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渊洁
郑渊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878,561
  • 关注人气:492,0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揭秘:北京的汽车灯都不合格

(2008-02-14 12:18:07)
标签:

文化

    

    

     

         在北京经历过验车的朋友都知道北京机动车检测场调试修理汽车灯的猫腻(现在又发明了靠假装调试刹车创收)。为此我写过文章《北京的汽车灯全是坏的》。

    这几天我的一辆汽车又该年检了,奥运之年,北京机动车检测场有没有改进呢?事后发博文向你通告。

    我现在是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聘任的警风监督员,北京的机动车检测场虽然不是交管局的下属单位,但是每座机动车检测场都有驻场交警,监督检测场遵守行业规矩。我会将我在2008年的验车感受写成书面监督报告,直接向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反映。

 

 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宋建国向我颁发警风监督员聘书:

 

揭秘:北京的汽车灯都不合格

 

 

   附录我2003年写的文章:

 

 

 

          北京的汽车灯全是坏的

                                                                              郑渊洁 

    车灯是汽车的眼睛,对于汽车很重要。然而我发现,北京的汽车灯都是坏的。  

    汽车每年要到机动车检测场进行年检,合格后,发给你一张不干胶合格证,贴在前风挡玻璃上,才能合法上路行驶。我是1991年买的汽车,至今前后使用过不同档次的汽车有几辆了,我每年都会经历至少一次汽车年检。汽车年检比较重要的一项是上线,所谓上线,就是由检测场的工作人员开着你的汽车驶上电脑检测线,由传说中的铁面无私的电脑检测你的汽车尾气、刹车、灯光、底盘等数据,如果全都合格,你就通过年检了。如果其中某一项不合格,你必须花钱修理,检测场近水楼台设有修理站。我不能说没有一辆汽车能一次获得全能合格,但是在我这长达13年多达数十次的验车经历中,没有一次我的汽车是一次通过的,包括高档汽车。我就此询问过我的不少有汽车的朋友,他们也和我的经历一样。

    后来我开始注意观察了,怎么每次都是汽车大灯灯光的高低不合格呢?不是高了就是低了,然后就要你到检测场专门调试灯光的修理站由工作人员给你调试灯光的高低,然后收费12元。一次两次没引起我的主意,不同的汽车每次年检总是灯光不合格,我就好奇了,我再问朋友,都说灯光没有一次合格过,都被调试过,都收12元。机动车检测场调试灯光的人员每次都是顺时针拧三圈灯光调试螺钉,然后再反时针拧三圈。

    你别小看这12元,2003年8月4日,北京的机动车是200万辆。现在过去快一年了,应该有220万辆以上了。每辆车每年灯光调试费12元,220万辆汽车就是2640万元!北京大概有41座机动车检测场,平均下来,每座检测场每年可收取灯光调试费643900元!

    前年我去验车,检测线的电脑说我的车灯光高了,经过12元的调试,说是合格了。那天我驾车离开检测场一公里后,突然好奇心大发,掉头又驶回同一座检测场,重新开始验车。由于没人像我一样吃饱了撑的一年主动验两次车,所以管理机构尚未出台一年只准验一次车绝对不准验两次车的政策和杜绝这种现象的制约措施,我的汽车在相隔两个小时后,再次驶上同一条检测线。结果电脑说灯光低了,不合格,必须调试。我当时心想,童话都不敢这么写,难怪我能写童话,我们生活中的童话太多了。检测完灯光后,我没有继续进行下面的检测。打道回府。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在家里找不到一份合同,想起是忘在汽车里了。我摸黑去汽车里拿,竟然听见汽车里有说话声,开始我还以为是忘了关收音机,我检查收音机,发现关得比任何一次都牢靠。我仔细听,原来是汽车的各个部件闲得没事干在聊天,我索性屏住呼吸,坐在汽车里听它们闲聊。

    车灯说:“就我倒霉,每年验车检测场都拿我挣钱,今年郑渊洁他妈的没事找事,让我挨了两次拧。”

    发动机说:“不拿你挣钱拿谁挣钱?他们敢调试发动机吗?”

    刹车说:“就是,他们敢动我刹车吗?调坏了,开出去撞死人,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发动机对刹车说:“你还别高兴,我预计,检测场拿你刹车片赚黑心钱是迟早的事。他们不真的调你,佯装调试,就像假调灯光一样。”

    发电机对车灯说:“如果我是检测场,我也要拿你赚钱。检测场不修车就收钱,那是违法。可是汽车上的关键部件他们不敢动,只能物色原则性不强的部位下手,也就是他们人类说的柿子捡软的捏。”

    车灯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我的光线高点儿低点和行车安全没有太大关系。我的原则性不强,所以任人宰割任人摆布。”

    车轱辘说:“咱们假设以后车灯的高低出厂时是固定死的,检测场拿谁挣钱?”

    大家异口同声说:“轮胎气压。他们的电脑会说轮胎气压高了零点零一,缺了零点零一,然后通过给轮胎打气和放气挣钱。”

    车轱辘说:“原来我也是一个原则性不强的。”

    听他们聊得这么热闹,我当时忍不住插了一句话:“做人也要有原则,一是一,二是二,黑白分明,原则问题,绝对不让步。没有原则的人就像汽车灯,任人摆布,任人宰割。”

    我一说话,它们再不吭声了。

    原则就是我们心中的道德法则。

    哲学家康德说:有两种伟大的事物,我们越是经常、越是执著地思考他们,心中就越是充满永远新鲜、有增无减的赞美和敬畏,那就是我们头上的灿烂星空和我们内心的道德法则。

 

写于2003年

 

         点击看郑渊洁最新长篇小说《黄小弟》

 

                         80后一买房就变成了50后

 

                        亿万富翁告诉你求职秘诀

 

 

                         郑渊洁和黄健翔的恩恩怨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