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敬泽
李敬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9,781
  • 关注人气:5,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人民文学第10期卷首语

(2011-10-12 11:17:36)
标签:

文化

王刚的长篇《关关雎鸠》,说的却是眼下现在的事。为什么以“关雎”题名?或许是,对王刚来说,此时的辗转反侧,“寤寐思服”,固然是由于当下之痒、之苦,但也是因为,在心里存在一个往昔或远处:“在河之洲”,思想在往昔或远处闪着微光,发出间断的鸣响,使得人不得安睡。

我们总是期待着表现当下经验的作品。当然,作家们写他们想写的,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写我爸我妈、我爷爷太爷爷,这很好,可以写得非常好。但我爸我妈其实是相对好写的,我爷爷太爷爷就更好写,难写的是“我”——这个现在,这个变动不居的现在,这个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无常形的流水一般的现在。

现在是属于我们的,当然过去也属于我们,但我们对于现在承担着特殊的责任,过去有很多人说过,而现在,还没人说,必须由我们自己说,并且手边还没有多少现成的话可以借鉴可以反驳可以思索,我们必须在静夜里扪心自问,艰难地为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心找到形式和语言。

所以,写现在是很难的。编辑部里曾经玩笑,如果写过去写到90分、100分是好,那么写现在能写到70分、80分已经是好,应该多发稿费。

王刚写到了多少分,要由读者判定。不过有一点是颇为值得留意的,就是写现在最容易陷溺不能自拔,但王刚有办法把自己拔出来,他设法在现在之中建立起一种反思的、沉思的戏剧结构。

这种结构好不好呢?大概是见仁见智,有人很喜欢有人很不喜欢。席勒曾经提出素朴的诗与感伤的诗的概念,用来看这部小说或许有用。如今的写现在,通常的路数是素朴,是尽力穷形尽相,但素朴到把一切都看得自然而然,也未必就是真实。像王刚这样坚决不自然,他也许反倒看出了生活中的不自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