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白大战之恶搞篇

(2006-03-23 15:33:44)

韩白大战之恶搞篇

—— 一切学术官僚都是纸老虎

老师朱朱

       白烨在网上开始向韩寒进攻的时候,许多人都很忧虑:反白战争是不是能够打赢?我本人也忧虑这件事。

正在这时有一个电影明星兼导演,她的名字叫徐静蕾,与韩寒一起跟我进行了视频对话。我同他们谈话的时候谈了许多问题,白烨不是白桦,连我都快四十岁的人了,都不知他是谁,说明他名气也忒小了点。静蕾说,她的官衔可长了,·#%*~!,中间不短句的念能把你念晕过去。

我说一切所有号称强大的学术官僚统统不过是纸老虎。原因是他们脱离人民很多年了,自己写不出像样的东东也很多年了。他们的鼻孔是朝上长的、眼睛是朝上翻的。你看,XXX是不是纸老虎?XXX不是被一个馒头噎着了吗?我也谈到XX是纸老虎,XXXX是纸老虎,XXXXXX是纸老虎,你看,都倒了。

白烨没有倒,还有一批纸媒买他的帐。可是我们也很强大,你的博迷1千多万,韩寒也快1千万了。这时韩寒插嘴说,白烨就是策划了《上海宝贝》的那个白烨。听了这话,我一口喝着的茶没忍住,噗嗤一声全喷电脑上了。你早说啊,就那把自己当机器跟人玩狠的小说,曾看得我当场干呕的小说,让我三天看到猪肉都要吐的小说,白烨还给它捧过臭脚,那就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地了,跟他干,干死他。所以说吗,白烨不过是一个纸老虎,我们一定会打赢他。

为了同一切学术官僚作斗争,我特地引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话来教育他俩:“我们在一个长时间内形成了一个概念,就是说,在战略上我们要藐视一切敌人,在战术上我们要重视一切敌人。也就是说在整体上我们一定要藐视它,在一个一个的具体问题上我们一定要重视它。如果不是在整体上藐视敌人,我们就要犯机会主义的错误。马克思、恩格斯只有两个人,那时他们就说全世界资本主义要被打倒。但是在具体问题上,在一个一个敌人的问题上,如果我们不重视它,我们就要犯冒险主义的错误。打仗只能一仗一仗地打,敌人只能一部分一部分地消灭。工厂只能一个一个地盖,农民犁田只能一块一块地犁,就是吃饭也是如此。我们在战略上藐视吃饭:这顿饭我们能够吃下去。但是具体地吃,却是一口口地吃的,你不可能把一桌酒席一口吞下去。这叫做各个解决,军事书上叫做各个击破。”(《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4月第1版,第500页)

白烨不是连《上海宝贝》都捧吗,估计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下点毛毛雨根本解不了他的渴,我们就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跟他来点荤段子,比如·#%*~!,这样我们才跟他在一个档次上,他才会搭理我们。对,就这样干,考虑到韩寒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写那一类的荤段子,如鱼得水,这个重大任务就由韩寒完成,让韩寒公仇、私仇一起报了。于是《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新鲜出炉了,看着我一手策划的韩白大战硝烟迷漫,引得看客四起,朱氏出版社又偷着乐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