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写作39年来遭遇最严重侵犯著作权

(2016-08-10 17:31:33)
我写作39年来遭遇最严重侵犯著作权
                                                                           郑渊洁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今年六月出版的根据1989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动画片改编的图书《舒克和贝塔》,未经我授权,未署原著作者姓名。我发微博维权(图一)。我写作39年,是两千万字文学作品的著作权人,遭遇过各种形式的侵权,但侵权出版物上剥夺我的署名,这是头一回。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见到我的维权微博后,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发布声明强硬限令我24小时之内必须删除维权微博(图二)。声称该书有上海美影厂授权。
     沟通渠道被封闭协商无望,我遂向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分别发出律师函,要求其停止侵权。
      二十年前的1996年,上海美影厂单方授权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根据其拍摄的动画片改编的图书《舒克和贝塔》,我维权。著作权法第十二条规定,演绎作品以其他形式使用时,不得侵犯原著作者的著作权,需获得原著作者授权。由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不能出示我1989年和其签署的拍摄动画片的合同中有我授权其可以根据动画片改编为图书等其他形式的作品的条款,1996年5月3日,北京市版权局认定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的《舒克和贝塔》侵犯了我的著作权,收缴销毁侵权出版物,中国电影出版社向原著作者郑渊洁赔款两万元。
      有一个判例和我遇到的这次侵权几乎一样。也是1989年,作家白先勇将小说《谪仙记》授权上影厂拍摄电影《最后的贵族》。2013年,上影厂将其享有著作权的电影《最后的贵族》授权艺响公司、君正公司演出同名舞台剧。白先勇起诉维权。上海二中院认为,将《最后的贵族》改编为话剧演出,需要取得电影作品《最后的贵族》制片者上影厂许可,同时还需要取得原文学作品小说《谪仙记》作者白先勇的许可。而艺响公司、君正公司只取得了上影公司的授权,没有得到原作品作者白先勇的许可,侵害了白先勇享有的对其小说作品《谪仙记》的著作权,包括署名权、改编权及获得报酬的权利。法院判决白先勇胜诉,获赔25万元。此判例已成为中国改编作品版权纠纷的判决标杆:影视制作方享有该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但影视制作方如将该影视作品进行其他形式的使用,必须得到原著作者的许可,原著作者并享有根据影视作品衍生的其他形式的作品的署名权和获得报酬的权利(图三)。
     这次《舒克和贝塔》图书版权纠纷的结果只有两种:A、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根据演绎作品再改编为其他形式使用演绎作品,需获得原著作者的授权。原著作者在根据演绎作品改编的另外形式的作品上享有署名权;B、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根据演绎作品再改编为其他形式使用演绎作品,不必获得原著作者的授权。原著作者在根据演绎作品改编的另外形式的作品上不享有署名权。
     无论结局是A还是B,都将让中国的原创作者和出版者对这一版权问题有更清楚的了解并指导自己今后的行为。如果结果是B,我认为我们可能会和文化强国梦渐行渐远。
     近日我将创作一部通过故事寓教于乐向孩子普及著作权法的童书《河马乐园》。尊重知识产权,看来要从娃娃抓起。
我写作39年来遭遇最严重侵犯著作权



我写作39年来遭遇最严重侵犯著作权




我写作39年来遭遇最严重侵犯著作权



我写作39年来遭遇最严重侵犯著作权




我写作39年来遭遇最严重侵犯著作权

我写作39年来遭遇最严重侵犯著作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