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希望话剧《汝殇》能引起公众对受暴妇女的关注

(2016-09-11 19:47:28)
标签:

杂谈

9月8日,为提升公众反对性别暴力的意识,提高女工能见度,荷广传媒在北京举办了反性别暴力话剧《汝殇》世界首演暨“橙雨伞公益”项目启动仪式。首演结束后,李银河老师上台对话剧做出点评。这是一个关于针对女性的暴力的话剧。这个剧以农村妇女刘秀英在农村家中以及在城市做保姆的经历,揭示了性别暴力的严重状况,提出了性别暴力这一严肃主题。

在话剧中,我们看到了刘秀英老公张大彪对她的殴打和辱骂,看到了雇主高建业对刘秀英的性骚扰和性别暴力,这个话剧表现了多种性别暴力,例如性骚扰、家庭暴力、言语暴力等等。

所谓性别暴力,是指基于性别的暴力,也被称为针对女性的暴力。针对女性的暴力的范围很广,话剧中所表现的家庭暴力只是其中一种。

除家庭暴力之外,性别暴力还包括:针对女童/女未成年的暴力,如重男轻女、选择性堕胎、拐卖女婴、性侵女童、校园针对女性未成年的欺凌等;针对成年女性的暴力,如强奸、性侵、职场性骚扰、公开场所的性骚扰、婚内强奸、家庭暴力、同性之间的暴力等等。 

据最高法去年统计,全国约有24.7%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妇联系统每年受理4到5万件家暴投诉;近10%的故意杀人案件涉及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

家庭暴力是一般公众和学者近年来最为关注的问题。有学者指出,由于家庭暴力过于普遍,它已经成为常态而非例外反常现象了。

尽管有法律保护妇女不受虐待,但是家庭暴力案件很少能得到起诉,除非打成重伤或出现致死人命的情况。许多受虐妇女因此丧失了起诉的勇气,不得不继续维持暴力的婚姻关系。

家庭暴力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传染病,是妇女致伤的一个主要原因。

在美国的家庭暴力中,95%的受害者是妇女;在美国妇女的一生中,每四人有一人会遭受其家庭伴侣的暴力侵犯;每年都有约600万妻子受到丈夫的虐待;每年约有2000至4000名妇女被殴打致死;

美国警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应付因家庭暴力打来的电话上;所有警察受伤的40%和死亡的20%是被卷入家庭纠纷的结果;被谋杀的妇女中有60%是死于熟人之手,最常见的情况是分居和离婚的妇女被男方设陷阱加以谋杀;因伤住院的妇女中有20-30%是被性伴侣伤害的;产妇中有17%报告说在怀孕期间受过暴力侵犯。

在法国,有200万妇女经常遭受男人的虐待;在德国有400万妇女遭受丈夫的虐待。有调查表明,在犹太家庭中,丈夫对妻子的暴力很普遍,其实犹太教义并不赞成家庭暴力,也是主张对施暴者加以惩罚的,同时应当对受害者给以补偿

以色列的一项调查表明,受虐妇女的生活环境同监狱极其相似:与世隔绝,受害人被割断了与外界的信息联系,丧失了来自外界的物质与精神支持。

从这个话剧的情节看,农村妇女刘秀英最终选择了离开那个充满暴力的农村的家,离开丈夫去城里打工,在城里第一位雇主那里遭受暴力和性骚扰之后,也选择了离开。

而在现实当中,有很多性别暴力和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却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往往选择忍耐、隐忍、得过且过、离开后又回来。

她们为什么没有选择离开呢?

从表层原因看,是千差万别的,比如有些人虽然遭受了家暴,但对配偶还有感情,所以不愿离开;有些因为孩子年幼,怕离婚给孩子带来精神创伤,所以不愿离开;有些因为担心生活无着或者生活水平下降,所以无法离开;还有人担心离婚者的污名化,所以不愿离开;当然还有在再婚市场上,女性离婚者处于劣势地位,很难找到再婚的合适配偶,所以一旦离婚就可能面临孤独终老的局面等等。

在这些表层原因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对女性不得不忍受性别暴力环境的深层原因,对男性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作出解释。

自由主义女权主义和心理分析派把暴力看作少数人的变态;社会结构论的解释则认为,暴力行为是社会的阶级差别所带来的挫折感和压抑感导致的;由于社会上有些人不能实现自己心中的目标,由于相对贫困和绝对贫困,由于恶劣的住房,恶劣的工作环境,由于缺少工作机会,一些人才会变得有暴力倾向,因此,对妇女施暴的现象较多发生在社会的下层。

有许多女权主义者对暴力现象持有这样的看法:如果像统计数字所表明的那样,强奸犯大多数对于被害妇女不是陌生人而是熟人,那么这种暴力行为就应当说是由不平等的权力关系造成的。

有学者提出,家内的男女不平等与家庭暴力有直接的关系;如果夫妻平等的家庭增加了,家庭暴力一定会大大下降。  

在话剧中,我们看到性别暴力的受害者刘秀英最终成功摆脱了施暴者和暴力的家庭环境,成为一个自由人。她的成功摆脱靠的是成功地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第二家雇主帮助她报警,第一家雇主为她提供了法律援助。由此可见性别暴力的受害者需要学会运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自世界妇女大会提出与针对妇女的暴力作斗争以来,各国妇女作出了积极的努力,从妇女教育和受虐妇女庇护所,到全女性警察部队的成立,一场全球性的反对对妇女施加暴力的运动正在蓬勃兴起。

不少人提出建议,应当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网络,把针对妇女的暴力这一问题摆进世界人权问题的议事日程当中去。这个专门对付针对妇女的暴力的全球性网络将把社会工作、法律、教育、卫生及受虐妇女庇护所等各方面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帮助受虐妇女。

在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暴力方面,中国政府的措施是:第一,倡导尊重妇女、爱护妇女的社会风气,反对歧视妇女,谴责和惩治一切侵害妇女的暴力行为;第二,完善消除对妇女暴力侵害的专门性、预防性和行政性的法律、法规体系及执法监督体系,实现妇女人权保障的全面法制化;第三,提高妇女的法制观念和法律意识,以法维权的能力,以及增强妇女的防暴抗暴能力;第四,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要重视和受理妇女的来信来访,为受害妇女排忧解难,伸张正义。可以预期,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中国妇女的状况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一定会得到改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1日起施行。作为我国首部反家暴法,对于家庭暴力的应对和处置措施做出了详尽的规定。这里需要强调的一个问题是:很多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不懂得运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没有这个法律意识,也不愿意进入法律程序,所以就算我们有了先进的立法,

如果只有极少数家暴的受害者进入法律程序,或者法律在现实中不能被很好地实施,法律还是形同虚设,无法真正改善这些受害妇女的地位。

希望通过这个话剧的上演,起到普法教育的作用,使得更多的受害妇女提高法律意识,让受害者知道,她们是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而不必只选择忍耐和沉默。让更多的妇女通过诉诸法律的手段惩罚那些施暴者,把自己从性别暴力之下解放出来,获得自由。

在话剧中,我们看到第二位雇主积极参与了把刘秀英从施暴丈夫手中解救出来的行动。最后,我想讲一下男性参与在防治针对女性的暴力的必要性和作用,即为什么在反对针对妇女的性别暴力方面,男性的参与非常重要。

20世纪70年代女性主义运动第二次浪潮之后,世界上出现了支持女性运动的男性运动。新时代自由男性运动的基本观点是:如果男女不平等,不仅是女性受压迫,男性更加受压迫。

所谓男性受压迫是指,按照男权社会的规则,男性必须工作挣钱养家,承受了重大的生存和竞争的压力;男性不能表现出内心温柔脆弱的一面,在人格的发展上受到压抑;由于压迫女性,男性也丧失了在男女平等的环境中生活的经验。

进步男性运动所倡导的新型男人、新型父亲要做传统男性不屑于做的事情,他们帮助女性购物、做饭、带孩子,晚上孩子睡觉之前不出门娱乐。改变传统男权社会中男性对照顾孩子的态度,分担家长责任。当然,对女性实施家暴就更是不可容忍的错误行为。

进步男性运动所向往的男性形象一反传统男性的剽悍、粗犷,增加了温柔和细腻。总之,女性关于“新好男人”的想法并不只是幻想。由于男性气质既非生理决定也非道德上不可改变,

新型的而非传统的男性气质完全有可能由社会和文化建构起来。

因此,女性反对性别暴力的斗争绝不是反对男性的斗争,而是男女两性携起手来共同反对施暴者的斗争。我们相信,有了男性的积极参与,针对女性的性别暴力才会得到有效的遏制,才能创造出一个性别友好的理想社会。

注:本文图片均为话剧《汝殇》剧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