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铜雕世界安建达
铜雕世界安建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95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博客病人(4)

(2008-11-30 22:24:02)
分类: 博客病人

博客病人(4)

(天津大港第一中学铜壁画浮雕安装)

*****************************************************

 

    我记得自己抽最后一口烟的情形,历历在目,当时老婆正数落我,应该是和经济有关联,每个月拿回来的几个可怜的钱,让我们三口一直处于极度的拮据状态,就像是锅底即将熬干的水,刚刚添加了些,却见不到什么效果,眼瞅着“咕咕”地冒泡儿顷刻又要干涸。那天凑巧,几个事儿不约而同地撞到了一起:一个同学,刚从国外回来,打电话来说要搞毕业二十年大聚会,我犹豫着推辞了,想聚会时候众人一定是意气风发的,我必然在热闹的场面中露不出真诚的笑纹,与其给别人和自己添堵,不如看不见倒省心;正琢磨,儿子在身边嘀咕,说老师明天要请家长去一趟,我有几次被请去的经历,估计他在学校又参与了什么破坏捣乱的勾当,厉声质问,他却一言不发一副负隅顽抗的模样;老婆适时地过来把儿子揽到了一边,儿子居然眼圈越来越红好象我的巴掌已经落在他哪个部位了……当时,我正点着一枝烟,那平日里甜美的烟味儿,这时候直直地刺到肺里,浓重地弥漫在心中,沉淀成一股绝望的狰狞,这样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过,让我感到了一丝恐惧,于是,我把烟狠命地摁到了烟缸里,火星四溅。

 

    后来,我把剩下的半包烟也给了楼下修锁配钥匙的大爷。

 

    没有摸到烟,却摸到了手机,发现至少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只是一个号码,老牵的。想白天刚见过面,肯定是他半夜睡不着了,又来骚扰我,于是眼前跳动着他的妖艳的牵牛花,拨过去,半晌,不似白天那么洪亮的一声:“哎。”

 

    “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迷糊着了,有事儿吗,老牵。”

 

    “哎,你啊!”老牵声音开始大了,估摸着也是已经迷糊了,被我回复的电话陡然惊醒,“哎,我跟你说啊,不带这么玩的啊,哥们儿不能开这种玩笑啊,会吓死人的,也就是我吧,贼大胆!”

 

    “你说梦话呢吧,说什么呢,先清醒清醒,理出头绪再说。”我被他弄得糊涂起来,想他是否被牵牛花缠绕得神志不清了。

 

    “嘿,老弟,倒打一耙啊。你是不是自己跟自己闹鬼玩儿不过瘾啊,想把我搭上一起来啊?”

 

    “老牵,你说什么呢?”我越发糊涂了,“你会不会直截了当说话啊!”

 

    那边的老牵“噌”了一声,隔着电话我都能看见他那不屑一顾的经常表情:“你晚上给我博客上写什么评论了?”

 

    我侧眼瞧瞧屋里一角的电脑,好好的关着机,还是我早上走的时候关的,这绝对没错:“写什么写啊,我今天就没有上网,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啊,白天说完了话,晚上还给你写评论,我省省吧。”

 

    那边老牵不吭声了,看不到他的面孔,但是,突然我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喂,老牵,说话,干什么呢?”

 

    终于,老牵又有了声息:“你真的没有上网?那……那你打开电脑,看看我的博客吧。”

 

    我照老牵的话,下床开机,用了将近八年的电脑主机“咔啦咔啦”响,速度慢得让人永远没法儿跟它着急,可算打开了,连接网络,先上我的博客,然后再上链接的老牵的博客。那边老牵说:“嘿,你挂了我给你打过来得了,给你省点电话费。”我说着“不用不用,无所谓”,已经看到了他最新一篇博文后面的评论内容,鼠标滑动,一行一行的,几乎都是平日熟悉的博友各种吹捧的话,最后,突然匿名的一个评论,直着,横冲到眼前:

 

    “你为什么把我画得那么丑陋,又要揉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