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快乐最大化,压抑最小化

(2016-10-01 12:30:22)
标签:

杂谈

​在我直接间接的熟人中,有这样几件事,让我久久不能释怀,不得不思考除了他们个人品质之外的外部原因。

几位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一辈革命家,均已谢世。一位是在年轻时常常传出绯闻,并因此影响升迁,且其妻子在长期卧病了无生趣的境况中以惨烈的自杀结束了生命,也结束了与他的婚姻关系。另一位总是克制不住在谈工作时去拉女同事下属的手,还加上抚摸,常常为此搞得女性下属、友人、晚辈对与他谋面望而却步,只为避免尴尬的肉体接触。还有一位最令人震惊,竟然深夜只穿一件长风衣在街头巷尾出没,在见到女性时突然敞开衣服露阴,结果被埋伏的联防队员在某次作案时一举捕获,并遭痛殴。

这几位的共同特点是:年轻时都英俊潇洒,才华出众,除了这个问题之外,人品极佳,属于人种龙凤的级别。这就不由人不想,他们这样做,除了个人意志薄弱,还有没有其他原因?他们活得有多么压抑,才会走到这个地步?他们的生活有多么不快乐?他们的性欲受到多么惨痛的压抑?这样的压抑是合理的吗?有没有化解的办法?

所有的制度都是为了压抑人的,压抑人性的自由表达。婚姻制度压抑人的性欲的自由表达;针对性欲的各种法律制度压抑人攻击性的自由表达。完全没有压抑制度的社会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让人类的性欲自由奔放,社会就会乱套,强奸猥亵横行,所有人都丧失安全感。

然而,压抑最小化、自由最大化的社会却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应当成为社会行为规范改良的目标。目前不合理的性压抑存在于两个制度之中,一个是刑法,一个是婚姻制度。

我国的涉性法律是目前世界上横向比较中较为严苛的法律。一般的社会只惩罚侵害性质的性行为,如强奸和猥亵,换言之,对于双方自愿的性行为,一般不列入犯罪法加以惩罚。而我国至今仍存在着三类无直接受害人的性犯罪条款,它们是聚众淫乱罪(极少国家有此法),淫秽品罪(极少国家有此法),组织卖淫罪(少数国家有此法)。迟至1980年代,还发生过依照此三项法律判处死刑的案例,据此被判有期无期徒刑的案例更是不计其数。目前,虽然依据这三项法律判刑的案件已经逐年减少,量刑也逐年减轻(例如聚众淫乱案从死刑减低到三年半,再减低到三个月拘役),说明这几项没有受害人的“道德纯净法”已经在淡出我们的社会生活,但是它们曾经的案例和继续存在(在最新一稿刑法修改条例中依然保留了这三项罪名),应当说是对我前文所引几位的那些奇特行为的一个外因解释。

婚姻制度也是压抑人的性欲自由宣泄的制度,它用民事关系的行为规范压抑人的性行为,将性的表达限制在配偶之间,其实也有不合理之处。如果说这两个人刚好自愿将一对一关系保持终身,那就没有问题;如果其中有一个人除对方之外还产生了欲望,就不得不压抑。而有很多人在漫长的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中都会产生此类欲望,就像我前引的三位那样,这时,人的欲望与婚姻制度就发生了强烈冲突。结果无非是离婚,出轨,或者把欲望彻底消灭掉。在三者均无可能的情况下,就会出现前引三位的惨烈状况。世界上很多地方,婚姻制度式微的趋势已经显现,如北欧西欧北美国家不婚人群达人口一半,匈牙利的数据最极端:全人口中只有12%选择结婚,恐怕与婚姻制度对人的性欲的压抑不无关系。

在我心目中,理想的社会是所有人的合理欲望自由奔放的社会。快乐最大化,压抑最小化,凡是自愿的性活动全都不受制裁。如果有朝一日我们到达了那个境界,那三位的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