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195347197
用户119534719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9,411
  • 关注人气:26,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11月02日

(2015-11-02 11:07:28)
标签:

情感

杂谈

    他生于1964。凌晨三点起床,去县城的菜市场做搬运工。他说,扛土豆萝卜南瓜之类,还是有点不行了。

    他的同学想帮忙给他找一个轻松点的工作,例如,县城某些部门雇用的零差,他想了想,说算了,因为他现在一个月能挣三千,他不想别的了。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工作机会,那就是县城的一所民办中学招考教师,他去应试了,结果,小学的算术题就有许多不会了。

    为什么要去应聘这个?并不是把教书当扛土豆了,而是他曾经是县里的老师——正经的,有文凭的,而不是所谓民办教师。

    他是那个年代的中师生,中师生只能教小学。那个年代考上中师的,都是尖子生,多数是因为农村条件艰苦,想早一点工作不拖累家里,或者因为太能考试,一试就弗虑弗图地考上。

    他又考上了地区教育学院,毕业后教中学。

    可是,后来因为家庭原因,因为和老婆的关系不好,因为离婚而出走,或者又是因为太书生气,在外面浪迹多年而回到家乡,等待他的就是这份生计。

    他忘记了小学数学,但他没有忘记中年爱情和家庭的伤痛。

    凌晨的菜市场确实需要他,需要他这样年纪的劳动力,因为比他年轻的人们太少了,年轻人长成劳动力就离开家乡,远走大城市卖力去了。

    即便在内地的城市,也是五十上下的男人们在做苦力了。

    当我和我的朋友晚上在县城散步,听他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想起我在重庆看到的棒棒,和建筑工地的劳工,就是这个年纪的男人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5年06月18日
后一篇:盯着我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5年06月18日
    后一篇 >盯着我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