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圆圆
高圆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1,208
  • 关注人气:6,4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登山行 第一天 第二天

(2005-11-23 19:43:11)

登山行 <wbr>第一天 <wbr>第二天登山行 <wbr>第一天 <wbr>第二天 第一天
    
       清晨五点在机场集合。我和娜娜和姜培琳和小部分工作人员已经是最后一拨了。老远看见大家像旅游团的一样穿着搜狐的明晃晃的黄色大T恤在一堆同样的旅行包当中。娜娜一见到我就叫:“你怎么不穿发给我的们的T恤啊?他们要求早晨一定要统一穿的。”我说:“没人跟我说啊。”娜娜说:“不行,我们都穿了,你也得穿!”我挺无辜:“我收拾行李时觉得就那件T恤没用给拿出来了。没带。”之后,娜娜就一直在念叨:“圆圆你一定是故意的,圆圆你太臭美了... ...”长达半个小时之久。我觉得她因为录了一夜的节目没睡觉在撒臆症。最后用了一包锅巴她才肯放过我。之后的几天中娜娜这颗“开心果”带给了大家太多太多的欢乐。现在还在想她没留在快乐大本营真是快乐大本营的损失。
      下了飞机赶快套上外套。这是来之前工作人员千叮咛万嘱咐的,下了飞机有温差千万别感冒。走出机场大厅,四周都是山,离的很近的那种。去驻地的一路都是风景画。对这些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两个小时的路程还是不能闭眼,这风景让人不能停歇。这的美是安静祥和的,但是却执着想看透什么。一路都在跟自己说:“这就是西藏?这是谁的西藏?到了西藏我们永远都像过客。”
       一到驻地就有人来给我们“上课”和“吓唬”我们。先是领导讲话:别洗澡洗头,注意保暖,大口呼吸,动作慢,适当散步... ...接着又有媒体朋友过来边问边介绍:“有没有反应?没有?那你等着。晚上头疼啊,疼的睡不着。头痛欲裂。头痛欲裂,你懂么?晚上你就懂了。我算是知道了。”我吓得够戗。心想,我一定全听领导的,我当一名听话的同志,我不要头痛欲裂。
       这儿的伙食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饭店什么蔬菜都有,做的很合我们北方人的口味。我想我那大包的火腿肠是不是白带了。俗话说吃饱了不想家。在这吃得很满足。晚上大家去散步,刚刚五分钟就下起了雨。大家转到一家登山俱乐部的酒吧里。又饿了。他们的奶油蘑菇汤做得一样地道。真为自己的好胃口高兴。
       大家闲聊着。我对面和旁边分别坐着老王和侯莉。当我的视线从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移来移去几个来回时,我发现有点晕,高原反应?我从此不敢大力频繁的转头了。登山行 <wbr>第一天 <wbr>第二天
    登山行 <wbr>第一天 <wbr>第二天
   第二天
  
     谢天谢地,起床后没有什么反应。
     我和老王侯莉一起去逛八角街。步行了20多分钟。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说话小心翼翼的行动。
     在八角街乱逛不知该带什么回去。很多东西在北京街上也可以看得到。太有宗教意味的不懂。还是自己的气质不适合藏饰,在身上比来比去也没有合适的。没有多久。侯莉虚弱的说:“我不行,我得歇会儿。”大家在路边坐了会之后决定干脆早点回饭店休息。就这样又向前走,以为马上就走出八角街了,谁知拐了一个弯又出现了同样的一条街,同样的摊位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像在迷宫里一样,八角街太大了,而且又是步行街。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终于看到有车在远处了,侯莉说什么也走不动了,坐在了路边。我们就去把车带进来。看门的一听是高原反应也就让车通行了,估计每天都有不少这样晕在八角街的。
      下午是去盲童学校。是个年轻的德国女孩创办的,自己也是盲人,没有依靠做银行家的父亲的帮忙,独立在这儿创建了这样的学校。去之前只得到了这样的简单介绍。我没有想法。当时只是当成工作中的一部分。学校在一条狭小的胡同里.从外面看这哪是学校啊,仅仅像一所比较大民宅。迈进学校的门槛之前,完全不会想到感受了即将看到的一切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影响。我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站满了学生们和工作人员。那些孩子扬着头蹭着从我身边跑来跑去。他们闭着眼或睁着有些变形的眼睛。我楞了。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一下子也做不到,蹲下来拽住他们,亲切的问他们:“你们好么?你们开心么?”我心里那时在想:什么都看不见,能开心么?我小心翼翼的不敢说话我怕我会不小心刺痛他们,我想他们不会开心我们拽住他们问:你是怎么失明的。就这样楞楞的被簇拥着站在那儿,不知所措。过了好久,有个小男孩儿挤到了我前面。他的四周都是人。他像在一片森林之中,用看不见光明的双眼努力寻找出口。这时,我突然明白了。我把他抱起来了,他一下子开心了起来。这时我也突然发觉,这些看不见的孩子们的脸上始终都有最自然真挚自信的笑容。我开始一下子被他们的双眼吸引牵绊住了,我忽略了他们的表情。他们比我想象的坚强,比我想象的健康,比我想象的快乐。拥有看不到一切的双眼同时拥有最美好的笑容。我感受到了坚韧的生命力。我太狭隘了,我凭什么想当然的剥夺他们快乐的权利。也许视力有问题的是我。他们后来给我们唱起了歌,他们唱歌时的表情是我见过的歌者中最动人的表情。他们唱到:“我希望像鸟儿一样在草原上自由飞翔......"脸上是快乐的神态。我还是流泪了,我讨厌自己在这个时候流泪。我应该微笑,给他们最真挚的微笑,尽管他们看不到,但是我要时刻给他们我的笑容。我应该大力的鼓掌,让他们听到我的赞美。他们不是简单的需要被同情,他们已经赢得了我们的尊重。我不如他们。
       我们能说什么呢?只是别再说:我很遗憾,我很同情他们,我很震惊... ...拿出实际的行动改善他们的学习生活条件是最基本的。可能由于西藏的特殊的地理光照原因,在这失明的人特别多。而且,在藏族失明是被认为上辈子做了坏事,失明的人甚至是整个家庭都会被歧视,所以被遗弃的盲童也特别多。每次讲到这些就特别的激动和语无伦次。我深深的被他们感动的同时,我也知道他们也是最需要社会人群的帮助的。
       不想说什么口号。只是说:大家各尽一份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