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渊洁
郑渊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735,266
  • 关注人气:492,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质疑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频繁到小学卖书

(2019-04-25 15:52:05)
标签:

杂谈

质疑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频繁到小学卖书

郑渊洁

4月18日《华西都市报》公布了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



有网友到我的微博上留言讥讽我,质疑皮皮鲁图书的销量,还说我不敢回应这个榜单上为什么没有我:



我的回应如下:


由于本届中国作家榜是首次单独推出“童书作家榜”(相当于中国2018年全年童书销售量排名),为了保证图书销售所得数额的准确,榜单制作方向“童书作家榜”的前几名入榜者核对图书销售数据,因为作者自己最清楚自己童书的真实销售数据。再有就是国家税务总局最清楚。当我获悉中国作家榜制榜方首次将童书作家销售排名从中国作家榜主榜单中剥离出来后,我立即表示拒绝上榜。制作方问为什么?我告诉他们,中国的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图书也是商品。但是有一些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在十多年前,我曾经也被出版社拉着去学校,我本来以为只是讲课,后来才发现其中的猫腻。于是再也不去学校卖书。我在2016年3月31日给当时的教育部长袁贵仁写了公开信


 遗憾的是,袁部长没有重视和解决全国范围的童书作者进中小学违法兜售童书的丑行。因此我告诉榜单制作方,我不能和违法到中小学卖书的童书作者出现在一个“童书榜”单上,这对我是奇耻大辱。制榜方选择了尊重我的决定。于是我在近日公布的2018年中国作家榜单上消失了。


不是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上的所有作者都违法去小学兜售童书,但是肯定有。咱们来看看位于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第3名的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榜单显示,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在2018年的童书销售所得是2700万元。恭喜曹教授一年靠销售童书挣了2700万元。但是这2700万元中,有多少是曹文轩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进校兜售童书所得呢?这是曹文轩2018年去学校兜售童书的部分记录和图片,还有老师发给学生要求学生买曹文轩的书的征订单,征订单上赫然注明:“1、邀请到这样的知名作家进校面对面交流,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2、当天有意愿与作家面对面交流、签名的孩子,请提前征订曹文轩先生的作品。图书没有折扣。”换言之,不买曹文轩的书,学生是见不到曹教授的,是无缘当面聆听“大师”教诲的。



请问教育部,你们认为像曹文轩这样的进校卖书合法吗?前任教育部袁部长管不了的事,期待新任教育部陈宝生部长割除全国范围的童书作者进校兜售童书这个毒瘤。


童书的批发价现在大都在四五折左右,换句话说,一本定价10元的童书,出版社以4元五角左右的价格批发给书店。而书店打着能邀请到曹教授进校园的旗号,通过老师以全定价的价格卖给学生,其中的部分价差进了谁的腰包?有没有寻租空间?会不会腐蚀我们优秀的教师队伍?


我建议中国作家榜明年推出“中国童书作家进校卖书榜”,我认为那才是曹教授应该进入的榜单。您2018年的2700万元童书销售所得有多少是进校卖书获得的?2016年曹文轩在某部门用纳税人的钱出资400.2万元的运作下拿到安徒生奖,400.2万元数据来源见2016年4月7日《北京日报》文章《曹文轩获奖实现华人作家零突破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本以为曹教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拿到有关部门用纳税人的400.2万元运作的安徒生奖后(花纳税人400万元只运作了个安徒生奖,性价比有点儿低,400万元怎么也得弄个诺贝尔文学奖吧。我们必须感谢两个人:莫言、刘慈欣没花纳税人一分钱靠实力获得了国际真奖),能获得自尊,不再去校园违法兜售童书,没想到曹教授倚仗安徒生奖得主的名分变本加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打着讲课的幌子进校非法兜售童书愈演愈烈2018年童书销售所得竟然高达2700万元。这其中有多少是进校卖书所得,只有曹文轩自己清楚。这个数额是牺牲了多少小学生的上课时间换来的?孩子看书,应该是自己选择:孩子于周末坐在书店的地上边看书边微笑然后让爸爸妈妈买书。通过学校老师用向学生发购书单不买书见不到作家的方式让孩子获得童书,不是在孩子幼小的心灵埋下可以利用权威投机取巧不正当竞争的肮脏种子?教育部,你们该管管全国范围的童书作者勾结书店打着讲课的幌子进小学兜售童书了,净化校园,净化童书市场。倘若安徒生九泉之下有知,不知他会否由于使用他的名字命名的文学奖的得主频繁进入小学兜售自己的童书而新写一篇名为《被学校强迫买书的小女孩》的童话。


刚才那位网友质疑我的皮皮鲁图书的销量。我认为,最能体现图书真实销量的不是图书排行榜,而是税单。这是我的两张税单,应该能证明我的皮皮鲁图书在2018年的部分销量:



我的收入几乎全是稿费收入。我希望曹文轩晒出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您的2700万元收入的税单。作家都知道,售书所得必须向国家缴纳个人所得税。缴税后,税务局会给作家开具个人所得税税收完税证明。曹文轩应该分分钟就能晒出他认可的登上“童书作家榜”的2018年全年售书所得2700万元的税单,自证清白。


如果曹文轩一直拿不出税单,只有三种可能:


一、偷税。偷税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01条;


二、“童书作家榜”公布的曹文轩2018年销售童书的数字是假的。但这种可能似乎不大。据我所知,发布本次“童书作家榜”之前,制榜单位本着准确和对读者负责的态度,向榜单上排名前几位的人一一核实了数据。有的上榜者是自己提供的数据;


三、曹文轩认可的上榜2018年图书各自销售所得数字确实是不真实的,但是童书作家榜单公布后未见他出面辟谣,说明他认可这个数字。不是真实销量又不辟谣,答案只能是靠虚假注水销售数量欺骗大众,以此为各自的童书接下去的销售做虚假广告。这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4条、第28条。同时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8条、第20条。


面对如此事关声誉的质疑,谁都会分分钟拿出税单自证清白。《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13条规定,任何公民都有权检举违反税收法律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检举纳税人税收违法行为奖励暂行办法》鼓励公民举报偷漏税行为。公民质疑任何人包括“童书作家榜”上榜者是否足额缴税的行为,受国家法律保护。相反,被质疑者有义务用税单自证守法。


我认为,作家向国家交纳的个人所得税税单是其图书销量的最真实可信的证明。相比税单,所有图书销售排行榜、各种所谓权威机构的图书销量统计数据、各种相关榜单都显得苍白和不可信。


再次恳请教育部长陈宝生先生割除全国范围的童书作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进小学非法兜售童书的毒瘤。


也请新闻出版署净化童书市场,去除进校卖童书泡沫。把选择童书的权利交给孩子。优秀文学作品是国家的灵魂。童书作者违法进校兜售童书,兜售的不是国家灵魂,而是毒药。


(全文完)





我的这篇文章于2019年4月19日通过微博发出后,引发全国数百家媒体齐发声猛烈抨击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进入小学违法兜售童书:


人民网抨击童书作者进校卖书:



新华网抨击童书作者进校卖书:


最高人民法院抨击童书作者违法进校卖书:



《北京青年报》抨击童书作者进校卖书:


《北京晚报》报道:


《中国青年报》报道:


中国新闻网报道:



《工人日报》报道:

《北京日报》报道:

质疑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频繁到小学卖书



人民日报环球人物:

质疑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频繁到小学卖书



4月20日,曹文轩通过《南方都市报》回应我:“让大家去判断吧”:


以上是《南方都市报》。


以下是我接到曹文轩的回应后,发的微博:


大家通过什么才能正确判断呢?只有曹文轩晒出2700万元上榜收入的税单。坐等。如果他拿不出税单,没准国家税务总局有办法。

期待曹文轩拿出他2018年售书所得2700万元的税单。我要求曹文轩晒税单之后截止到今天,六天过去了,他未拿出税单。如果始终拿不出税单,说明什么?借用曹教授的话,“让大家去判断吧!”如果曹教授拿出2018年售书所得2700万元的税单,我依然要追问,这2700万元售书所得中,有多少是去学校卖书所得。






2019年4月20日下午,江苏省委宣传部和江苏省扫黄打非办邀请我用视频的方式寄语江苏省的小学生。我同意了。

应江苏省委宣传部、省扫黄打非办邀请,郑渊洁通过视频寄语江苏小学生应江苏省委宣传部、省扫黄打非办邀请,郑渊洁通过视频寄语江苏小学生



应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扫黄打非办邀请,郑渊洁寄语江苏小学生(文字版)

郑渊洁

江苏的同学们大家好。我是郑渊洁。我写过皮皮鲁和鲁西西的故事。还写过舒克和贝塔的故事。我还是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和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命名的国家反盗版形象大使。应江苏省委宣传部和江苏省扫黄打非办的邀请,我在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前夕和江苏的同学们说几句话。

2017年10月,应以色列政府的邀请,我到以色列看看。我发现,以色列犹太民族的人口不多,只有六百万,在美国的犹太人是八百万,但他们持有全世界百分之四十的财富,这是为什么呢?他们的全民阅读率高。汽车上,公园里,路边,到处都是看书的人。

这和江苏很像,江苏的阅读率在全国名列前茅,我认为这和江苏的经济发达有直接关系。同学们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也会从小养成阅读的好习惯。

我认为我们国家有两支军队,一支是拿枪的解放军,另一支是不拿枪的知识产权保护队伍,他们由扫黄打非办、知识产权法院、商标局、专利局、版权局和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组成。为什么说知识产权保护队伍和解放军一样重要呢?解放军保护了我们国家的领土完整,知识产权保护队伍在我们完整的国土上保护了知识产权,鼓励了人民的创作、创新热情,这就让国家拥有了文化实力和良好的营商环境。没有文化实力的国家,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强国,因为文化实力是国家的灵魂。

保护知识产权这么重要,不能光靠保护知识产权的队伍,还要靠同学们远离盗版书,支持正版书。只有大家一起努力,我们中国才能成为有灵魂的强国。

刚才说了,阅读能让人生强大。阅读需要自己选择,有的童书作家打着讲课的幌子到校园兜售自己的书,这也是违法行为,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25条规定任何人不能到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在世界知识产权日到来之际,我呼吁童书作家不要去学校兜售自己的书。把选择童书的权利交给同学们。只有这样,我们中国的国民阅读率才能越来越高,我们的国家才能越来越强大。(完)




有网友看到我寄语江苏小学生的视频后,问我为什么要带着帽子和墨镜。我答复网友说,我经常亲自跟踪蹲守抓盗版,有点儿像缉毒警察的工作性质。需要适当隐蔽。近日刚在江苏苏北查获了盗版皮皮鲁图书大案,该案已经成为公安部和全国扫黄打非办挂牌督办大案。


另外,北京警方和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在北京也查获了大量盗版皮皮鲁图书。人民网报道:


4月24日,我向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送锦旗,感谢他们于2019年4月16日在北京查获大量盗版皮皮鲁书:








附录:我向大家推荐我父亲郑洪升为我的图书《郑渊洁家庭教育课》写的题跋:


郑渊洁童话创作四十年鲜为人知的事儿

郑洪升

我是郑渊洁的爸爸郑洪升。郑渊洁为我的三本书写过序言。我听了《郑渊洁家庭教育课》后,我也有话想对读者说。渊洁同意了,他同意将我的这几句话放在这本书的后面。

2018年5月30日是郑渊洁童话创作四十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童话创作四十周年,渊洁开了《郑渊洁家庭教育课》40课,我在这里披露郑渊洁童话创作四十周年鲜为人知的事儿。

1978年4月,身为工人的郑渊洁写了他平生第一篇童话作品,这篇童话作品是一首寓言童话诗《壁虎和蝙蝠》。从来没写过童话的郑渊洁,在工厂阅览室里看到一本儿童期刊《向阳花》。渊洁就将他的童话处女作寄到了位于郑州的河南人民出版社的《向阳花》杂志。

《向阳花》杂志的编辑叫于友先。当时于友先的母亲患病住院,于友先在医院照料母亲。他每天去出版社将自然来稿带到医院阅看。于友先在母亲的病榻前看了郑渊洁的《壁虎和蝙蝠》,他认为写得好,决定采用。于友先就在病房里给郑渊洁手写了采用通知。渊洁收到采用通知的日期是1978年5月30日。郑渊洁受到鼓舞,从此写童话一发而不可收。

四十年来,郑渊洁创作了近两千万字的童话作品,目前他有329种图书出版发行,他一个人将《童话大王》月刊写了33年。截止今天,《童话大王》已出刊453期,总印数超过2亿册。《童话大王》月刊总印数和郑渊洁童话图书总印数相加已超过3亿册。2008年,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向郑渊洁颁发“国际版权创意金奖”,表彰他原创了众多文学作品。

后来,于友先从郑州的一家儿童期刊的编辑,成长为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

在郑渊洁童话创作四十周年纪念日的前三天(2018年5月27日),郑渊洁和于友先再次见面,两人感慨万千。

于友先(中)、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阎晓宏(右)于友先(中)、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阎晓宏(右)


郑渊洁能写童话四十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郑渊洁只上过四年小学。1962-1966年,郑渊洁在北京马甸小学就读(马甸小学现更名为海淀区民族小学)。文革发生后,渊洁随父母到河南农村五七干校生活。渊洁的最高学历是小学四年级。上小学二年级时,郑渊洁的一篇作文《我长大了当淘粪工》被班主任赵俐老师推荐到学校的《优秀作文选》上刊登,郑渊洁受到鼓励,从此爱上写作。

2018年5月30日,“郑渊洁童话创作四十周年”纪念会在北京海淀区民族小学四6班(郑渊洁当年就读的班级)举行。郑渊洁作题为《四年和四十年》的演讲。

赵俐老师和郑渊洁重温了55年前赵俐老师将郑渊洁的作文推荐到学校校刊上刊登的情景。

郑渊洁向赵俐老师鞠躬致谢,感谢赵老师在55年前将他的作文《我长大了当淘粪工》推荐到学校的校刊上刊登。郑渊洁将他的新书《童话都不敢这么写》送给赵俐老师。

郑渊洁能写童话四十年,我认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1986年5月5日,郑渊洁到山东参加一个会议。一位南方少儿出版社的编辑对郑渊洁说,我们出版社新来了一位社长,和您一样也当过兵,我可以将您引荐给他吗?于是,郑渊洁和那位社长见了面。社长很有抱负,想将这家南方的小出版社奋斗成有业绩的出版社,他让渊洁给他出主意。渊洁说,他认为现在很多年轻作家很有前途,但是不被重视。他建议这位社长扶植一批年轻儿童文学作家。社长说你能给我开一个名单吗?渊洁就为他开出了他认为有潜力的儿童文学作家名单。渊洁建议社长给这些年轻作家出三本合集,分别是童话卷、小说卷和诗歌卷。渊洁说,我为你编童话卷。渊洁向社长推荐了诗歌卷和小说卷的主编人选。

令人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社长和渊洁给他推荐的青年作家见面后,渊洁推荐的小说卷主编对社长说,郑渊洁只是个工人,才疏学浅,没有创作潜力,不能出任童话卷主编。他向社长推荐一个从来没有写过童话的女生当童话卷的主编。社长采纳了他的建议。

这件事情对郑渊洁的激励作用非常大。他将这个人的名字一直贴在他写字台前方的墙上。渊洁告诉我,他能够一个人写《童话大王》月刊33年、写童话40年,这是最大的动力。

这两天我和渊洁交谈时,他告诉我,工人不一定没出息。他认识两位同龄工人朋友,一位在四十年前是矿工,曾经参加高考三年都落榜,后来他成为国家外文局局长。他叫周明伟。渊洁的另一位工人朋友四十年前是北京燕山石化的电焊工,他后来是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大使,他叫高风。


以我的观察,三件事情决定了郑渊洁写童话四十年。第一件事是赵俐老师。第二件事是于友先给郑渊洁发表了童话处女作。第三件事是我刚才说的最后一件事情。老夫认为,第三件事情动力最大。(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