算向外倾泻,其实什么也没有,只在干呕。

 

    我记得自己还拿了条毛巾在水龙头那儿冲,冲了几个来回,然后扑在脸上,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面前镜子里的我,脸肿的,一块白一块红的,我动了动腮帮子,又想起桑甜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样子,就起劲儿地笑,笑够了,向外面喊:“桑甜,喂,叫你呢,洗把脸吧。”

 

    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出来看,地上没有了桑甜。我莫名其妙,酒杯好好地摆着,一堆凤爪骨头散落着。我赶紧到儿子那屋看,也没有,卫生间肯定是没有,推开厨房的门,桑甜躺在地上正“哼哼”着。

 

    我俯下身摇晃着桑甜:“起来起来,这不是床。”我想把她抱起来挪走,可是挺沉的:“我……我怎么拽不动你啊,你是女的吗?”

 

    桑甜这时候抓住我的脖领子,自己往起站,跌跌撞撞的,我把她弄到了大床上:“脱鞋,脱了鞋……”

 

    桑甜含糊着说:“老安……我真的好难受啊,你不会要……趁火打劫吧,我可真的是看不上你啊……你好丑啊!你可不能耍流氓啊。”

 

    我说:“没人跟你耍流氓,流氓见了你都成圣人了……”我话还没完全说利落,桑甜就发出了“呼呼”的声音,我不打算给她脱鞋了:“你怎么还会打呼噜呢……”

 

    这时候是深夜,肯定是,我似乎听见刚才因为闹腾,不知道哪家提出了抗议,正在敲暖气管道。我试图去倒杯水喝,可此时迈不开步了,腿软得如同猛然抽走了一条筋。我顺势坐在了床下面,头依着床帮子,刚稳当了会儿,脑仁里开始了动静,像拔高似的“崩崩”向上撞,之后又横着来回咣当,我张开嘴,大口呼吸着,眼前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了,全是一圈一圈的螺旋和不断颤动波浪……

 

    很久,那些螺旋和波浪终于平静了,接下来展开了一条特别熟悉的小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地上都是浑水。我前面有个车把,铃铛剩了半个,然后我一直跟着它在走。一群下了学的孩子在卖“关东煮”的小贩跟前把胳膊伸的老长,抢出来杂七杂八的吃食,都是笑脸,全没有声音。穿过一个机关大院的门口,保安若有所思地在想事儿,木讷地什么也不看。然后就是一个角落,我觉得那儿应该是有个修锁配钥匙的摊儿,应该有个大爷,此时,大爷果然出现了,慢慢地抬起眼皮,眨动得非常慢,嘴巴微微动着,冲着我说着什么,我的脖子也和那大爷同了节奏,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回看,自己的嘴巴也动着,向着后面说着什么。我不知道后面有什么,为什么自己要向后看,终于回过头,我的自行车后座上坐着一个孩子,抱着个大大的书包,下巴摁在书包上。孩子我熟悉极了,我的心狂跳起来,是我的儿子,他嘴巴张得很大,忽然沙哑地说:“老安,老安,我在哪儿呢?”

 

    我猛地睁开眼。

 

    我看到床上的桑甜晃悠着支起身子:“老安,老安,我在哪儿呢?”

 

    我使劲向上翻了翻眼皮,希望自己清醒起来,我说:“你在我家呢吧应该。”

 

    “老安,老安,我在哪儿呢?”桑甜还是这么问。

 

    “你在我家呢。”

 

    可是,桑甜好像并没有听见我的话,只是一个劲儿地问着:“老安,我跟你说话呢,我是不是喝晕了?”

 

    我觉得她不仅仅是喝晕了,还喝傻了,我准备起身拍她一下,让她彻底清醒,手动不了,好像胳膊被什么压久了切断了血脉,我想笑着问她“是不是耳背”,但是,蓦地,桑甜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并不看我,径直朝着我的电脑的那儿说:“喂,老安,你哑巴了吗?”

 

    我觉得耳边增加了一种刚才并没有的现在却是震耳欲聋的声音,那分明是我的那台破旧的电脑一惯发出的“嗡嗡”声儿,轰鸣在夜里显得尤其厉害。

 

    “老安,都几点了?”

 

    我朝那儿看,惊呆了,在那里……那里背对着我,坐着一个男人,厚实的背,塌着腰,脖子缩在衣服里,居然,旁若无人地“噼啪”地打着字……   

 

    我的鼻腔“哄”地霎时就充满了血,一直到了脑瓜顶,原本麻木的手过着电,急速地畅通起来,手指头尖儿在我眼前面像显影纸似地逐渐清楚起来……

 

    “老安,老安,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看见了,我看见自己的手在流畅地打着字,电脑显示器上映出了我的博客篇章,那下面的评论栏里,一行一行一行地正在不断跳动出来匿名的留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