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致女儿的一篇博

(2007-12-13 17:54:03)
    她们都睡了,我蹑手蹑脚摸黑上了床,凑上去想亲嫣一下,她突然一个转身,小手“啪”地搭在了我的脸颊上,我便被施了魔法似地定住了,每次抱着嫣的时候总想让她的小手搂着我的脖子,可她总是不肯,她的两只小手要指挥着我的方向,要指着她感兴趣的东西,一刻也不肯停闲。现在好了,我终于如愿以偿。感受着小手的温度,享受着这份她对我的依恋,生怕动一下会让她的小手离我而去。望了一眼背身而卧的妻,如果她知道我的想法一定又会是那句:“切,又自作多(情)。”眼睛逐渐适应了周围的黑暗,借着床头热奶器上的桔红色指示灯的微弱光线,慢慢能看见她们的轮廓,能听见她们的呼吸,一天的疲惫瞬间不再,难得的一刻清静。

    今天有记者问我李嫣长大了会不会让她也为基金会工作。我说我会告诉她这件事情,让她自已去做选择。我这一年大半的时间在为基金会忙碌着,以致于友人问我怎么真是改行做慈善了,我也只能笑笑。其实无论从我的财富积累还是从我的人生阶段来讲,我都还没到那一步,一切只是因为这个偶然性事件罢了。既然做了就尽力去做好吧。接受和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无论是成功或是失败,无论是鲜花或是鸡蛋。我希望嫣儿长大了可以成为这样的人。

    在过去的一年里,嫣然天使基金为四百五十个贫困家庭的孩子实施了手术。在和这些家庭有限的接触和交谈中。我感受到了他们对这个社会的宽容和感恩。他(她)们承受却不抱怨,但又决不是麻木。因为他(她)们得到一点点帮助的时候,他(她)们的眼睛是湿润的,尽管说不出什么言辞。他(她)们有着人身上最原始的韧性和最纯朴的情感。我希望嫣儿长大了可以成为这样的人。

    前几天基金会请了美国专家来和我们的医疗队的医生作学术交流,在谈到两个技术问题时,我问到:在美国谁是最好的呢?美国医生说:“It’s me.”我接着问:第二个技术谁是最好的呢?美国医生说:“It’s me.”翻译笑着解释这是他的自信,一个外科医生必须有的自信,否则他怎么下刀呢?“一个外科医生的自信”说得好,我希望嫣儿长大了可以成为这样的人。

    热奶器的指示灯给嫣儿笼上了一层桔红的光芒,她睡得如此香甜,她是否知道这个自作多的老爸对她有如此多的希望呢。最近读了王朔老师的《致女儿书》,便也学着写篇致女儿的博客吧,以后再多写些汇成册等她长大了送给她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