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物】世界上最快的人——博尔特

(2010-09-07 15:41:16)
标签:

时尚先生

esquire

尤塞恩·博尔特

最快

短跑

世界纪录

100米

突破

极限

分类: 【专题】
世界上最快的人
文 Luke Dittrich  摄影 Nadav Kande  译 西马
尤塞恩·博尔特仅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刷新了100 米短跑的世界纪录,这不仅突破了现今人类的短跑极限,而且还将人类能够创造这一短跑纪录的时间提前了30年。但是,假如这位世界上跑得最快的运动员真要在赛场拼足力气的话,那结果又将会怎样呢?请记住,他改写人类奔跑历史的那一刻,冲过终点的方式并不是加速,而是减速。
【人物】世界上最快的人——博尔特

【人物】世界上最快的人——博尔特

【人物】世界上最快的人——博尔特

【人物】世界上最快的人——博尔特


低沉的发令枪声同时从8 个扩音器传出,每个扩音器前都有一名男子,每个男子都摆出了速跑运动员特有的下蹲姿势:脚踏起跑器,双腿略屈,翘臀过肩,手指张开,指尖触摸白粉笔画的起跑线,但绝对不能越过。他们穿着颜色各异的莱卡赛服—蓝白色是美国队服,红白色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队服,绿黄色则是牙买加队服—除此之外,他们每个人都隐藏了自己的面颊,身体一动不动,你很难区分他们彼此。
但是,一旦发令枪的声波经彼此身后两米距离的扩音器传到他们的耳朵时,刹那间,他们每个人都表现出了自己的个性,起跑反应时间因人而异。对速跑而言,考虑到声波传到运动员的耳朵所需要的时间,以及经大脑筛选分析声波后向肌肉发送信号所需要的时间,反应时间的理论极限是0.1 秒。每架起跑器都装置了欧米茄制造的压力传感器,如果传感器检测到发令枪响后有选手在不到0.1 秒时就移动脚步,那就可以判定他抢跑犯规,所有选手须回到原地,比赛重新开始。2008 年8 月16 日,北京“鸟巢”体育中心的那个夜晚,没有人抢跑犯规。这是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100 米的决赛现场,第一个从起跑器跃起的运动员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理查德·汤普森队,时间是发令枪响后的0.133秒;美国的沃尔特·迪克斯紧随其后,只落后千分之一秒。发令枪声过后的0.03 秒,又有4 个运动员从传感器上跃起。而后,在发令枪声过后的0.165 秒,来自牙买加的尤塞恩·博尔特才开始起跑,在所有决赛运动员中他的起跑反应时间是倒数第二。
他练习百米短跑还不到一年,起跑的重要性还有待慢慢熟悉,回顾他的赛跑生涯,其专长是在200 米,这距离对起跑而言并非如此重要。在200 米的赛道上,你有时间弥补起跑慢的缺憾,但对100 米而言,情况则完全不同。他必须克服自己懒散的起跑习惯。比如,宛如爆炸般迸发脱离起跑器时,他习惯在地面滑动左脚趾,这导致了反作用的摩擦。当然,他现在已经改进了,经常刻意避免这种小动作,但今晚他却陋习重演,当他抽腿第二次跃起时,左脚的鞋前掌与跑道发生了摩擦,侥幸跑鞋不系鞋带,这是懒散的问题,没有借口。
在接下来的几秒之内,也就是速跑中的动力期,随着步伐加大,选手扬起脑袋,伸直身体,舒展脊椎。尽管他们聚在一起—这种短跑凝聚将在2.4 秒时结束,此刻博尔特距第四的位置只差毫厘—但彼此的区别还是显而易见:博尔特个头最高,块头也最大,身高1.96 米,体重95公斤。这样,他比块头第二大的决赛选手高了3公分,重了9 公斤。
在动力期,博尔特和其他选手一样,以一种难以维持的斜度前倾身体,躯干先于撞击地面的双脚。他们基本上都处在一种跌倒的姿势,脸朝下,但双腿却在与地心引力比速度,为了不跌倒,只有奋力朝前。由于用力过猛和速度过快,所以才没有脸朝下栽倒,身体才逐渐恢复到直立,速跑选手把这个过程比喻为飞机升空。
大约4 秒钟过后,动力期就转换成了人们常说的“全加速”阶段。这时,选手才以一种传统的跑步方式飞奔向前,膝盖先于屁股抬高,而肘部朝相反的方向摆动,前脚掌撞地,胸劈长空,呈现出了一条铅垂线的姿势。正是在这一点上,博尔特与对手显示出了不同。如果你目睹了那一刻,一定会说这种差异既简单又难以理解。
当其他人的速度达到极限时,博尔特却还在加速。50 米时,他就处于领先位置。60 米时,他已甩开其他人,遥遥领先。70 米时,他已领先了12米的距离—步速快过很多街区的限速,迄今还从未有人凭借自身实力能跑得如此之快,这是又一个人类极限的诞生,意义非同凡响。
他冲刺的刹那简直是一场人类奇观,让人叹为观止,心潮澎湃,很多目睹了这一盛况的人,很多看到博尔特只用9.69 秒冲过百米终点线的人,都是在看了转播回放后才留意到他那最不可思议和最惊诧的瞬间:在距终点还剩下
20 米时,博尔特放慢了跑动的频率,他转头看了眼右手边的第7 道,那是他的最大竞争对手、同样也是来自牙买加的阿萨法·鲍威尔的赛道,这位同门师兄曾在2005 年6 月14 日,在希腊雅典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创造了9.77 秒的世界男子100米纪录。赛前,博尔特就认为鲍威尔才是他的潜在的竞争对手。他瞥眼没有看到鲍威尔,其他选手也“踪影全无”,这时他的脸上浮现出自信和得意的微笑。而后他的胳膊停止了水泵似的摆动,放到了身体两边,肩膀松弛下来,挺起了胸膛,张开了手指。尽管他的双腿还在循环中,但已少了超常的动能,其实他在沿着跑道滑行。在距终点线还有几米、在赢得奥运史上实力最悬殊的百米决赛冠军还剩下半秒时,他举起了右手,拍打起自己的胸膛。
当博尔特跳到场边迎接他的亲友团时,脱下了金色的无带跑鞋,扭动起腰,跳了一种叫“Nuh Linga”的牙买加舞蹈。NBC 聘请评论这场飞人之战的奥运银牌得主阿托·博尔顿(Ato Boldon)工作出色,把现场所看到的一切都详实记录了下来,瞬间传到了全世界。
他说,人类表演的新领域, “现已进入视频游戏的范畴。”这听上去让人颤栗。

枪声从电视机两边的喇叭上同时传过来,尤塞恩·博尔特放松了一下身体,用左手的拇指轻轻地触摸着电视遥控器的按钮。
“快跑啊!”他喊道。“快啊!”
博尔特坐在自己卧室一张超大床垫的边上,一只脚盘在屁股下,另一只平伸在地上。他通常留给人的印象是热情和宽厚,似乎总在咧着嘴微笑,但此刻他的表情却松弛和幼稚,就像他在后院的晒衣架上晾着的湿袜子。他和弟弟萨迪奇(Sadiki)正在打双人游戏—《现代战争2 :使命召唤》。弟弟坐在靠窗的皮制摇椅上,窗户开了一
道小缝。来自牙买加的和煦微风吹进屋里,栗橘色的窗帘随风而起,朝里飘荡,不停地亲吻着萨迪奇的面颊,但他看上去一点也不为之所扰。他和哥哥博尔特一样,眼睛圆睁,紧紧盯着床头边的夏普50 英寸高清液晶电视。
他们早上10 点一醒来,就开始打游戏,直到午后一点,两人谁都没有挪过窝,连洗手间都没去过,博尔特只是偶尔变换一下姿势,放松一下肩膀,伸直一下腰背,从坐着玩换到趴在床上玩或侧身躺着玩。他患有脊椎侧凸,一种先天脊椎弯曲,在过去了的几年里,为让后背变得强壮和柔软,他把大部分训练时间都用来治疗这种先天缺陷。

博尔特的床下放着一只半打开的衣箱,一周前他刚从肯尼亚返家,他在那儿代表蔡茨基金会认养了一只幼年猎豹,这家非盈利基金会的创始人是现任的彪马总裁。彪马是博尔特多年的赞助商,他用这只大杂烩的彪马衣箱装了他衣橱中的大部分东西:运动鞋,短裤,运动袜,衬衫。他现在穿的是卡其布休闲短裤和白色T字衫。床下,整齐摆放着3双新款运动鞋,鞋舌都朝外伸着,边上放着一个遥控器和一盒密封的避孕套。靠床头的衣柜里也有一盒避孕套,边上是一瓶美国采婷(Jergens)生产的活颜润肤霜,一支止汗除臭香体膏,一瓶Purelene多种维生素养发液, 几盎司的Hugo Boss香水,一把特里洛尼(Trelawny)城的纪念钥匙,以及那本他去肯尼亚做宣传旅行使用过的护照。他下次去国外就用上新护照了,牙买加总理刚刚任命他为巡回大使(无任所大使),新护照是外交护照,享有海关免检的特权,还具有外交豁免权。

   在过去了的几小时里,他和弟弟之间几乎什么都没说,但当恐怖分子的狗击倒了博尔特的化身,并把其脸撕扯下来时,他埋怨了弟弟萨迪奇不出手相救。只做一件事,博尔特低声抱怨道,我只需要你做一件事!”

   有几次他们停下了手里的游戏,那是博尔特儿时起最好的朋友、现担任他的私人助理的NJ,陪同来访者到他的卧室商量工作。有个叫克里夫·坎贝尔(Clive Campbell)的男人,想请博尔特允许自己为BBC提供一些他和博尔特一起踢球的录像片段。一个叫金(Kim)的女人是当地的宝马经销商,抱着一堆T恤请博尔特签名。金走后,博尔特派NJ去买微软的Xbox Live网络游戏服务订阅卡,然后他和弟弟接着打游戏,没有人再来打扰。

   博尔特23岁,同萨迪奇和NJ一样,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叫舍伍德·康坦德(Sherwood Content)的深山小村。山村坐落在牙买加的西北部,距(牙买加首都)金斯敦君王山谷——博尔特现在居住的一个封闭社区,路途遥远。他的墨黑色的2010Skyline GT-R静静地停在这栋舒适华丽的洁白色房子的车道上,房子有3间卧室,房门距女仆的屋门几步之遥,而这款新车是替换那辆去年出了交通事故的2009款宝马M3。博尔特的爸爸还在工作,在家乡经营着一间小卖部,出售肉蛋和奶制品。他的妈妈以前下地干活,采摘香蕉、木薯、山芋。博尔特的家乡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么死气沉沉,尽管最近山芋获得了小丰收,至少有一家公司计划把当地产的这种植物块茎出口到全世界,并以博尔特的日常食品为噱头推向市场。

   又是一阵交火声后,博尔特的屏幕影子满脸是血。他朝前探了探身,双臂放在大腿上,耸了耸肩,紧张了一下身体。又是一阵交火声,他逃到了右边,无论在真实世界还是在虚拟世界,他的十字准星都丢了目标。他用牙缝吸了口气,整个身体都开始发力,充满焦虑,等待着最后的决斗,但又一次失了手。突然,出乎他的料想,萨迪奇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找到了最后一名恐怖分子,并把他消灭了。

   屏幕上飘起一面红旗——“任务完成”——博尔特松了口气,身体也随之松懈了下来,伸了伸那双长腿,攥了攥拳头,笑容满面,手舞足蹈。

   游戏结束了,他实现了预定的目标,他成功了。

值得思考一下,博尔特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获百米金牌的最后几秒和今天午后他在《使命召唤》中取得胜利的最后几秒,两者之间显然存在着不同。游戏中,在弟弟萨迪奇尚未找到最后一名恐怖分子时,他非常紧张和非常焦虑,不敢去想是否能够打赢这场游戏。这些杂念加重了他的负担,差点让他落败。

   打游戏对他是个挑战,而参加奥运史上没有悬念和轻松获胜的比赛对他却不是挑战。

   最近,刘易斯克拉克学院的理论天体物理学家Ethan Siegel,根据过去一百年世界百米纪录的递增程序制作了一张图表,佐证了这一判断。博尔特的百米成绩比现代人预计的提早了30年。从数字上说,博尔特的成绩不该属于2008年奥运会,而是2040年奥运会。1996年亚特兰大夏季奥运会上男子200米和400米的双料冠军迈克尔·约翰逊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这一观点:能击败博尔特的选手,他说,现在还尚未出生。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当今这位最伟大的运动员,能像打游戏一样在训练中更加刻苦努力,那结果又将会如何呢?

 

博尔特半躺在破旧的浅绿色露天看台最上端的混凝土地上,一只胳膊放在胸上,另一只搭在旁边的按摩桌腿上,闭着眼睛,喘着粗气。露天看台能俯瞰郊外的西印度群岛大学金斯顿校区内的那条破旧不堪的跑道。跑道的草坪已被阳光晒褪了色,变成了水彩绿,与毗邻群山的绿色相比,显得苍白和乏味。经过无数人的踩踏,草坪已失去了光鲜,只在红土上留下了一块块光秃。博尔特刚刚围着半椭圆的跑道跑了6200米,这是他几个月来认真参加的首场训练,原因也很简单,他去肯尼亚做宣传时,来自纽约的庞大媒体团一直压在他的前面,他感觉自己一直在追赶着媒体,一直在追赶着ESPN的摄影师。

  嗨,尤塞恩。

   博尔特睁开眼,看到田径俱乐部的按摩师正站在边上。按摩师正低头看他,摇了摇头,拍了下自己的肚子。

  怎么?”博尔特咧嘴笑着,拉起身上的T恤,露出了六块腹肌,现在很多速跑选手的身上根本就看不到一块腹肌。到运动场前,博尔特刚刚吃了一份当地最具特色的午餐:奶酪碎肉和椰蓉面包做的巨无霸三明治,他是用一只手拿着油腻腻的褐色包装纸吃下的,另一只手操控着客厅的DJ控制台的按钮。博尔特扯下衬衣,衬衣也是彪马提供的,上面印着那张著名的闪电侠博尔特的宣传照,一只胳膊伸向天空,另一只拉向后面,像是在拉弓射天。照片下方写了两个字:谁快?

   博尔特终于坐起身,头碰脚压了压腿,并略带夸张地呻吟了几下,然后走到其他选手聚集的地方,聊起了电影。

   《守法公民》(Law Abiding Citizen,” 一个跨栏选手评论道,唉,太傻了!狗屎不如。

  没意思?”博尔特问。

  是啊,没意思,特差劲。

   博尔特喜欢电影,痴迷程度一点也不逊色他对游戏的嗜好。不久,他也许会在影片里扮演他自己。70年代(描写阿诺德·施瓦辛格的健美之路的)《铁金刚》(Pumping Iron)的制片人,现正与他的经纪人接洽,打算拍摄一部博尔特本人的长篇记录片,但他却对此有点矛盾。他认为这样的电影也许没人感兴趣:一定很乏味,我经历的太少,训练,打游戏,玩音乐,我老在家呆着。

   人群中最安静也最年轻的选手是一个叫贾森·杨(Jason Young)、年仅18岁的百米天才。这年轻的小伙,单就一个方面来说,就已经足够幸运了:来自博尔特的家乡,高中和博尔特同校,速跑成绩优异,于是博尔特的经纪人把他招募到了自己的麾下。博尔特对他也非常体贴,经常邀他到自己的住所玩耍和打游戏。

   从另一个方面说,杨与当今世界上的每个前途无量的百米天才一样,也同样遭受诅咒,忍受痛苦和寂寞。在过去了的几十年里,截至到去年,百米世界纪录的时间仅有微小的变化,全世界最顶级的速跑高手只是在来回变换着顺序,每年大约仅缩短百分之一秒。23个精英选手同组比赛,快慢只有一个脚趾的距离,而大部分选手基本都处于队尾,他们的目标锁定在进入精英选手的队伍方阵。而博尔特用指数的方式改变了这一切,只用一年就完成了一个约需30年的破坏,毁掉了整整一代人的渴望和期待。还有更快的人吗?没有了,无论是在哪里,至少现在没有,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不会出现。

   2005年格兰·米尔斯(Glen Mills)就担任博尔特的教练,此刻他走到赛道,观察一个跨栏弟子的训练,小伙子正抬腿跨越一排排栏杆。米尔斯的粗脖子上挂着电子跑表,耷拉在啤酒肚上。他留着灰白的寸头,小眼睛,那样子像是在嘲讽人。倘若有人用图表的形式讲述博尔特以及他这个教练的故事的话,那一定会画一条陡峭的抛物线轨道,急速上升,然后急速下降。与许多前途无量的速跑选手一样,博尔特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冒了出来,红了几年——打破了几个青年记录——然后就要销声匿迹了。2004年,17岁的博尔特代表牙买加国家队参加了雅典奥运会,但成绩却很糟糕:他只参加了200米比赛,但首轮就被淘汰出局了。成绩停滞不前,然后就是下滑,这似乎成为了一种规律。

  我接他时,他受了伤,”米尔斯说。而且,协调性欠佳,什么都不行,这是因为脊柱侧凸影响了他的腿筋,所以我们必须想出对策。 对策就是不能训练得太多,也不能训练得太累。他削减了博尔特的高强度的训练量,专为他制定了一个增加力量和柔韧性的训练计划,增强核心肌肉,以弥补有问题的脊椎,慢慢地调养他的身体,逐渐改善他的技术,最终是让他能充分展示自己的天赋。尽管博尔特在2006年和2007年都参加了比赛,但却从未取得过冠军。直到2008年,米尔斯的训练计划才终于取得了成效,全世界才知道在金斯顿一个旧甘蔗园改建的一条破烂不堪的跑道上,诞生了一个蜚声世界的体育天才。

   不久,米尔斯注意到一些年轻的选手感到自己根本无法超越博尔顿后,并不是决意放弃这项运动,而是把注意力从100200米跑转向了其他的田径项目,跨栏或是长跑,他们渴望在这些项目出人头地,比如,400米跑就大有可为。

  这的确有道理。此刻,椭圆跑道上,训练400米的选手正5人一组地跑圈,尽管不是在比赛,但他们各个都刻苦努力,肩膀在变得僵硬,面颊在咆哮怒吼,每个人都想夺得第一。博尔特站起身,用手拢住嘴,大声鼓励着他们。博尔特很少跑400米,他讨厌长跑,你要在长跑上出人头地,必须要接受额外的训练,这不仅会引发肺热,而且还导致呕吐。所以,他认为自己现在还不适合练习400米。在田径界,人们大都认为如果博尔特专心练习400米,那他一定能够像跑100米和200米那样拔得头筹,并牢牢主宰这一领域。那然后呢?没人能给出答案。他对跳远也有相当的兴趣。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博尔特就是巅峰期的亚历山大大帝,这个年轻的征服者要想获得未来的胜利不是取决于其能力,恰恰相反,而是其欲望和纪律。

   当这些跑400米的选手们经过最后一个弯道、接近露天看台时,博尔特突然跳过台阶,来到了跑道上。他脱掉了跑鞋,换上了他经常穿的那双彪马拖鞋。当选手们和他并排在一起时,他回头朝露天看台上的朋友们笑了一下,然后从这些疲惫不堪且在奋力挣扎的选手边上朝前跳跃,轻松冲到了终点,获得了第一,并举起双臂,夸张地模仿胜利的姿势。

 

从运动场回到博尔特的住所,路上要经过一个广告牌。广告牌已经竖立了一段时间,是当地一家汽车经销商的广告,上面画着阿萨法·鲍威尔(Asafa Powell)背靠一辆奔驰车。世界跑得最快的人,上面写着。阿萨法·鲍威尔的百米世界纪录是20079月创造的,时间是9.74秒,而博尔特最新创造的世界纪录是20098月在柏林世界田径锦标赛上,成绩是9.58秒。附带说一下,在北京奥运会上男子100米决赛场上,博尔特最后冲刺时,转头看了眼边上,没有看到人,于是就放慢速度冲过了终点。

   鲍威尔和博尔特,虽然他们师从不同的教练,但他们俩却是好朋友。博尔特回家后,先沐浴,换上便裤和短袖衬衫,然后马上动身去Pegasus酒店,那儿正举办庆贺阿萨法·鲍威尔基金会成立的仪式。仪式上,当着几百名穿着西装和礼服的来宾,博尔特要交给鲍威尔一张支票。稍后,鲍威尔将在主席台上,铆足力气咕哝一些赞美的话,对他而言,发表演讲如同战胜博尔特一样,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有些短跑运动员,不论过去还是现在的,却表现的不是那么文质彬彬。比如卡尔·刘易斯曾在2008年说过,包括博尔特在内的任何人,如果一年之内能把男子百米的成绩从10.03秒缩短到9.69秒的话,那自然会让人生疑。

   曾在柏林田径锦标赛上与博尔特在百米决赛上交过手的美国短跑名将达维斯·帕顿(Darvis Patton),比赛刚结束就被要求评论一下博尔特。他摇摇头,然后重复了一遍阿托·博尔顿(Ato Boldon)曾在北京奥运会上借用游戏做过的比喻,但意思含糊,让人听不明白。无法用语言形容他,他是一个天才的游戏高手。帕顿回答。然后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他简直就是一个欺骗码。

   当然,博尔特发誓自己没有骗人,他说自己一点也不想钻法律上的漏洞,并愿意在任何时候去任何地方接受药检。

   但博尔特的经纪人诺曼·珀尔(Norman Peart)却敏锐地觉察到,要想证明清白,光靠语言还是不够的。他说,人们对博尔特产生怀疑一点也不足为奇。他举出玛丽安·琼斯(Marion Jones)和贾斯汀·加特林(Justin Gatlin)的例子,这两个美国百米冠军不久前因被揭露服药而毁掉了职业生涯。服药被戳穿前,珀尔说道,琼斯和加特林一直像我和你这样坐在这儿,重复着从来没有!’我要控告某某、某某!’但他们哭了,然后就……”他耸了耸肩。没什么新鲜的(博尔特也是如此),当初玛丽安·琼斯也是如此,贾斯汀·加特林也是如此。我们要相信谁呢?”

   这些日子博尔特确实在吃很多的物质,从人体生长素到特制类固醇,迄今无法有效检测,这就让问题变得复杂化了。

  你可以打败系统, 珀尔说。不管以什么方式,你就想吃那些他们找不到的东西,所以人们就在想:这些家伙难道总是抢先一步吗?”

   其实,如果把这些化学问题放在一边,博尔特绝对不是抢先了一步,而是抢先了三步。他最新创造的男子100米纪录,只用了41步就到达了终点。获得第二的美国运动员泰森·盖(Tyson Gay),却用了44步才跑完全程。所以,对博尔特的速度最简单和最准确的解释就是:他跑动的步幅和其他短跑运动员差不多,但由于他的腿更长,所以他的步长超过了他们。或简单地说: 他是大个,但跑起来却像个矮个。

  这就是天赋, 米尔斯教练说。他特殊是因为超越了其他任何人。

   那能解释一下这种天赋吗?

  这只有上帝知道,”米尔斯回答。

   也就是说,你是否相信博尔特取决于你的信仰。

 

   博尔特的起居室里,墙上挂着一台高清电视,下面是一个装得满满的书架,这是这栋房子里最实用的表面积,放的全是各种奖杯和纪念品,包括一尊2英尺高、带有抽象风格的博尔特的铜像,他看上去像是《蜘蛛侠》中的睡眠精灵,皮肤正一块一块地褪色。电视调到了MTV音乐频道,正在播放黑人流行小天王克里斯·布朗的最新单曲,我可改变你I Can Transform Ya),但你根本听不到克里斯·布朗的声音,因为博尔特正在操作咖啡桌上的先锋”DJ控制台,通过连接的喇叭,给人一种夜总会的感觉,播放的歌曲是鲍伯·马利(Bob Marley)的唯一的爱One Love)。 其实,你也根本听不清鲍伯·马利唱的什么,因为博尔特使用混音器降低了他的声音,自己唱起了歌曲的副歌。他坐在厚实的皮沙发上,拿着一个连线的麦克风直接对着嘴唇,一副耳机遮住了他耳朵上的头盖骨。他的嗓音很高,但却略显单薄。

   让我们在一起玩玩乐乐,他哼着歌,朝假想的观众挥起了手。一起唱,他说。一起唱!”

   房间中的很多人——萨迪奇, NJ,博尔特的保镖——根本就没在看他,他们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发短信,在Facebook上聊天,网上冲浪。他们已经习惯他这种午后DJ联欢会,也习惯了不受这些联欢会的打扰。玩DJ让博尔特兴奋不已,他最近还参加了一个DJ比赛,被一个牙买加前世界小姐打败了。但这没有吓倒他,他像个勤奋的学生,渴望学习,期待进步。午后,他一般要在起居室呆上一小时左右,极力想让他的团队放弃冷漠,跟他一起动起来。

   当他们拒绝唱唯一的爱时,他就自己再唱一遍副歌,然后把音量慢慢地变小。

是啊,我们结束得很顺利,他模仿DJ的男中音,装腔作势地说道,然后开怀大笑,在用苹果机播放下一首歌时,他在控制台的转盘上弄了几个刮擦声音。

  好了,让我们玩玩嘻哈,”他说道。别再跳瑞格舞了,知道我要放什么吗?有谁知道我要放什么?”

   “‘你是个废物You’re a Jerk, ”NJ回答,他根本就没从笔记本电脑上抬起头,看来这首歌一定很乏味无聊。

  你知道?博尔特惊讶地看着他问道。过了片刻,他唱了歌曲的第一句,和副歌的歌词一样,就是歌曲的名字,一屋人全都开始唱这句歌词。

  你是个废物!你是个废物!你是个废物!

   这首歌是个叫New Boyz的美国Rap少年组合创作的,其实很难称之为歌曲,歌词就是一句简单的脏话,来回重复,冗长乏味,让人作呕,节奏就是鼓声与合成器混合的敲击,枯燥单调。这首歌去年曾流行于南加州,然后演变成了一个孩子们喜欢的流行舞。前不久,这首歌流传到了牙买加金斯顿。博尔特唱的很投入,在沙发上跳得也很卖力,手臂随着节奏向后画圈,看上去他像是在挥臂仰泳。

   他的朋友们继续对他置之不理。

   国际奥委会主席批评了博尔特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跳舞,说博尔特在100米、200米、4×100接力获得金牌后分别跳Nuh Linga舞、Gully Creepa舞、Tek Weh Yuhself舞,动作夸张炫耀,对其他运动员不敬。除了对他庆祝舞蹈的批评,人们还指责他对赛跑态度不够认真。在一些体育圈内,人们公认他是田径赛场的沃尔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具有超凡天赋,但同时又是个败家子和小丑。相当一些人,当他们看到一个人取得了超人的成绩后,就希望这个人也具备超人的影响力。单凭这一点,博尔特从未让人失望过。

   博尔特说自己早年最想干的事情就是让他周围的每个人都高兴,从粉丝到媒体都一样。但遭受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惨败后,他做了一个冷酷无情的推断,借此对批评和公众意见表示支持:我认为只有你做得不好,他们才批评你,但你如果做得很好,那他们就会爱你。这种顿悟让他获得了解脱,忽视了所有的一切——从眼花缭乱的阿谀奉承到猜测服用类固醇药物——从那以后人们又开始讨好他了。我算过,我要,好了……我已经把自己摆在第一位了,而且我以前也享受过那种感觉。

   他想让弟弟萨迪奇坐起来唱歌,但他正在黑莓手机上忙碌,所以自己唱了30秒后,博尔特甩掉耳机,扔下麦克风,跃过咖啡桌,自己跳起了舞蹈。当他在原地朝后扭动时,他的彪马拖鞋在瓷砖地上打着转圈。这舞蹈挺傻的,但他的确是个跳舞高手。

   他的团队不能再对他置之不理了,他们都在观赏他,但他却不抬眼看他们。他闭着眼,竖着耳朵,扭动着身体。

 

(原文见《时尚先生esquire》2010年9月号)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