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黎宛冰
黎宛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31,793
  • 关注人气:8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2006-01-27 15:15:32)

又是新的一年了,南朝乐府有诗云:愿得连冥不复曙,一年都一晓。这实在有点天真,一年只一次天亮就能逃避劳作的命运吗?那夜里的梦也远不止是美梦吧。我倒觉得《飘》里的郝思嘉提供了一个更好的自我暗示法,在睡前安慰自己: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一切都会好的。每到过年,我都会用这种想法抚慰自己。

 

我小时候很天真,相信世界上有巫婆有上帝,相信说谎会长长鼻子,相信美好的奇迹只降临善良的人,相信邪恶的人会被惩罚。我母亲用童话对我进行的恐吓到今天还有相当作用,我不太会说谎,讨厌说谎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与人为善。

 

做记者的经历使我有了许多奇怪的阅历,连环入户强奸幼女犯,罹患怪病的少女杨晓霞,为袁崇焕守墓三百年的家族,取骨赠子的年轻母亲,被公安局长殴打致死的小学教师,包治百病的神医和其奇怪的家族,疯狂催命的校车,史无前例的洪水,水位上升前的三峡等等等等。我所采访过的新闻并不是孤立的,我经常看到某些新闻换个时间,换个场合换个包装又再次重演,愚蠢的、野蛮的、悲哀的事情内里总是有相似之处,绝不会因为一次曝光或惩罚而停止。后来我的采访开始提高规格了,面对普通百姓的机会少了,面对精英的机会多了。如各种各样的CEO,文化名人等等。我的经历决定了我不可能成为一个追星族,我的经历教育了我面对百姓的时候要卑微,面对精英的时候要尊严。

 

最使我激动的从来不是和精英们面对面,我知道他们不需要我,而我也不需要他们。最使我激动的是面对那些需要我的人,而实际上我更需要他们。我刚当记者的时候写稿子总是会加入自己的情绪,后来我学会了客观的文字,但我的情感一直没有办法保持中立,我的动容,愤怒,欢喜和悲伤和他们一样直接。我喜欢这样一些时刻,这样的生活是多么值得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这样的生活把我自己都给感动了。琼瑶阿姨不是说吗,要想感动世界,要先感动自己。我感动自己的方法是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充满爱。

 

我看到有个同志的评论:是不是当妥协成为习惯,皮肤下的热血也会冷却下来。我认真地回想,我觉得热血真的冷却了不少。在我做了公安局长殴人致死的报道之后,经常收到各种奇怪的新闻线索,可是我没有能力去做这些采访。我记得四川的一个女子,告状告了好多年了,为此婚姻破灭,工作丧失,而弟弟的冤仍然没申。她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每次都泣不成声,有一次,她问我:黎记者,我快要撑不下去了,可是我一想我真的不甘心啊,你说我该怎么办?20多岁的我没有什么办法,除了语无伦次地安慰她。其实我是怯懦的,我缺乏像某些为我尊敬的记者一样锲而不舍的勇气。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人我一直记着,她的悲痛是无法逃避的夙命吗?

 

心太软,好人一生平安,这些朴素到没有一点意境的白话,有时候有催人泪下的效果。

 

在这一刻,许多回忆涌过,我会诧然意识到今天的我和过去的我有何许不同。

 

过去我不关心粮食,不关心日常,过去的我住在陋室,不用化妆依然快乐,健康。过去的我不受奢侈生活的诱惑,过去的我多话活跃脚底好像装着弹簧,过去的我愤世嫉俗却仍然欣欣向荣。今天我关心住房,关心健康,关心价格,喜欢物质生活超过精神生活,我依然愤世嫉俗却消极悲观。最主要的差别是主动与被动。过去的我是个主动进攻的角色,今天的我是个被动防御的角色。

 

 

如果仅仅把其划分为20岁和30岁的差别,我觉得就把问题想简单了。

 

我的朋友对我说,他觉得真理和智慧是有冲突的。智慧往往是超越生活超越自我的,所谓圣人能有宁静无我的态度,而真理则是陷身于剧烈差异的深渊,需要争斗和捍卫。智慧和真理对人提出了不同的要求,那么我们何去何从?

 

读到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嵇康写道:今空语同知有达人,外不殊俗而内不失正,与一世同其波流,而悔吝不生耳。这就是所谓通达之人,没有什么不可忍受,外表与世俗没有什么不同,而内心不失正道,与世随波逐流,而不生悔恨之心。嵇康表达了对此种人物的敬仰,但明确自己不是这样的角色。自己“直性狭中,多所不堪”,“纵逸来久,情意傲散,简与礼相背,懒与慢相成,而为侪类见宽,不攻其过”。这就是真正的性情中人,在现实中生存需要环境的宽容。所以嵇康“俗人皆喜荣华,独能离之”,“长才广度,无所不淹,而能不营”。一个人有长才有大度,无所不淹通却绝不蝇营狗苟,这是嵇康的意态鲜明的为人之道,可悲的是这种人往往为环境所害。嵇康给我们留下了潇洒的风骨,但是其个体却必须承受悲剧的命运。

 

不想违背内心而又要生存,那么就要学阮籍了,虽然阮籍潇洒不下嵇康,比起嵇康的明朗激烈,阮籍多了颓唐疲软,有智慧的人物多半如此,成为不放弃精神建树的悲观主义者。阮籍每与之言,言及玄远,而未尝评论时事,臧否人物。不论人非向来是为中国传统所推崇的好习惯,可惜这不符合像嵇康这样的耿介之人的性格,所以能像嵇康这样维护自己的“真”的人是犯人世之大不韪。阮籍当然也有自己的性情,他把它变成“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纵酒昏酣,至少比起山涛,他还有另一种风骨。

 

我想说什么呢?当然不是把自己与嵇康阮籍相类,我想说的对于自己,大概也是一番不甚了了的糊涂帐。

 

我发觉记忆是如此亲切,按说这是老年人的习惯,昏沉的老眼点起一抹黄金的亮光。但是,期待未尝不亲切呢,也许天光再次大亮之后,会有晴空万里,盛日无疆。

 

希望新年一切都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心理测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心理测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