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干作文再解放
王干作文再解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86,962
  • 关注人气:2,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里谁最任性

(2015-06-12 18:21:09)
标签:

文化

任性者的命运

王干

 

 

  《红楼梦》里有一大堆任性的人,大到那个家族之主贾母,她对贾宝玉的宠爱无比任性、不讲原则,小到那个年老仆人焦大,一句“扒灰的扒灰,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石破天惊,可谓任性之极。贾敬因为求仙求道,扔下家族的事不问不管,乃至吞金而亡;儿子贾珍为办儿媳妇秦可卿的丧事居然要倾其所有,以致后来的研究者误以为秦可卿是皇帝的女儿,因为那葬礼的场面太过于宏大奢华。贾家的兄弟都是纨绔之辈,贾琏、贾蓉等一个比一个任性,而那个貌似礼让克制的王熙凤,在处理尤二姐的问题上与其说恶毒之极,不如说是这个“醋缸”任性的强烈表达。

  当然,大观园里,最任性的恐怕还是那个被贾政气急败坏称为不肖子孙的顽劣贾宝玉。贾宝玉作为封建旧时代的叛逆者,想按照人的天性生活。他的朴素的平等思想和人本主义在荣国府里自然显得乖戾任性。小说多方面写贾宝玉的超级任性。第一次见林黛玉,见林没有戴通灵宝玉之类的挂件,就愤然将自己的通灵宝玉摔掉,以致差点酝酿成一起事件。

 

  宝玉听了,顿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得众人一拥争去拾玉。贾母急得搂了宝玉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宝玉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被贾母称作“命根子”的通灵宝玉,在任性的贾宝玉看来就是一个“劳什子”。“劳什子”是满语,原是“疯话”的意思,或许经过《红楼梦》的传播,已经含有“无用、摆设”的意思。这“劳什子”与“命根子”的对比,充分体现了贾宝玉的任性和放肆。之后贾宝玉的故事常常由于他的任性而引起,被贾政暴打自然因为任性,闹学堂也是任性,最后出家当然是迫于无奈,也是一种抛家弃子的任性。

  任性在大观园似乎是一种时尚,而且互相传染。林黛玉和贾宝玉为什么那么心心相印?原因自然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条,恐怕与任性相关。林黛玉的任性,通过泪水来体现,稍有言语不小心触及到林黛玉的痛处,林黛玉就哭得泪人似的。宝黛爱情的根基在于互相欣赏,在于用自己的任性去欣赏对方的任性。贾宝玉因为和蒋玉菡交往以及金钏的自杀,被贾政痛打一顿。在家族内宝玉是该隔离之人,当晚林黛玉居然不顾闲言碎语(她见王熙凤过来连忙躲开,就是避免议论)来看望病重的贾宝玉,这已是任性。而在林黛玉走后,尚在“反省”和病中的贾宝玉又差晴雯送来两条手帕,更见任性。这任性,更打动了林黛玉。林黛玉连夜在手帕上写下了传世的诗句:“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

  宝黛爱情为人们所称赞,就在于这种心灵的沟通和精神的无羁绊。倘若有太多的约束和顾忌、太多的自律,比如像薛宝钗那样矜持和严谨,就不会产生这样伟大的爱情和伟大的爱情悲剧。

  任性是性格,但任性也需要资本。现在流行的说法叫“有钱就任性”,也就是说任性也是需要条件的。贾宝玉、林黛玉是可以任性的,因为他们是主子,倘若奴才因为主子的任性也跟在后面去任性,甚至恣意任性,就会产生一种幻觉,看上去很美,摔下来很惨。《红楼梦》女性命运最悲惨处,不是宝黛悲情,而是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丫鬟们的悲惨身世。晴雯是《红楼梦》里最令人扼腕叹息的女性形象。晴雯出身贫寒,她长到十岁时,赖大家用银子买了她。她是奴才家里的奴才。但晴雯生得“风流灵巧”,长相标致,被贾母赏识,成了贴身丫鬟。后来被贾母派到宝玉身边,更是灿烂开放。宝玉心中有时没有奴婢与主子的概念,纵容了晴雯的任性,也造成丫头出身的晴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的悲剧命运。

  最有意思的是“撕扇子千金买一笑”。晴雯换衣服,失手把扇子跌在地上,将股子跌折。若在平时,以宝玉宽仁之心必不计较。宝玉那时因金钏之事,心情糟糕之极,无名火找到宣泄之所:“蠢材,蠢材!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

  如果换作袭人、麝月等丫头,或许就顺着宝玉的口气,认个错就算糊弄过去了,偏偏晴雯也是任性之人,你任性我比你还任性,立马反击,一场主奴的恶战酷似夫妻吵架,连来劝架的袭人也被奚落。宝玉自然也任性,最后一定要将晴雯回了太太去,至袭人一干丫鬟跪下求情才罢。任性的晴雯一时落了下风,但倔强的性格让她仍要“找回来”,于是发生了“撕扇子千金买一笑”这样的任性事件。为讨晴雯的欢心,或者说,贾宝玉为了迅速和晴雯和好,让晴雯连续撕了好几把扇子。“千金买一笑”说明贾府的富裕,贾府的扇子不是一般的扇子,要不怎会“千金”呢?记得我第一次看《红楼梦》便是从这一回看起,当时看标题以为是讽刺贾府的奢侈,比如像唐明皇讨好杨贵妃那样挥霍民脂民膏。后来发现晴雯是个丫鬟,按照当时的观念,属于被压迫、被蹂躏、被欺负、被损害的无产阶级,她怎么可以那么糟蹋财富呢?如今明白了,这是两个任性者的对话。任性者贾宝玉喜欢晴雯的任性,就像他喜欢林黛玉的任性一样。所以很多人认为晴雯是林黛玉的影子。其实晴雯是武的黛玉,她行动能力强,而林黛玉是文的晴雯,林黛玉的反抗和叛逆,多半是自虐性质的,而晴雯的任性是外在的,不仅言语强烈,动作也强烈,杀伤力强,破坏面大。林黛玉想为而不能为的,晴雯全做了。所以晴雯死后,贾宝玉专门写了《芙蓉女儿诔》来祭奠这位心中的女神,而且晴雯死后,贾宝玉能梦见她,可见思念之深。

  晴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她受不了委屈,更受不了侮辱,最后只能以身殉命,在抗争和任性中完成自己的尊严和高傲。奴才的命,主子的任性,晴雯在抄检大观园的风波中“躺枪”。绣春囊的事件自然与晴雯无关,一些晴雯得罪过的主奴们,乘机往晴雯身上泼脏水。王夫人听信谗言,提审晴雯。晴雯哪里受得了这个冤枉气?“晚上抄检大观园,一行人到了怡红院中,晴雯挽着头发闯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从那以后,晴雯绝食。”晴雯被逐出大观园,之后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晴雯的任性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和纯洁,所以被曹雪芹列为十二钗副册之首,或许有人说晴雯是身份错乱引起的命运悲剧,其实不然。比如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中位于第六的妙玉,用我们今天的话说,是个女神级的人物,也因任性而悲剧。

  住在大观园的人,基本都是皇亲国戚,因为大观园原本就是为元春省亲用的,妙玉是唯一与贾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外来户”。在大观园中,她还是众人仰视的女神。无论是贾母还是王夫人,都得高看她一眼。她一出场就布满了光环,“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在栊翠庵品茶的场景中,充分写出了她的高洁和才华。在《红楼梦》里,只有贾宝玉、林黛玉说他人的份儿,尤其林黛玉,更是一个雅了又雅、洁了又洁的冰雪玉人。但妙玉居然说她是“大俗人”,而林黛玉居然没有流泪,也没有生气,坦然接受了妙玉的讽刺,实在是难得。

  话说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贾母在大观园宴请完毕以后,嫌油腻带了众女儿到妙玉的栊翠庵去品茶。妙玉盛情款待,茶具、茶品、选水皆体贴各人心意,另请了宝钗、黛玉去耳房里吃梅花雪茶。宝玉不请自来,妙玉用前番自己平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给他斟茶,接着寻出一只竹根大盏斟予他,取笑他“饮牛”、“饮驴”。这已经很过分了。宝二爷在大观园是“万花丛中一点绿”,连王熙凤也得巴结他,而妙玉口出狂言,甚至嘲笑贾府里拿不出她这般茶具来。及至黛玉问泡茶的水是否也是陈年的雨水时,妙玉先嘲笑黛玉是个“大俗人”(这简直要了黛玉的命,黛玉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一个“雅”,可见妙玉是何等的任性),然后略带显摆地告诉黛玉和宝钗,水是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收的梅花上的雪水,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用过一次。自以为高雅不俗的黛玉,一时难以自容,找了个借口,溜了。这是林黛玉“雅”生涯中不多的滑铁卢。任性的黛玉到了更任性的妙玉面前,只有装乖。

  宝玉的蠢、黛玉的俗,已经衬托出妙玉的一骑绝尘,但妙玉的任性还没有表演充分。茶局结束,刘姥姥吃过的那只成窑杯,妙玉嫌脏不要了。这杯子在今天绝对是国宝级的,连纨绔子弟贾宝玉都舍不得扔,可见在当时也价格不菲。宝玉也说这杯子够刘姥姥“度日”,让妙玉送给刘姥姥。妙玉还忘不了昭示自己的高洁:“幸而那只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吃过的,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她”。刘姥姥用过的杯子妙玉自然不能用,可妙玉用过的杯子也不能给刘姥姥用,不是刘姥姥嫌弃妙玉,而是妙玉的高洁不容刘姥姥玷污啊!

  妙玉的任性通过洁癖表现得淋漓尽致。她高蹈在宝黛之上,然而,“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泥淖中”。这样一个视天下为俗物、视众人污浊的“槛外人”,最终却和“风尘肮脏”这样的处境联系在一起,以至于脂砚斋不忍心说出这种肮脏的环境,而用“朽骨”之类模棱两可的意象来替代,留给读者的空间,更说明妙玉被劫以后的凄惨命运。

  如果说晴雯、妙玉任性而导致自身悲剧命运,是有外力压迫和驱使,是因为任性者“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的世事洞明的学问的话,那么尤三姐,则是真正的任性。也许僧尼出家人的“高洁”,多少还有一些“装”的成分,而尤三姐的任性则是天性使然、经历使然。在《石头记》早期的版本中,尤三姐有“淫奔女”的称谓。后来的编者为了突出尤三姐的贞烈,刻意塑造尤三姐的贞妇形象,故意淡化她的“前史”。这其实违背了人物的性格。尤三姐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当然也是很任性很泼辣的女子。她对付贾家的方法是任性。尤其“三姐闹宴”那颇经典的场面,是她任性的高度展现。贾琏贾珍本来想调戏尤三姐,没想到尤三姐主动出击,“那尤三姐放出手眼来略试了一试,他弟兄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别识别见,连口中一句响亮话都没了,不过是酒色二字而已。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撒落一阵,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这左拥右抱的做法,今天看来是女权主义的举动,而尤三姐的说法是:“破着没脸,人家才不敢欺负。”破者,任性也。

  为了摆脱贾珍贾蓉父子的控制和纠缠,尤三姐的招数还是任性,“那三姐儿天天挑拣穿吃,打了银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宝石;吃着肥鹅,又宰肥鸭;或不趁心,连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论绫缎新整,便用剪子绞碎,撕一条,骂一句”,迫使贾珍不得不让她嫁出去,原以为任性的尤三姐可以追求到爱情和幸福,没想到柳湘莲听了贾宝玉的一句实话之后,居然要和尤三姐断决婚姻之约。刚烈的尤三姐只能以死殉情,以死抗议贾家有形和无形的侮辱和伤害。有人纠缠于尤三姐是不是“淫奔女”,或者与贾珍父子清白不清白的问题,其实,对性格豪爽任性的尤三姐来说,清白、贞洁不是首位的,而她所挚爱的男人毁约了,才是致命的。尤三姐不是死于流言,而是死于她的任性和刚烈。她苦恋柳湘莲五年,定亲的五年她是纯洁而忠贞的,没有同贾珍贾蓉同流合污,“只安分守己随分过活,虽然夜晚间孤衾独枕,不惯寂寞,奈一心丢了众人,只念柳湘莲早早回来完了终身大事”,但柳湘莲的疑惑也是正常的反应,“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在这样的情境下,柳湘莲的断情和尤三姐的殉情都是必然的。任性的尤三姐受不得委屈,更受不了自己的痴情得到的是绝情,她只有刚烈地死。心爱的人绝情而去,尤三姐何处安身?唯有一死,才符合她的性格命运。

  晴雯、妙玉、尤三姐的任性,在封建礼教束缚的时代里,无疑是一种人性的抗争和女性的呐喊。她们的任性,是对压制人性的旧制度的控诉,所以她们三人受到很多读者的喜爱和追捧。《红楼梦》里很多的任性者,都具有反封建的意义,都有舒张人性、冲出重围的叛逆精神。自然,在那样“存天理灭人欲”的社会里,任性者像流星一样火光闪烁,然后就沉入无边的黑暗。

  文学作品必须刻画人物的性格,尤其是小说和戏剧更加要注重人物性格的刻画,而带些任性的人物,常常被作家们喜爱。西班牙经典作家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就写了一个任性的堂·吉诃德,他因为看多了骑士小说,就幻想自己是中世纪的骑士,四处游侠,最后与风车开战。看似荒唐而可爱,其实是写人与环境的反差,是深沉的悲喜剧,所以被看作现代小说的前驱。

  当代小说创作不乏这种任性者的形象。张辛欣、刘索拉、徐星等都写过一些任性而为的人物。最典型的就是王朔笔下的“顽主”形象,他们的宣言是“千万不要把我当人”,“玩的是心跳”,然后,“过把瘾就死”。之后,韩寒的小说,更是将任性进行到底,成为文坛一道欲说还休的风景。

  刊《小说选刊》2015年第3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