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洪启
洪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6,325
  • 关注人气:8,6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疆经济报:洪启和他的母亲

(2015-05-09 11:08:34)
标签:

杂谈

新疆经济报:洪启和他的母亲

《新疆经济报》2005年2月24日

记者 努尔斯曼·吾苏尔

 

1973年,洪启出生在新疆和田一个维吾尔族家庭。由于家里孩子多,无法养活这个刚刚出生的小生命。父亲不顾母亲的哭喊哀求,把洪启送给了一对来自浙江淳安的支边汉族夫妇——洪文标和余佑春。洪启就成了他们心爱的儿子。

 

余佑春亲手把洪启从他的生母怀中接过来,抱回了家。她用温暖而透明的净水将那小生命身上的污垢洗净。看着手中胖胖的漂亮小男孩,余佑春由衷地笑了。洪启自此获得了新生,他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上世纪70年代,什么都缺,要搞到奶粉很不容易。母亲托一个上海来的朋友,搞到上海奶粉和鱼肝油,把心爱的儿子喂活了。

 

四年后,父母生下了洪启的弟弟洪雁。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不太好,但孩子们的合理要求都会得到满足。从小到大,洪启一直认定他们就是自己的血肉至亲,反而,看着父母百般疼爱哥哥,弟弟洪雁觉得自己像是被领养的。洪启从小非常调皮,老是欺负弟弟,但他们的关系依然亲密无间。

 

洪启儿时表现出的美术天分使母亲很高兴,母亲真的很希望儿子将来能成为一名画家。洪启穿衣服也很时尚,他每一次把自己想要穿的衣服款式告诉母亲,让母亲帮他做。他的衣服很另类,老师们有些看不惯。洪启是个固执、自尊心很强的孩子。有一次,因跟老师发生口角,老师把他赶出教室。出于愤怒,他没跟家里人打招呼就从家里拿了一些钱,坐火车回到母亲老家找姥姥。得到消息后去接儿子焦急的母亲,与听到母亲要来的洪启坐着火车擦肩而过。母亲听洪启已经回家,一路哭了回来。一回到家,母亲就把知情的上海阿姨叫了过来,把洪启的身世全部告诉了他。听到自己的身世,洪启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因为从小他就听惯了别人说这说那的,他早已感觉到了,他在内心认定了这对疼爱他的夫妻就是自己的生身父母。他也没有恨狠心的亲人,他反而要谢谢他们让自己拥有了这么疼爱他的父母和这么幸福的家庭。

 

母亲是个能吃苦的女人。她是一位手艺高明的裁缝,在自己居住的那一片居民区有着极好的口碑。她每月的收入超过了拿固定工资的丈夫,但她的辛苦也远超常人,她往往从清晨7点忙到午夜凌晨,由于工作的特性,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时间她都是站着的。

 

母亲很爱吃鱼,从小洪启一直以为她最爱吃的是鱼头,因为每次她都要将鱼头与鱼身夹断,把鱼身的肉夹到洪启和他弟弟的碗里,懂事之后才明白这是母亲深切的疼爱。那段时间不像现在这么丰衣足食,鸡蛋很难买,一般家庭的孩子很少能吃上鸡蛋。洪启回想起小时候说:“小的时候经常能吃上鸡蛋,有一次,我还拿鸡蛋跟邻居的女儿换她的面糊糊,把邻居的女儿给高兴坏了。如今,母亲还拿这件事情笑话我。”有一段时间,洪启做广告音乐收入还不错,总想带母亲和家人去好一点的餐厅吃饭,但母亲总是非常坚决地拒绝,她说:“有那些(吃饭的)钱我给你存着,以后结婚时用。”

 

洪启不是一个爱学习的孩子,他初中还没有毕业就离开了学校,17岁就参军当兵。他所在的部队驻扎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塔里木河的沿岸,主要任务是看守劳改农场。像他那样不愿意受约束的人来到部队很不习惯,认为部队是地狱。刚到部队3个月,洪启就试图逃跑,结果被抓了回来。看着别人给家里人写信、诉苦,要求调回去,他也给家人写信,但最终还是没能调回去。慢慢地,他开始习惯这全新的生活,他开始了解社会,开始明白,面对社会的竞争,他根本不具备任何条件去参与。部队成了他生活上的一大转折点。看着与自己成长的城市完全不一样的风景,他心里产生无限激情。在戈壁滩上行走时,在夜晚空寂无人的岗楼上值班时,在酷热的烈日下的工地上,他产生了最初的歌唱的欲望,并从最初的吟唱发展到尝试着创作歌曲。

 

从部队复员,洪启被分到兵团四建工会。第一次来到办公室,见办公室的人拿着报纸,相互闲聊,洪启觉得这份工作与自己无关。他向父亲借了300元,坐火车来到了西安,从此开始了漫长、艰辛却又乐趣无穷的吟唱生涯。洪启对其中的苦不以为然,他天性乐观、自信。

 

洪启在北京时,邀请母亲来北京玩,要她坐飞机来,母亲还是固执地坐硬座过来了。在北京待了20天,母亲经常提一瓶开水,拿上10元钱,去天安门转转。这20天,看着儿子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照顾,母亲想到了洪启的亲生母亲,那个舍不得儿子肝肠寸断的漂亮女人。她对洪启描述他生母的美丽和离开儿子时的那种痛心。她说,如果洪启愿意,她可以带他去看生母。洪启没有表态。母亲回去时依然固执地坐硬座。让母亲过上安详的晚年是洪启心中最大的愿望。

 

洪启说,随着年龄的增大,也曾渴望见见是什么样的女人把自己带到了这个世界上。如果他能见到自己的生母,他想自己应该是很平静的。他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幸福了。他说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虽然不是衣食无忧,但他觉得他得到的更多。他得到了父母亲的疼爱,他们的宽容、理解。在他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幸福。他的母亲余佑春和天底下所有勤劳善良的母亲一样,是他最热爱的人。生母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梦。摘自新疆重点新闻网--天山网(http://www.xjts.c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