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仙女》时,我们该看什么? 听丹麦布农维尔学派的传承者弗兰克·安德森怎么说

(2015-11-19 09:01:21)
标签:

文化

中央芭蕾舞团

看《仙女》时,我们该看什么? <wbr>听丹麦布农维尔学派的传承者弗兰克·安德森怎么说

看《仙女》时,我们该看什么? <wbr>听丹麦布农维尔学派的传承者弗兰克·安德森怎么说
本周末的11月20日至21日,中央芭蕾舞团将在天桥剧场演出浪漫主义芭蕾的代表作《仙女》以及新创先锋舞台剧《阿美利亚的遗言》,中芭作为“第二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东道主,将拉开演出四台精彩大戏的序幕。

1999年,中芭邀请了前丹麦皇家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弗兰克·安德森先生排演了丹麦布农维尔学派的传世之作《仙女》。同年9月21日中央芭蕾舞团在北京展览馆剧场进行了该剧的中国首演,完美再现了浪漫主义芭蕾唯美、空灵的气质以及布农维尔学派严谨规范、轻盈飘逸的风格特征。此次“第二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中芭再次将《仙女》作为开门大戏,并特别邀请丹麦皇家芭蕾舞团两位主要演员苏珊娜•格林德和乌尔里克•伯克亚尔与中芭的主要演员孙瑞辰、张尧和后起新秀邱芸庭、徐琰等同台演出。届时,观众朋友们将欣赏到由中外芭蕾明星组成的超强阵容,亲身体会浪漫主义芭蕾代表作《仙女》原汁原味的迷人魅力。

作为中芭的老朋友,弗兰克·安德森先生对于中央芭蕾舞团和中国观众都有着亲切而浓厚的感情。此次,他再度受邀前来为中芭的新一代演员们排演芭蕾舞剧《仙女》,他也有着既相似而又不同的感受。

Q:作为中央芭蕾舞团的老朋友,您这次来访有什么感想?
A:和以前一样。从我来中央芭蕾舞团排演《仙女》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了,每次来都非常令人激动。因为我不但可以看到中央芭蕾舞团的变化,也看到了二十多年之后中国的变化,北京的变化。这次排练《仙女》和之前也有所不同。我觉得这是对舞者们,无论是主演还是群舞,都是一个挑战。在布农维尔的作品中,借助手语的表演成分很多,因此对于我、对于舞者们,在排练过程中把握如何到位地表达情绪、如何表演,是我和舞者们共同面对的挑战。主演们都非常好,我确信我会对他们的表现非常满意。而尚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的的年轻的群舞们也正在逐步学习如何成为合格的群舞演员。上一次我来中国排《仙女》,朱妍、张剑、徐刚和塔米拉作为主演。当时,他们都已经是成熟且富有经验的舞者了,尽管朱妍和张剑当时还很年轻。这次和我合作的舞者们还是一些依然在学习的年轻舞者,他们非常乐于学习和听从建议,我们还在一个互相磨合的过程中探索。


Q:作为布农维尔的代表作,《仙女》的什么特点让它在布农维尔的众多作品中独树一帜?
A:正如我们所了解的,布农维尔是一个浪漫主义时期的编导,他生活在17世纪四五十年代,在佩蒂帕之前。但是他的作品至今依然为人所知,不断被上演,至少一部分他的作品是这样的。根据后人研读他的传记和对他个人的研究,《仙女》这部作品与众不同之处主要有两到三个方面。首先,《仙女》是他近五十部作品中唯一的一部以悲剧作为结局的,而且这部作品的故事放到今天,依然独特且为人津津乐道,没有过时。一个男孩即将要结婚,却因为另有心上人而逃婚。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在丹麦到今天还是会发生,它至今还是一个鲜活的故事。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关于《仙女》的音乐:《仙女》的音乐专门为这部芭蕾舞剧创作,它是由布农维尔的专属作曲家创作。就像我们会赞叹,比如斯特拉文斯基和巴兰钦这种跨越艺术门类的合作,而布农维尔和他的作曲家们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开始这种合作了。如果你单独只听《仙女》的音乐,在你不知道这个芭蕾舞剧、这个故事的前提下,你会很好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的配乐?难道是电影配乐吗?因为不像《睡美人》、《天鹅湖》,它不是典型的芭蕾交响乐。它是为了一个故事而创作的,一个讲故事的芭蕾舞剧。这些是我所认为的《仙女》与众不同的地方。我和艾娃·克劳博格(《仙女》的另一位排练者)在世界各地的许多芭团排演过二十多次这部作品,但是每一次排练出的都是不同的《仙女》,每一次演出都是一个全新的《仙女》。每一个舞者对动作的身体诠释都有所不同,所以我也非常期待这一次的演出。

Q:这次,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丹麦皇家芭蕾舞团的两位首席舞者来华与我们的芭蕾明星们共同演出,您可以对这两位舞者稍作介绍吗?
A:他们现在都是非常成熟的舞者,两位首席。我先来介绍一下乌尔里克•伯克亚尔吧,他是一个浪漫主义风格的舞者,在世界许多知名芭团客席过。在回丹麦之前,他在洛杉矶,在洛杉矶芭蕾舞团客席。苏珊娜•格林德是一位非常全面的舞者,她经常涉足现代芭蕾,古典芭蕾作品她也十分擅长。她也同样是团里的首席舞者。

Q:最后想请您为中国观众提供一些欣赏《仙女》的建议。
A:《仙女》是一部非常优美的芭蕾舞剧,它有两幕。这是一部你会选择去剧院看,并且看过之后有很多感慨的作品。舞者们在演绎这部作品时会把他们的美好心灵和情感全部融入表演当中。这些表演是痛苦、快乐、激情、爱情、忠贞、厌恶等很多情绪的呈现。我相信在几天后的首演中,舞者的情绪一定可以达到最饱满的状态。他们会用他们的眼泪,微笑,快乐等等来向观众讲述这个故事。因为文化的原因,中国人可能会相对有一些内敛,同样的,我也一直在和舞者们探讨这个问题,如何能释放自己的情绪。作为舞者如果可以在舞台上表演出来,那么在生活中也就会自然而然的流露自己的情绪了。我记得我第一次来中国排《仙女》的时候,在首演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朱妍被问及她在同我和艾娃排练《仙女》时学到了什么,她想了很久之后回答说,“他们教会了我如何用心去跳舞。”那是我所听过的最美的一句话。所以我也希望观众在欣赏这部作品时,能够去体味在舞蹈中的情绪和感情。

采访撰稿:演出部、团秘办/审稿:孙元娜/摄影:时任
看《仙女》时,我们该看什么? <wbr>听丹麦布农维尔学派的传承者弗兰克·安德森怎么说

看《仙女》时,我们该看什么? <wbr>听丹麦布农维尔学派的传承者弗兰克·安德森怎么说

看《仙女》时,我们该看什么? <wbr>听丹麦布农维尔学派的传承者弗兰克·安德森怎么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