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菌集中营》第一章

(2005-11-29 22:05:30)
分类: 《病菌集中营》

作者声明:著作权所有,任何网站、媒体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病菌集中营

                                    郑渊洁

          第一章  显微镜下的袁猎猎

    每座医院都是一座病菌集中营。

    人类成员中最先探得此事的,是丁永辉。

    丁永辉从医科大学毕业后,到一家历史悠久的大医院的化验科工作。丁永辉喜欢穿着白大褂坐在显微镜前俯视微观世界。

    每当丁永辉注视显微镜下的细菌和病菌时,他都会不由自主地产生自己是上帝的奇怪想法。丁永辉觉得,上帝可能就像他看细菌这样看人类。

    这是一个清静得令人有些难以忍受的上午。自从医疗改革后,来医院看病的人与日递减。如此人们才明白,原来公费医疗制度是致使人们患病的头号杀手,要不怎么医疗改革后一夜之间人们就不去医院了呢?

    丁永辉全神贯注地观察显微镜下的病菌,他一边看一边做笔记。丁永辉计划写一篇有关病菌的学术论文,他在搜集第一手材料。

    完成记录后,丁永辉准备将放有病菌的长方形玻璃片插进消毒液中清洗。

    “求你不要杀我!”这声音吓了丁永辉一跳。

    丁永辉回头环顾化验室,只有他一个人。丁永辉使劲摇摇头,他认为是自己的耳鸣,这几天丁永辉在患重感冒,前天发烧后,丁永辉出现了耳鸣。

    丁永辉伸手去显微镜下拿玻璃片。

    “再一次求你不要杀我!”那声音又出现了。

    这一次丁永辉听得相当真切,他判断声音发自显微镜下。丁永辉将一只眼睛凑到显微镜上。

    “是我在求你。”一个病菌对丁永辉说,“你如果把我放进消毒液,我可能就死了。”

    “你在和我说话?”丁永辉难以置信。

    “是我。”那病菌说,“你放大显微镜的倍数,就能看清我的表情了。”

    丁永辉拧显微镜的倍数旋钮。

    “看清了吧,确实是我在和你说话。”病菌的嘴一张一合。

    丁永辉自幼自诩为皮皮鲁的铁杆朋友,他没想到自己能在生活中遇到皮皮鲁式的经历。

    丁永辉说:“你是病菌,怎么能向医生喊救命?医生是你们的敌人。”

    病菌说:“我不是一般的病菌,我是文物。杀了我,你就犯法了。”

    “我杀了你犯法?”丁永辉笑,“你明明是一个祸害人类的病菌,怎么会是文物?”

    “我叫袁猎猎,我姓袁,怎么不是文物?”

    “姓袁就是文物?什么逻辑!”

    “你们人类历史上哪位名人姓袁?你好好想想。”

    “没什么特有名的人姓袁呀!”

    “能坐在这屋里的,都有大学文凭吧?”

    “没错。”

    “亏你还上过大学,连袁世凯都不知道?”

    “袁世凯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袁世凯身上的病菌!”

    “胡说八道!”

    “还从来没人怀疑过我的身世。你可以考证呀,袁世凯在你们医院住过院,我就是他那次住院时留在你们医院的。”

    “你别胡诌,我的小学同学李霞现在是市社科所中国近代史专家,我给她打电话。”

    “太好了,你打吧。我还可以告诉你袁世凯住你们医院得的是名人精子库发炎病。”

    丁永辉没听过这种病,他问:

    “什么病?”

    “名人精子库,说白了叫阴囊。”

    “阴囊就阴囊,还什么名人精子库!”

    “这你就不懂了,同样是阴囊,对于名人来说,就是名人精子库。对于普通人来说,那是狗蛋!”

    “照你这么说,”丁永辉笑,“我的阴囊就是狗蛋了?”

    “你将来肯定是名人,大名人。”袁猎猎说,“只要你不杀我,我能让你成为名人。你的阴囊也就从狗蛋升级为名人精子库了。”

    “扯淡。”

    “不信走着瞧,只要你不杀我。”

    丁永辉找出通讯录,给李霞打电话。

    丁永辉拨通电话后说:

    “社科院吗?请找李霞。”

    李霞说:

    “我就是。你是?”

    “都听不出我了?我感冒了。我是丁永辉。”

    “你好,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有事向你这个专家咨询。”

    “有偿还是免费?”李霞开玩笑。

    “送你本好书。。”

    “我得认真回答你的问题。”

    “熟悉袁世凯吗?”

    “特熟悉,最近我正给电视剧《袁世凯》当史学顾问,天天琢磨他。”

    “袁世凯住过院吗?”

    “住过,就是你现在呆的医院。”

    丁永辉一愣,他不由自主看了显微镜一眼。

    丁永辉问:

    “什么病?”

    “阴囊发炎。好像还有脚气感染。你等等,我开电脑查查,我得对得起你送我的那套书。……还有痔疮。”

    “谢谢你。后天周六,我给你送书去。再见。”

    “说话要算数。再见。”

    丁永辉挂上电话,对显微镜下的袁猎猎说:

    “袁世凯住院光是狗蛋发炎?”

    “放肆!你怎么能管袁世凯的阴囊叫狗蛋?你杀了我吧!”袁猎猎抗议。

    “我杀你还不容易?就像上帝杀人一样易如反掌。”丁永辉说,“你不想活了?”

    “士可杀,不可辱。”

    “好,就算袁世凯的阴囊是名人精子库吧。”

    “什么就算,本来就是!”

    “袁世凯住我们医院还有什么病?”

    “那都不值一提。还有痔疮和脚气感染。”

    丁永辉不吭声了。

    “我说得不对?和你那近代史专家说得不一样?这只能说明你那同学是冒牌货。”袁猎猎用不屑一顾的口气贬李霞。

    “你确实是袁世凯身上的病菌。你在我们医院呆了多少年?有100年了吧?”丁永辉惊奇地说。

    “差不多。我告诉你,你们人类的每座医院都是病菌群英会,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病菌云集在医院里。”

    “什么病菌群英会,说是病菌集中营还差不多。”丁永辉反驳道。

    “集中营就集中营。你知道吗,你们医院像我这么有名的来自于名人的病菌很多,比如蔡元培,比如胡适,还有一个特有名的画家叫什么来着?前些日子他的一幅遗作拍卖了两千万元!你们医院怎么不拍卖他的病菌?你们医院是抱着金碗要饭。”

    “打住,我们医院怎么要饭了?”

    “如今来你们医院看病的人越来越少,瞧把你们院长的头发都急白了。他没有启发你们院的医生给病人用贼贵的药?这不等于你们医院向患者乞讨?”

    “……”

    一个护士推门进来拿东西,她问丁永辉:“你在和谁说话?”

    丁永辉吸了一下鼻子:“和自己说话。”

    护士问:“你的感冒还没好?”

    “真难受,持续时间也太长了。”丁永辉用两个手指头掐额头。

  

      (明天继续连载)

文章引用自:http://www.zhyj.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