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809
  • 关注人气: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博客病人(6)

(2008-12-09 06:16:07)
标签:

文化

分类: 博客病人

博客病人(6)

(嘿嘿)

********************************

 

    大致两年前我刚开始写博客的时候,“浪儿”,就闯了进来。

 

    “浪儿”,起初不叫这个名儿,叫“永恒的眼眸”,后来改成“喘息的瞳孔”,之后又叫过“向着太阳飞呀飞”、“执着的袋鼠”、“奔跑的梅花鹿”等等,最终,成为“浪儿”。“浪儿”的博客照片,也经常变化,好象一个顽皮的孩子隔着窗户不断在变幻着的窗花,有时候,是微微泛着淡紫色的草叶,有时候,是一弯月牙儿,还有时候,是一只大蝴蝶……最后,是翻卷起来的一朵清秀的浪花,和名字“浪儿”一起固定住,再也没有变过。

 

    “浪儿”的博客里,文字很少,经常是三言两语。记得有一次,打开“浪儿”的页面,之中更新的内容就是 ----- “季节到底是什么色彩,是眼睛里的真实,还是情绪里的憧憬?”我哑然失笑,因为自己在学生时代也曾有过类似的感慨,瞧着这两句,忽然快速洗净了时间的浮灰,显现出来那“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光阴画面,同时,我好象看到了显示器后面的一双懵懂的大眼睛。我于是在她的评论栏中写下 ------ “很多的季节的颜色,都是在回忆里,有着回忆的储蓄,才会有真实。” ----- 我很喜欢在小辈儿的面前,卖弄些人生经历的丰厚。

 

    和“浪儿”探讨人生,是在几个月以后。先是在公开的评论里相互说着,后来转移到了只有两个人才能看到的“悄悄话”里面,手指头“噼啪”地打着字,好象蜷缩在无人知晓的小房间里,隔去了四周的喧哗。我发觉,自己将近二十年没有滔滔不绝地说过人生的事儿了,久违,即熟悉又新鲜,像是闻到了以前学校食堂里的味道那样,使劲儿地吸溜,寻摸那曾经为之激情过的蛛丝马迹。

 

    有一天,“浪儿”发过来一行字:“安兄,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我本来想写“喜欢浪漫的”,后来觉得自己都不明白什么叫浪漫,也许以前真追求过,但现如今发觉浪漫都在天上挂着,是晃晃悠悠的一团云彩。也想写“喜欢善良的”,转念琢磨,善良这个概念实在是空泛,善良不是一成不变的,对待不同的人也未必统一,寻找善良其实是在糊弄自己。说“喜欢漂亮的”,显得俗,漂亮标准也都不一样,很多女人第一印象挺漂亮的,可是越看越走样,比如某一天突然发现鼻子并不太正,眼角有些耷拉之类……

 

    我随意敲击着键盘:“没有什么我喜欢的,也可以说,我不知道是否喜欢女人。”

 

    那边“浪儿”停了很久,终于发过来字:“安兄,你从不关注周围的女人吗,我是说关注除了妻子之外的女人?”

 

    我还是随意地打着:“关注,我这不是在关注着你吗?”

 

    写完这句,自己吃了一惊。假如在真实的生活里,我是绝对不可能脱口而出这样的话的。在公司里我是业绩平平的销售,没有什么辉煌让周围女人仰慕,更没有心思和任何一个老婆之外的女人搭讪,收入、个头、相貌和魅力永远是居于中等偏下,人海之中抽签我也是属于大拨儿轰的。但是,写下这句话,我恍惚发现了点儿有意思的事儿,隔着显示器就像穿了隐形衣,骨子里的那点儿暗火合着也可以吐露出来,以至于我赶紧斜眼看看坐在电视机前面的老婆,安了心,那天,她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侃侃而谈的股市行情分析家。

 

    “浪儿”随后发过来一串的“呵呵呵呵呵呵”,这个“呵”字是我最闹不明白的,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开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