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敬泽
李敬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9,314
  • 关注人气:5,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变成人的王——楚灵王传之二

(2012-02-05 23:19:22)
标签:

杂谈

   

 

    上回书说道,灵王很单纯,爱热闹,爱打架,爱听奉承话。基本上和我家的猫一个脾气。这样一位猫王,若是蕞尔小国,不够他几天折腾的。所幸他生在楚国,大国也,但大国这样下去也会崩盘,什么时候完呢?郑国的子产断定:不过十年。

这个预测是左传昭公四年公元前538年做出的,那正是灵王意气风发的一年,但读历史有一大好处,就是且看你起高楼,只管往下翻,翻过十几页,已经楼塌了,昭公十三年,灵王败死,正好九年。

那时的郑国是小国,而且也没什么希望变大,但子产却是小国的大人物,冷眼看大国的小人物,说出话来高瞻远瞩:“吾不患楚矣。汰而愎谏,不过十年。”

所谓“汰”,其义同侈,倒不仅仅是敢花钱,还有一层意思是轻率。我们这位灵王,有时想起事情来不像是活在春秋,倒像是活在网上。比如晋国,当时是超级大国,处处遏制楚国,灵王即位后双方从男女入手缓和关系,晋公把闺女嫁给灵王做儿媳,派了两位大臣吹吹打打一路送亲到楚。灵王灵机一动,连夜开会:“我最恨的就是晋国,只要能爽能出气,管他三七二十一。现在这两个大臣,我打算,一个剁了脚让他给我当门房,一个割了那话儿留在后宫,你们看成不成?”

没人说话,估计是全呆掉了。幸亏站出一个不省唾沫的,反说正说道理说了五车,总算让大王明白,咱这是办喜事不是打冤家,打冤家也不是这么个下作打法。那两个晋国大臣,一个便是韩宣子,三家分晋时韩国的祖宗。这回若真让一刀割了,战国七雄大概就少了一雄。

由此可以看出,灵王属于统治者中的一个特殊种类,他们兼秉邪恶与幼稚,他们会伤害很多很多人,但那并非出于深思熟虑的恶意,而是由于缺乏现实感——对他人的感受麻木不仁,对世界赖以运行的常识一无所知。

这样的活宝应该送进幼儿园或精神病院,但他偏偏就坐在王位上,直到有一天,他发现所有的人竟都是他的敌人,他迷惘地、无限委屈地问道:“我对你们做了什么?”

那一天在昭公十三年,公元前529年,很可能是黎明时分,灵王走在军营中,这座军营昨天还住满了他的将士,可是——天渐渐亮了,现在,这里是死寂的废墟,没有人,每一个营帐都是空空荡荡。

灵王的表现会像任何一部庸俗电影一样庸俗,他会转过身来,对着仅剩的几名侍从吼叫:“人呢?人呢?!”

人都跑了,都跑向了他的敌人。他的敌人在几天内就遍地皆是,包括被他赶出国去的弟弟子比、子皙,他一直信任、委以大权的弟弟弃疾,他们趁着灵王统兵在外,占领了都城,今日的楚王已是子比,新王的命令已经抵达军营:“先跑回来的无罪,回来晚的倒霉。”——此时,在灵王与新王之间的几百里道路上烟尘滚滚,数万楚军将士正在展开疯狂的长跑比赛。

灵王被扶上车,又一头栽下来,因为,直到他上了车,侍从才吞吞吐吐地告诉他,他的儿子已经被叛军杀了。

灵王渐渐苏醒过来,史家们注视着他,电视机前的观众注视着他,人们注意到,他在流泪,人们忽然发现,他的泪不是一个国王的泪,是一个父亲的泪。

然后,灵王说了一句话:“人之爱子亦如是乎?”

别人也像我这样爱儿子吗?

这句话是灵王一生的真正起点。在此之前,他竟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人也是和他一样的人,他从来没有在人与人的水平上与人相处,他只是个王,不是个人。

现在,他知道了,这世间有多少被残暴的权力剥夺生命的人,就有多少流血的父亲之心:“余杀人之子多矣,能无及此乎?”

这个人,现在站了起来。就这心念之间,如果春秋有佛,他已落尽青丝。

侍从问:咱回都城看看形势再说?

不。

要不就占住城池,咱向国际社会求救?

不。

那就索性流亡海外?

不。

几个侍从想了想:那您歇着,我们也得赶路了。话音未落,哥儿几个脚踩风火轮,绝尘而去。

这个王现在成了一个人。他无处可去,“独彷徨山中”,他在两千五百年前南方的莽莽山野中走着,他和两千五百年后的人们一样,是无所信无所依的孤魂野鬼。他碰见了一位昔日宫中的仆役,两个人坐在路边,他说:“我饿,我三天没吃饭了,给我口吃的吧。”仆役说:“新王下令,有追随大王的,罪及三族。再说,这荒郊野外的,到哪儿找吃的呀。”

无言。他渐渐昏睡过去,头枕着仆役的腿。然后,他醒来,头枕的却是一块土块。

据《吴语》记载,这个饥饿的人最后一直在艰难爬行,直到另一个人远远向他走来,把他扶起,背着他走向自己的家。

这个人名叫申亥,多年前,楚灵王放过了他的父亲——一位铁面执法的官吏,现在,这个儿子决心收留这个老人。

这个曾是王的人,他很可能忘了他曾经做过这样一件事,他也忘了他曾经是王,那天,他走向那棵树,把绳子挂上去,那时他感到,此一生,只有眼下这件事是真正为自己做的,也只有眼下这件事值得做。

但事情没有结束。在都城,从灵王的暴政下解放的欢呼已经消散,现在,报上网上的标题是:灵王下落不明!灵王藏匿山中,待机反攻。灵王的部队正在接近都城!

消息越来越多,气氛越来越紧张,在那场大规模长跑比赛中领先的人们开始后悔,而落后的人们开始庆幸、开始盼望。

夜里,长江之上忽然出现几艘点着火把的快船,倏忽来去如载着幽灵,凄厉的喊声从江上传向惊恐不眠的城池:灵王至矣!灵王来了!

城内大乱。有人急匆匆冲进王宫:大王杀回来了,快走吧,来不及啦!

新王子比和子皙听着宫外越来越近的喧哗,他们似乎看到,愤怒的浩大人群正向王宫涌来,明天,在王宫前的广场上,群众正为灵王的归来而欢呼,群众是多么爱灵王,他们像灵王一样天真、多变。

这两个神经脆弱的人,自杀了。

然后,那个一直隐在暗处的人——弃疾站了出来,登上了王位。原来他是那快船的主人,他是新闻发布者,他现在宣布:灵王确实死了。他找到一具无名尸首,为灵王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这位新王就是平王,后来被伍子胥掘棺鞭尸。当然,这件事他自己永不会知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