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2015年03月28日:用“文题思维观”突破“文题常识观”

2015-03-28 12:50:55评论 高考 写作

2015年03月28日:用鈥溛奶馑嘉垅澩黄柒溛奶獬J豆垅

  用“文题思维观”

   突破“文题常识观”

高考写作的基本原则,四个字:据题发挥。

四个字中,据题是写作的前提,发挥是写作的目的。好比跳远,“据题”就是要踏到踏板上,不然就违例。但这只是写作的前提,踏在踏板上不动,也毫无意义;要“发挥”,腾跃起来,“发挥”才是写作的目的。

写作题目是面向生活的窗口,是思维腾跃的踏板,它提供写作思维的原点。给标题和给话题的题目是给出一个原点,作为写作依据;给材料的题目则给出一种场景或格言,其中包含若干原点,供考生选择。

考场作文要由原点出发,在生活的广阔空间中,发挥展示思维,向外辐射。一般而言,思维距离原点越近,越容易符合题意,越不容易呈现新意;思维距离原点越远,越容易呈现新意,越不容易符合题意。

作文备考就是要做好充分准备:一、用“文题思维观”突破“文题常识观”;二、用“感悟生活法”取代“死背素材法”;三、用“完整创造论”更新“空头创造论”。写熟悉的生活,表达真情实感,才能写出既高度符合题意,又特别具有新意的优秀作文。

限于篇幅,本文只就第一点“用‘文题思维观’突破‘文题常识观’”,谈谈我的看法,因为它是落实后两点的认知前提。

高考写作题目覆盖的范围非常宽广。它有多么宽广?我达不到它的边际,任何人也达不到,就是全世界的人合在一起,也仍然不能穷极一个写作题目的边际。庄子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不妨套用一下——我们的认识是有限的,而写作题目可辐射的范围是无边无际的。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位置上,以自己有限的视野和思维能力看待写作题目的。某些热衷于评说写作题目的专家学者,往往自以为三言两语,就可以涵盖一个写作题目,其实,无非是盲人摸象,只是说到题目的一个侧面,一个局部而已。

《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明确规定:

表达与交流中要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

这里的措辞不是“允许”,而是“鼓励”——“允许”根本不在话下。这里说的是“尽可能减少”——一切都不应该成为借口。这里要求“提供”——如果哪个高考写作题目不“鼓励”,不“提供”,不“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那就等于对抗“课程标准”;如果哪个省市高考阅卷违背上述原则,那是要做出深刻反省和检讨的;如果哪位语文教师不能认真落实,他需要更新自己的写作教学观念。我们拥护“课程标准”,不只因为它是国家标准,更因为它符合写作规律。写作原本就是“神游万仞,心骛八极”的,思想与思维享有神圣的自由。

在有些人心目中,写作题目等同于常识答题。我们要申明:写作题目不是常识答题,它是展示思维的窗口、踏板和原点。看几个例子。

2012年,四川省高考写作题目给出了这样一则材料:

手握一滴水/一滴水里有阳光的谱系图/有雪的过去和未来式/有大陆架和沙漠/有人的生命……我手握一滴水/就是握着一个世界/但一个小小的意外,比如一个趔趄/足以丢失这一切

手握一滴水?一滴水到底是什么?它就是一滴水,是一滴无色透明的液体,从常识认识的角度看,当然正确;一滴水是两个氢离子和一个氧离子的化合物,从科学认识的角度看,更为恰切。

但如果从作文的角度看,就远非如此:一滴水也可以是一汪清凉,一掬滋润,一股生机,一份渴盼,一种体贴,一片关爱,可以是诗歌中的诸多想象,乃至整个世界——从诗歌思维的角度看,当然也不能否认。站在不同的角度,我们既可以肯定诗歌的想象,也可以否定诗歌的想象,从而引申出正面或反面的启发。

无独有偶,同年天津市高考写作题目也给出了一则关于“水”的材料:

两条小鱼一起游泳,遇到一条老鱼从另一方向游来,老鱼向他们点点头,说:“早上好,孩子们,水怎么样?”两条小鱼一怔,接着往前游。游了一会儿,其中一条小鱼看了另一条小鱼一眼,忍不住说:“水到底是什么东西?”

后面的提示语说得好:看来,有些最常见而又不可或缺的东西,恰恰最容易被我们忽视;有些看似简单的事情,却能够引发我们深入思考……

这是对“文题常识观”相当透彻的揭示——忽视、欠缺深入思考,正是其思想根源。

这一年,湖南省高考写作题目给出了一则关于“手”的材料:

伸出是温暖的服务,摊开是放飞的想象,张大是创造的力量,捧起是收获的快乐……                 

与四川卷和天津卷的写作题目探讨“水”是什么类似,这里要求探讨“手”是什么;与四川卷和天津卷的写作题目不尽相同的是:“水”是客观世界的具象,“手”既可以是客观事物的具象,也可以是主观事物的具象。“手”既是物质的载体,也是精神的载体。伸出、摊开、张大、捧起……手可以显现出温暖的服务,放飞的想象,创造的力量,收获的快乐……等各种意义。省略号表示更多动作和意义的想象。重要新闻播出,往往会有手语相伴,两只手可以解说天下大事。当然,联想还会把我们的思绪引向身体的各个部位、各种器官,引向广阔生活中的各种事物,各种事物的象征意义。

这不由使我们想起2005年江西省高考写作题目:

“脸”是大家熟悉的字眼,其内涵是丰富的。平时我们常会想起与“脸”有关的情境,思考与“脸”相关的问题。

请以“脸”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脸——只有镜子里面自己的面孔是“脸”吗?人有脸,树有皮;门有门楣,家有家风。说“他给老王家丢脸了”,是他败坏了老王家的家风;说“他给中国人丢脸了”,是他毁损了中国的国格。从“文题思维观”的角度看,这世上并无没有“脸”的事物。

这种“文题常识观”,在专家学者的评说中层出不穷。

2011年高考刚刚结束,一位以讲《史记》著称的教授,在博文中做了这样一番评说:

湖北省的《旧书》亦属此类。什么叫“旧书”?以出版时间判断,还是以书的新旧判断?如果考生确曾因为一本旧书有过一段难忘的经历,自然可以写出一篇感人心肺的好文章,可惜的是绝大多数考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那么多新书都顾不上看,遑论“旧书”?这种考题确实让考生大跌眼镜。

“什么叫‘旧书’?”这位教授一句提问,便露出了“文题常识观”的端倪。2006年辽宁省高考写作题目是“肩膀”。我们也问一句:“什么叫‘肩膀’?”那么,《现代汉语词典》会告诉我们:“肩膀,是指人的胳膊上部与躯干相连的部分。”莫不是这道题目只有外科医生才能写?“旧书”“以出版时间判断,还是以书的新旧判断?”当然都可以。再说,“旧”与“新”总是相对而言的。就今天而言,宋版元版的书算“旧书”;可在宋人元人眼里,大约司马迁的竹简才算得“旧书”;但是,如果上溯到司马迁的时代,恐怕“旧书”当非龟甲牛胛莫属。反之,如若写作的角度后推一百年,那么,现在同学们书包里的每册教科书,都算得上是“旧书”了。

再说,生活也是一本大书。有一个词语叫“阅历”,看来,经历、历史,也可以算是旧书,也不一定非得记录成文。人们常说某某“阅历丰富”“阅人无数”,还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观山如读史”。如此看来,一棵参天的大树,一段沧桑的墙牒,一座古老的城堡,一位睿智的老人,不都不失为一册值得我们细细品味的旧书吗?时尚的人们常把“阅读”挂在嘴边——不说游览景区,说阅读景区;不说观看比赛,说阅读比赛。阅读,是以“书”为对象的。那在这些人心目中,一处白垩纪的公园,一场上世纪的球赛,乃至整个历史,不都是“旧书”吗?作文要求写的,实质就是考生由熟悉的生活中得到的教益和感悟,只是需要在“旧书”的话题中去演绎。

在这种“文题常识观”的笼罩下,专家学者们总是对写作题目寄予厚望,总幻想一个写作题目能解救语文,解救教育,解救人类。2009年高考刚刚结束,一篇名人博文说:我所不解的是,命题者能不能站得更高些,角度更新些,其命题能不能和现实斑斓多彩的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接近些、再接近些。

我不知道哪个写作题目更贴近现实,也很难说哪个写作题目更疏离现实?难道只有直接给出现实热点的题目就是贴近现实?给出诗歌、寓言、幻想或历史性的题目就疏离现实?这不就是一种典型的儿童式的“文题常识观”吗?任何诗歌、寓言、幻想或历史性的题目都植根于现实的土壤。《三国演义》是在民族矛盾激化的时代,以演义魏、蜀、吴三国的历史故事宣示着汉民族的尊严。《西游记》是在明代朝政腐败、民不聊生的时代,以取经降魔的神话深刻揭示社会矛盾的根源。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和《皇帝的新装》仍有它广泛的现实意义。历史剧《屈原》和《棠棣之花》曾推动着民族救亡的热潮。我们能说罗贯中、吴承恩、安徒生和郭沫若都疏离现实吗?“以古鉴今”“借古讽今”都是常见的写作手法吧?

这位先生推崇当年江西省的写作题目:就兽首拍卖发表看法;辽宁省的写作题目:明星代言你怎么看;江苏省的写作题目:品味时尚;以及天津市的写作题目:我说九零后。认为唯此才能引导和鼓励更多的人们,特别是未来一代关心、关注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固然,“兽首拍卖”、“明星代言”、“品味时尚”和“我说九零后”,在直接要求关注社会现实,关注新闻热点;但是我们,包括中学生在内,关注热点,正确深刻地认识现实,离不开历史的渊源,离不开诗歌和寓言的滋养。很难想象,一个不了解中国和世界历史的人,能够正确看待“兽首拍卖”;我们无法相信,一个未受过诗歌、寓言滋养的人,能够恰当评说“明星代言”;我们当然也不会幻想,一个只沉溺“时尚”的“九零后”中学生,能够有滋有味地“品味时尚”,能够清楚定位地完成“我说九零后”。现实和历史之间的文化链条是无法割断的。难道央视“百家讲坛”只是在“讲古”吗?那几位讲“论语”的,讲“三国”,讲“史记”的,哪一位不是在扣住现实展示魅力呢?

只有直接在字面上标注“现实符号”的题目才是关注现实,这就是某些专家学者的“文题常识观”。“文题思维观”昭告我们,写作题目是,也只是面向广阔生活的窗口,都透视着生活的发展变化,都在反映生活中传统与时尚的碰撞、交融和更迭中具有思辨意义。写作教学必须帮助同学把思维之根深深扎进生活的土壤——现实、历史、文化和文学都是这土壤不可缺失的成分。这才是专家学者们所期望的“通过高考促进人们思想的活跃和自由的表达,这是文明社会的开始,也是提高人们思维能力的开始”。

“文题思维观”对写作教学与备考禁锢已久。在它的禁锢之下,高考备考难以遵循写作规律,鼓励同学写熟悉的生活,表达真情实感。十分遗憾,在这一写作基本环节上,几十年来,考场作文并没有取得根本性地突破。

例如,2014年天津卷高考写作题目:

阅读下面材料,按要求作文。

也许将来有这么一天,我们发明了一种智慧芯片,有了它,任何人都能古今中外无一不知,天文地理无所不晓。比如说,你在心里默念一声“物理”,人类有史以来有关物理的一切公式、定律便纷纷浮现出来,比老师讲的还多,比书本印的还全。你逛秦淮河时,脱口一句“旧时王谢堂前燕”,旁边卖雪糕的老大娘就接茬说“飞入寻常百姓家”,还慈祥地告诉你,这首诗的作者是刘禹锡,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女孩抢着说,诗名《乌衣巷》,出自《全唐诗》3654117页……这将是怎样的情形啊!

读了上面的材料,你有怎样的联想或思考?请就此写一篇文章。

 和所有的写作题目一样,这个写作题目给出的材料,也在反映生活的发展变化:智慧来自勤奋,是传统的学习观念;“发明了一种智慧芯片,有了它,任何人都能古今中外无一不知,天文地理无所不晓”是时尚的,对未来的遐想。传统和时尚在现实中碰撞、交融与更迭,引发联想或思考。

就作文立意而言,正常情况,对“智慧芯片”应该有两种不同的态度:传统的质疑、否定、批判,时尚的憧憬、肯定、赞扬。但是,考场作文中却是一边倒的“传统”声音。

我不是说,写作立意站在传统一边不对;我说的是,如若绝大多数考生都是同一的思考方向,同一的传统观念,那就是一场“悲剧”。我们总得有一部分考生站在时尚的立场,持逆向思维吧?哪怕比例比较小——30%,抑或20%?我在此也无意争辩“智慧芯片”最终能不能实现,以及它在科学上的利与弊。我只想申明,传统观念和时尚观念,在现实中的碰撞、交融与更迭,是民族和人类发展前行的原动力。作文教学义不容辞,而我们几十年来,已经缺失甚多。

在选材方面,绝大多数考生在思考“智慧芯片”,在论辩“智慧”的本质和渊源,而很少有人按题目要求去发挥“联想”,去写自己熟悉的人物和事物。其实,这个题目与“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毫无二致,从选材角度看,形同没有出题——装上任何人物或事物的“智慧芯片”都可以,那就去写居里夫人、爱因斯坦、道尔顿、门捷列夫、米卢、郝海东、周杰伦、李宇春……吧——只要你有细节和感悟。

几十年原地踏步,语文界应该汗颜。同仁们有责任披荆斩棘,首先自我解放,进而解放学生的思想禁锢。

当我们认识到写作题目是面向生活的窗口,是思维腾跃的踏板,我们才会明了,这作为“窗口”和“踏板”的题目必须清晰。

正因为此,我认为,给材料写作题目,尤其是给情景材料的写作题目,是错误的命题形式。

给材料写作题目的一个初衷可能是扩展写作空间,但是这个空间原本就是广阔无边的;实际,给材料写作题目只是模糊了写作思维原点。给材料写作题目的另一个目的是防止考场写作的宿构套用,但是由于写作思维原点模糊,使得阅卷失去标尺,只能人为规定立意角度。

阅卷的所谓最佳立意角度,都只是题目材料的局部。因为任何材料从总体上都体现传统与时尚的交融、碰撞与更迭,都在反映生活的发展中具有思辨价值。

面对一则给材料的写作题目,曾有一位同学以“要用辩证的眼光看待生活”立意,教师说“不行”,理由是:如果这样立意,那所有的写作题目都可以这样立意了。这个理由不成立吧?我们负责任地想一想,有哪个作文题目不能以“辩证的、发展的眼光看待生活”立意?或者不能以“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心灵的选择”立意?又有哪个写作题目的材料不是在讲“规则”“转折”或“包容”?

或问:既然都是如此,那给一则情景材料,或给一个标题、话题,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不同。例如以“旧书”为标题写作,可以写书的历史、内容、文字、图画、题签、评注、装帧、印刷、纸张,乃至书中的蠹虫,但是所有这些内容都需要演绎“旧书”这个标题,都需要与“旧书”建立有机的、内在的联系纽带。而如果将一本“旧书”以情景材料的形式呈现在面前,那我就可以直接写书的历史、内容、文字、图画、题签、评注、装帧、印刷、纸张,乃至书中的蠹虫了。或者,我们上升一个思考层面,扩展一下联想空间,直接去写“辩证的、发展的眼光看待生活”“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心灵的选择”“规则”“转折”“包容”等等了。再如上文说到2014津写作题目,如果以“智慧芯片”为话题(就像1999年高考作文题目“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考生写作选材当然可以海阔天空,但是必须用来演绎“智慧芯片”;现在给一个情景材料,风筝可就失去了牵系的线了。高考写作的实质是用熟悉生活演绎写作题目,建立题目与素材之间的思维纽带、语言纽带;写作题目被泛化,考查考生思想水平、思维能力和语言能力的意图当然就落空了。

写作题目想要“解放天足”,阅卷实际却需要“削足适履”,“审题”变成“猜测”,写作教学和备考被异化为猜测、忖度阅卷规定的所谓“最佳立意”,写作根本的思维和语言反被轻忽。危害深远,亟需扭转。

写作题目是写作思维的原点,必须清晰。辩清给材料写作题目的错误,是语文界的共同责任。在高考固执延用给材料写作题目的现实中,我们只能给考生指出两条路:一、把题目材料当做生活素材,发挥演绎;二、把题目材料归结为清晰的话题或标题。

“打铁还需自身硬”,要把写作备考的重点从所谓“审题”中摆脱出来,做好自我充分有效的准备:提高对生活的认识感悟水平,才是根本。2015年03月28日:用鈥溛奶馑嘉垅澩黄柒溛奶獬J豆垅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