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兰sanglan
桑兰sanglan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71,516
  • 关注人气:7,5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隐形的翅膀

(2010-12-18 16:52:04)
标签:

情感

    好久没有写博了,谢谢网友们一直以来的关注。最近一段时间都在修改我的伤后12年小记《勇不屈服》,我希望它年后可以和广大读者见面。昨天去北京电视台录制了《书香北京》,介绍了部分书稿的内容,还需要点时间我要反复的修改,这些年来我从不把自己看做英雄,也不把自己看做名人,在我的内心当中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健康人,健健康康的活着就是一种财富,比什么都美好。

 

注:本篇博文独家供稿《福利中国》杂志,如需转载请与本人联系。谢谢!

 

 

 

 

隐形的翅膀

 

 

隐形的翅膀

    能够长上翅膀的人,那一定是天使,她来自天堂。从人类梦想飞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梦想插上翅膀,飞上蓝天,享受那鸟儿飞在蓝天上的感觉。

 

   十二年前我因为一次事故,从此需要以轮椅代步,在多少个日夜中,我都在梦想着拥有鸟儿一般的翅膀,能够翱翔,获取那种挣脱地球引力的自由。有一首歌叫《隐形的翅膀》,歌中写到: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
就算很受伤
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飞过绝望

 

    每当想起这首歌的歌词的时候,就会联想起自己十二年间走过的路。我用尽了力气,去寻找属于我自己的那片蓝天,在不断的摸爬中,虽然有辛酸,但也让我找到了许许多多的快乐。

 

   回首这些年的经历,从回国康复到北京大学读书,然后在星空卫视主持节目……生活中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我并不是一个残疾人,因此在我的博客、讲话中我基本上不会谈到这个称谓,我多用残障人士、伤残人士代替。在我脑海中,一个人身体上的不便也许在行动上是一种障碍,但在生活和工作中却与大家一样,甚至除了体育以外,我还拥有更多许多人所无法做到的,比如坚强。

 

   从在美国接受治疗起,我的医生和身边的朋友从没把我当做一个残疾人,一个病人,他们都在鼓励我。我记得已故美国著名演员克里斯托弗.里夫和我讲过:“我们只是行动上没有那么灵巧,但我们和他们一样。”

 

   我从不渴望旁人怜悯、惋惜,而我把自己当做和众多朋友一样,为什么我受伤了坐在轮椅上就非要去到一个特定的群体呢?这只是伤,也许是永久的,但我是一个完整的人!

 

   在十二年中,我保持着伤前生活的所有步调,甚至我给自己提高了要求,我必须走出家门,必须上学、工作,不能因为受伤而终止了我人生的梦想,不能因为这一切的厄运将我的命运与幸福割裂开来。这么多年,坐在轮椅上,的确是非常艰辛。甚至,从吃饭、拿勺子、穿衣服都要从婴儿时期学起。

 

   十个手指完全失去知觉的我,依然要重新学习如何关灯、开灯,仅仅这么一个对于大家来说如此简单而随意的动作,可能对于我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

 

    刚刚受伤的时候我接受的所有康复、生活技能的重塑完全是一种标准,而在国外这方面的硬件相对配套比较完整,比如医生会教会你如何通过器具照料自己的生活,通过辅助器械帮助自己穿衣服、系扣子、提鞋子。起初我刚刚接触的时候,甚至有些吃惊。在我们脑海当中,高位截瘫的人一旦伤的很高,是完全不能够自理的,但在那里他们教会了你所有,你能想到的所有动作,都可以通过辅助器械、方法、技能来完成。

 

    他们会辅导你清楚、知道你受伤成为伤残人士后的权益,你如何去维护自己的权益,甚至告诉你,当你无助的时候你可以找到谁帮助。当然像我这样的情况,医生会在手术后的第一次面谈就告诉你,“你可以生孩子”。在他们眼中,你的生活还没有因此而消亡,你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但你一定要把这些把握在自己手里。

回到国内的那段日子,我还有些不适应,带回来的电动轮椅上不了台阶,因为太过笨重,几个人才能抬得动,最后无奈只能封箱存了起来。起初的那几年因为国内无障碍设施还不是很完善,去到很多地方都要找很多人来帮忙抬,就像抬轿子那样。在我心里,这既不雅观,也会让自己觉得自己不够“自然”。相比之下,我宁愿大家不要这样前呼后拥的,自自在在的享受身边所有的快乐。

 

    记得到北大上学的那段时间,因为学校很多教学楼都是老建筑,台阶很多,许多课都是在2楼、3楼,每次我去上课都要麻烦同学临时来帮忙,时间久了,我也会有些不好意思。在生活中,麻烦别人,有时候也会让我觉得很尴尬、无奈。

 

    从走出家门到正常的学习、工作,我总感觉要付出很多,甚至有时候也有想放弃的念头。生活本是很简单的事情,如今我却要如此麻烦别人,心里会愧疚,也会责怪自己,想一想,如果哪天我能够不用去麻烦别人,自己能够完全应对,那该有多好啊。

 

    这十二年间我走过了许多的城市,机场、酒店、火车站,乘坐过地铁、公交,从而体会越来越深刻,虽然艰辛、麻烦,甚至有时候看到台阶我就很气愤!毕竟慢慢的时间把我磨平,岁月开始冲淡一切。

 

    这些年来,从生活中却突然开始有了一些转机,去到商场、酒店,甚至一些公共场所,都出现了无障碍坡道,甚至无障碍的辅助设施,这一些变化,是让我重新开始谋划幸福生活的开始。我喜欢吃饭就会经常和朋友一起约上,然后去KTV唱歌,虽然现在还有一些地方无障碍设施做的不够好,但总算是减轻了很多负担,少了很多麻烦。哪里的无障碍设施好,我就会经常去,因为方便,有时候我也不会计较路程的长短。

 

    随着北京奥运会、残奥会的召开,北京这座城市出现了许多我在国外曾经接触的无障碍设施,比如无障碍出租车、停车位、无障碍卫生间……虽然这些仅仅是基础的无障碍设施,也让我喜出望外。

    就在我北京大学即将毕业的那一年,学校的超市、银行都进行了无障碍改造,在一次与校长的座谈会上,我向北大提出建议,希望以后学校可以逐步改善无障碍的环境,能够让更多的残障人士有机会到北大深造。

 

    2008年我受伤十年后重返纽约,每到一处我都仔细的观察他们的无障碍设施,比如在那里的无障碍停车位,离超市、商场大门最近、最便利,而且没有特殊牌照的车辆禁止停放,甚至肆意停放会遭到高额的罚款。他们那里的商店卖场仅仅2级台阶,也安装了升降装置,在游乐场、银行、地铁、车站、飞机场残障人士不用等待排队…….

 

    商场的大门永远是我不能“触及”的,有时候坐在轮椅上甚至连门帘都掀不开,而超市外的一个大大的印有轮椅标志的按钮,就是开启这扇大门的钥匙,门会自动开,当你的轮椅走过后也会自动的关闭。医院、公共场所这样的按钮只要存在,那是一种神奇的美好,让我感觉一切都可以自主。

 

    回国后我一直关注着无障碍设施等方面,我们的国家还在发展中,虽然无法和西方发达国家比拟,但我们已经迈出了坚实的脚步。现在出去,总会有异常的惊喜,甚至那种改变就在不经意间。

 

   一次去餐厅吃饭,邻桌的一位素不相识的朋友特意跑过来问我轮椅方面的问题,他说他正在负责一个老建筑的无障碍改造,希望我给他些建议,包括哪种坡度更适合残障人士使用,哪种宽度更加便于轮椅通过……虽然我国在这方面有特定的标准,但人们对残障人士的关注也在不断提升,大家并不是从感情上怜悯、同情,而是更多的在从这个人群的需求考虑,而这种进步,是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也是思想上的一种飞跃。

 

    社会的进步终会给残障人士的生活带来便利,福祉不仅仅是给予,而更多的是温暖、认同。这些年来我注视着许多残障人士,他们的生活、学习,甚至我也会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我是幸运的,曾经得到无数人的关心;我更是幸福的,因为社会给予了我认可与支持。而我更希望社会给予更多像我一样的人们以认可和支持,也能够让他们同我一样走出来,享受生活,享受一切。

 

   幸福往往是用努力换取的,快乐的背后也是有艰辛的,我对我的朋友们说,没有什么困难不可以战胜,只要渴望,幸福就会来到你身边。那双隐形的翅膀,会助你翱翔于蓝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心结与放下
后一篇:博客的回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心结与放下
    后一篇 >博客的回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