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菌集中营》第二、三章

(2005-12-01 14:41:47)
分类: 《病菌集中营》
 第二章  病菌是医生的衣食父母
   
    护士走后,丁永辉问袁猎猎:
    “我如果不杀你,你又该去传播疾病了吧?”
    袁猎猎说:“没错,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你们人类成员生病,都是我们病菌依附在他们身上的结果。我们离开他们,他们的病就好了。”
    “胡说!”丁永辉说,“患者痊愈,是药物治疗的结果。”
    袁猎猎振振有辞:“不对。这正是你们人类愚蠢的一个标志。人类本身没有病。我们病菌看谁不顺眼,就依附在谁身上,或者完全是随意的,这人就‘病’了,如果我们不离开他,任你们医生怎么治疗,他也好不了。难道没有死在你们医院的患者?我们在他身上呆腻了,就会离开他,谁会老死傍着一个人?还有什么新鲜感?我们离开他了,他的病就‘痊愈’了。功劳还记在你们医生身上,患者甚至还会给你们医生送红包。每当患者给医生送红包时,我们都会嘲笑那患者是傻……”
    “你越说越没边了。”
    “我可以马上让你相信我的话。”袁猎猎见丁永辉不信,急了,“你不是感冒了吗?这是病菌依附在你身上造成的,我可以让依附在你身上的病菌撤离,你的感冒立马就‘痊愈’”
    “怎么试?”
    “你将显微镜下的玻璃片在你身上擦一下,让我在你身上登陆,我劝说你身上的病菌离开你。就这么简单。”
    “我怎么能让袁世凯身上的病菌跑到我身上来?你把我的狗蛋弄发炎了怎么办?”
    “你别得了便宜卖乖,能和袁大总统共享一个病菌,那是你三生有幸!”
    丁永辉从显微镜下边取出玻璃片,在自己身上擦了擦。
    袁猎猎在丁永辉身上说:“谢谢你没杀我,我会报答你的。病菌比人讲信用。这星球上最没信用的就属人类了。”
    “少废话,你快策反我身上的感冒病菌。”
    “我成你的卧底线民了。”
    “卧底怎么了?杨子荣就是卧底。”
    “别跟我提样板戏,我最烦样板戏了。那些年什么也没有,成天就看样板戏,等于病菌死傍在一个患者身上不走,腻不腻?不是我扁你们人,好些地方你们真的不如我们病菌。”
    丁永辉催袁猎猎:“联系上没有?快让你的同胞离开我。”
    “正在做思想工作,行了,它们开始撤离了。你没觉得‘痊愈’了吗?”
    奇迹确实发生了:丁永辉身上的感冒症状瞬间杳无踪影。嗓子不疼了,鼻子通气了,浑身有劲。
    丁永辉兴奋地说:“太不可思议了!”
    袁猎猎说:“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还多着呢!现在你相信人类‘患病’和‘痊愈’的真相了吧?”
    “我信了。”丁永辉有些失落,“这么说,我的6年医科大学白上了?”
    “自己逗自己玩呗。”
    “我对你有个请求,既然你能动员你的同胞离开患者,你应该动员地球上所有病菌离开所有患者。”丁永辉严肃地说,“患者很痛苦,他们的亲属更痛苦。”
    “那你不就失业了?”
    “……”丁永辉一愣。
    “全世界所有医生都失业了。所有医院都关门了。卫生部解散了。”
    “……”丁永辉哑口无言。
    袁猎猎说:“你们医生最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病菌。病菌是医生的衣食父母。”
    “……”
    “你怎么不说话了?还要求我策反所有病菌撤离吗?”
    “……暂缓吧……”丁永辉怕失业。
    袁猎猎说:“你这人心眼不错,还救过我的命,我能跟随你一段时间吗?如今找个好人不容易。作为医生,有病菌线民为你服务,你很快会成为名医的。”
    “你不会侵犯我的狗蛋吧?我可还没后裔呢!”
    “你不能再管自己的阴囊叫狗蛋了,最迟明天,它就是名人精子库了。我保证只在你的衣服上呆着,不沾你的皮肤。”
    丁永辉同意了,说:“呆着吧。”
    丁永辉难以想像,一个医生竟然会同意一个病菌依附在自己身上,但这样的事确确实实发生了。
         第三章  袁猎猎小试锋芒
    到了用午餐的时间,丁永辉拿着饭盒去医院食堂吃饭。在经过内一科病房外的走廊时,丁永辉看见一位中年妇女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中年妇女身边的地上放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浮肿的男人。
    “求求你们,别让俺娃他爹出院呀,俺给你们当牛做马,也要挣钱还你们医疗费……”中年妇女拽着一个医生的白大褂央求。
    一些住院的患者围观。
    丁永辉知道被中年妇女拽住央求的医生姓武,他是本院医术比较高明的医生。
    类似于这样因付不起医疗费而被轰出医院的现象,丁永辉 在医院已经见多不怜了。不知为什么,今天丁永辉停下来想过问。
    丁永辉问武医生:“他什么病?”
    武医生看了丁永辉两眼,说:“尿毒症。”
    武医生知道丁永辉是化验室的,他奇怪丁永辉怎么会在去食堂的路上停下来。
    丁永辉问中年妇女:“没钱了?”
    见有穿白大褂的过问自己的事,中年妇女松开拽武医生的手,转而拽住丁永辉的白大褂。
    “求求你,治治俺娃他爹吧!俺给你当牛做马……”中年妇女给丁永辉跪下了。
    武医生幸灾乐祸地要逃离,丁永辉的一句话使他站住了。
    丁永辉扶起中年妇女,说:“你放心,他的病包在我身上。”
    武医生回身责怪丁永辉说:
    “你这种毫无意义的怜悯值几个钱?你给他出医疗费?我告诉你,最少20万元!”
    丁永辉对武医生说:“我给他治病。”
    “你?”武医生仰天大笑,“你是化验室的吧?”
    丁永辉点头:“对。”
    武医生挖苦丁永辉:“刚从国外继承了大笔遗产?”
    丁永辉充满自信地看着他:“没有。”
    “业余自学治疗尿毒症?”
    “可能吧。”
    武医生一脸的讪笑:“那麻烦您把他抬走吧,我谢谢您了。”
    丁永辉将饭盒夹在腋下。
    “咱们把他抬走,我给他治病!”丁永辉对中年妇女说。
    中年妇女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我们没钱……我现在身上只有5块钱……”中年妇女含着眼泪说。
    丁永辉说:“我一分钱不收。咱俩抬走他。”
    中年妇女和丁永辉一前一后抬起担架,朝化验室走。围观的患者有的鼓掌,有的说丁永辉吃饱了撑的。
    武医生见丁永辉真的抬走了没有医疗费的患者,气疯了,他跑回科里给院长打电话。
    丁永辉不吃午饭了,他和中年妇女将她的病入膏肓的丈夫抬进化验室,放在地上。
    “你能出去一会儿吗?我给他治病。”丁永辉对中年妇女说。
    中年妇女去门外等候。
    丁永辉对袁猎猎说:“你都看见了吧?如果你不帮我,让这位尿毒症身上的病菌撤离,我在这医院就没法呆了。”
    袁猎猎说:“你对我连起码的尊重也没有,这么大的事,你应该先征求我的意见,我好歹也是国家文物。你不知道,尿毒症病菌最难说话,都是一根筋,不像感冒病菌,还没等你张嘴就忙不迭地答应你的所有要求。”
    丁永辉激袁猎猎:“你不是想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吗?你不是吹牛说我很快就可以称呼自己那儿是名人精子库了吗?到关键时刻,傻眼了吧?”
    “我不是说不帮你,我是说以后你得先征求我的意见。你不了解我们病菌世界的事。别看你整天煞有介事地趴在显微镜上看我们,你看的连皮毛都算不上。你知道我们病菌管你们人叫什么吗?叫航空母舰。好不容易找了艘航母栖身,谁愿意撤离?这次我当然得帮你,你把你的手握住他的手,我过去游说它们。10分钟后,你在老地方接我。”
    丁永辉没听明白:“什么老地方?”
    “就是再把你的手握着他的手,我好回来呀!”
    “你不是说不沾我的皮肤吗?”
    “我不沾你的皮肤怎么去他身上?你能拿你的衣服往患者身上蹭?你怎么连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道理都不懂?再说了,我就算沾你的皮肤,也不会害你。”
    丁永辉蹲下握住那已经昏迷的患者的手。
    中年妇女出去后,一直通过门上的玻璃窗看丁永辉。她先是看见丁永辉自言自语,然后又看见他握着她丈夫的手。
    丁永辉和患者第二次握手后,站起来。
    丁永辉问袁猎猎: “怎么样?”
    袁猎猎气喘吁吁地说:“搞定了。真不容易。也就是我,换个病菌,那些死心眼的尿毒症病菌会听?”
    丁永辉不大相信:“他很快就痊愈?”
    袁猎猎说:“战略大转移总得有个过程吧?不过最多十几分钟,你等着看奇迹吧。这回我欠了它们人情,我答应给它们找新的归宿,你的通讯录在哪儿?”
    “你别打我朋友的主意!”丁永辉吓了一跳。
    尿毒症患者从担架上坐了起来,他身上和面部的浮肿全部消失,精神焕发,满面红光,神采奕奕。
    中年妇女冲进化验室。
    “娃他爹!你好了?”中年妇女欣喜若狂。
    丈夫说:“好了!咋就好了呢?我觉得我的肾现在就像两座弹药库,火力足着呢!”
    “是这位医生治好了你的尿毒症,还不快谢谢救命恩人!”中年妇女催促丈夫。
    丈夫疑惑地问妻子:“你哪儿来的钱?”
    中年妇女说:“医生说了,不要咱一分钱。”
    丈夫噗通一声给丁永辉跪下了。
    吴院长在化验室朱主任的陪同下走进化验室,他们身后跟着武医生。
    吴院长指着下跪的男人问武医生:“是他吗?”
    “是…他……”武医生看见了容光焕发的尿毒症患者,呆了。
    吴院长又问化验室朱主任:“他就是丁永辉?”
    “是的。”朱主任用嗔怪的眼光看丁永辉。
    吴院长严厉地问丁永辉:“你知道医院关于任何患者无力支付医疗费都得停止治疗的规定吗?”
    丁永辉平静地说:“知道。”
    吴院长质问丁永辉:“那你为什么将已经办了出院手续的重病患者留在本院?”
    丁永辉直视吴院长的眼睛,说:“重病患者就不应该办出院手续。”
    吴院长一脸的愠气,说:“我倒要看看你的同情心能挽救多少患者的性命。你把他抬到化验室来,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丁永辉轻松地说:“我已经治愈了他的尿毒症。”
    吴院长指着自己的头转身小声问朱主任:“他这儿有问题吗?”
    朱主任摇头,但他的眼神分明是也怀疑丁永辉有精神病。
    “这位大夫治好了俺娃他爹的病!”中年妇女激动地对吴院长说,“我感谢你们医院有这样好的神医!”
    “我的尿毒症真的好了!”男人在原地活蹦乱跳,还拿大顶。
    朱主任喊:“别碰了我的设备!”
    吴院长凭经验看出面前这个男子绝不是晚期尿毒症患者,他问武医生:
    “你没看错?你刚才说的确实是他?”
    武医生已经傻了,他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又摇头。
    吴院长生气了,问武医生:“到底是不是他?”
    “是…是他……”武医生像看怪物一样看丁永辉。
    吴院长问丁永辉:“是你在十几分钟内治好了他的尿毒症?”
    丁永辉说:“就算是吧。”
    吴院长丧失了正常思维:“你给他换肾了?”
    丁永辉说:“没有。我是新式疗法。”
    武医生问中年妇女:“你丈夫是不是双胞胎?”
    中年妇女用鄙夷的眼光看武医生:“你可真会想,你治不好俺娃他爹的病,别人治好了,你咋还不信呢?俺丈夫是三代单传,到他这儿又生了个女娃。如果是双胞胎,俺们家会倾家荡产给他治尿毒症?”
    吴院长对中年妇女说:“你跟我出来,我有话问你。”
    中年妇女跟着吴院长到走廊说话。
    吴院长问:“你看见那医生是怎么给你丈夫治病的吗?”
    “看见了。他握着娃他爹的手。口中还念念有词。”中年妇女模仿丁永辉的动作。
    “……”吴院长皱眉头。
    “后来娃他爹就从床上蹦起来了。”中年妇女神采飞扬地描述。
    “你说的都是真话?”
    “有半句假话,俺的眼珠子让俺家的芦花鸡啄了去。”中年妇女发毒誓。
(明天继续)

文章引用自:http://www.zhyj.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