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95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博客病人(19)

(2009-03-15 00:19:53)
标签:

文化

分类: 博客病人

博客病人(19)

(为某检察院创作铜浮雕壁画 安装现场)

*****************************************************

 

    “哦,你别害怕啊,我不管你借钱。”老牵说,我被吓了一跳,没料想他在电话线那头还明察秋毫。他继续着:“这事我真张不开嘴,真不好意思,想想就你能帮我,其实你也就是举手之劳,简单得像个‘一’那么简单……”

 

    “老牵,别绕弯子了行吗,你是张不开嘴了,我的嘴快被你绕到脖子后面去了。”老牵从没有这么不爽快过,好象他含着一个极大的蛋,吐出来恶心,吞下去噎死。

 

    “你别急别急,听我慢慢说。我吧,原来有个情儿,就是女人,可不能说是情人,我没结婚,我光明正大,也不能说是二奶,因为我一奶都没有。就几个月前吧,分了,她走她的,我过我的了。这我不难过,你知道我的,我绝对不难过,这是脱了靴子穿上鞋的事儿,脚丫子只管出汗,不掉眼泪。况且,我那时正练功呢,我这功夫,得禁欲,当然我现在不练了,因为后来发现练得我刀枪不入,我都快四大皆空了,再练,就成太监了。不能练成太监,成了太监容易,可现在没有皇上和娘娘了,你说,是不是?”他说着说着被自己逗得哈哈笑起来,震得听筒非常刺耳。

 

    我一点儿也没觉得好笑,把耳朵离开老远。

 

    “我接着说啊,你千万别着急啊,这就入正题了。昨天,她又回来了。走的时候挺坚决,挺像要投奔解放区的样子,义气风发雄赳赳的,怎么又回来了?聊了几句,我听明白了,她肯定是缓过味儿来了,也没准是受了什么人的教唆了,回来和我算帐来了。她说我怎么怎么把她青春给耽误了,原来想是离开家到这里考舞蹈学院的,最后连考都没考就糊里糊涂到我这儿来上课了,她说自己像做了场噩梦。这人简直是没劲,连形容词都这么老套,动不动就什么做了场噩梦,我心里想幸亏分开了,这么俗的人我当初怎么就看上她了。我跟她说,那现在好了,你如梦方醒了,该干点啥就干点啥吧,你真不该回来找寻噩梦的原始诞生地。结果你猜她说什么?她说,做噩梦前她可是20刚出头,这一觉太长了,醒了就28了,她非叫我赔偿她青春损失,你说这人俗不俗,那我当时不也是40多吗,现在步入老年了呢,我叫谁赔偿中年损失去啊……”

 

    我还是没有闹明白,这里有我什么事儿,我不会解梦。

 

    “你还没有听明白吧?”老牵说,我觉得他简直是在拿听诊器顶在我胸口上说话呢,“后来呢,我就让她说个数,她直接就说30万,否则谁也别想好过。吓死我,30万,凭什么啊?我也没跟她急,虽然她是个只知道钱财的人,我不能跟她一般见识,我就说确实我没有30万,其实她知道,我哪里有30万啊……”

 

    我打断了老牵:“不对啊,老牵,你没有30万,你那牵牛花一枝就卖一千,和我也装啊?”

 

    老牵那边似乎在喝水润喉咙,突然咳嗽起来,消停了,说:“真不好意思,牵牛花确实真值一千一枝,我说实话,问题是现在都没兑现嘛。我也跟她说,钱确实没有,我有作品,要不然随便拿。她不肯,说话特别刻薄,直接了当,她就要现钱,她要现大洋啊,她比老时候侦缉队的还狠啊!”

 

    我怎么听老牵这一套话语都像是要向我借钱的,莫非是想让我帮他向别人借?我试探问:“老牵,你说让我帮你,怎么帮法?”

 

    “这就到正题了。她这几天啊,天天来闹,本来我还想糊弄糊弄她,干脆重归于好得了,没有了钱的事情,还凑合着搭帮过,反正我现在也不练功了。真没想到,她已经不是20出头时候了,狡猾了,不好蒙了,下了决心了,她那样子啊,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还和她同床共枕过,罪孽啊,我一直守着个地雷啊。后来她给我出了个主意,说向我爸要,我以前和他吹过,说我们家老爷子是大财团的,等过了门就带她见,这不一直没过门吗,就一直也不用见了。这事儿,她倒一直记着呢。和你说吧,我爸确实还健在,就是没有财团这回子事,就算他有钱,我也不敢要啊,何况他看病都不知道去哪儿报销呢。”

 

    我真的糊涂了,到这时候,好象仍旧没有我的事儿啊。

 

    “老哥……”老牵又开始这样叫,我打断他:“你别这么叫我,你就叫我老弟吧,有什么事情我能帮的肯定帮,你赶紧直说,假如能帮你解决眼下困难我也很高兴,可绝不能乱了长幼。”

 

    “好,痛快,那我也痛快说。那天,我和她说,跟我爸要钱了,我爸把我骂得狗血喷头的,已经脱离父子关系了,我还从眼睛里流了几滴泪,她都没信。她非让我,当着她的面打给我爸电话,她听到属实,她就什么都不说了自己走人奔向新生活。我给我爸打电话,可能吗,这事?可我必须打啊,我得啊,我得找个爸啊……”

 

    “你等等,”我说,我好象明白点儿什么了,又不敢确定,“你别是让我装你爸?”

 

    “天啊,你真聪明,要么你是干保险的呢,听人说话都能听出音儿来。”

 

    我险些笑喷了,笑得停不下来,那边老牵有些生气的口吻:“你幸灾乐祸啊?”我说:“老牵,你认识不认识稍微老点儿的啊,我像你爸吗,连说是你大哥都没人信啊。”

 

    “就是打电话啊,听声音又不用见人,跟实际长相没有关系。我想来想去啊,就你合适,我说了你别不高兴啊,如果光是听声音,说你80了绝对有人信,你声音低沉,老像快倒不上气似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