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参考生
参考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382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百元”里的玄机——读张玉清短篇小说《一百元》有感

(2016-02-21 21:57:41)
分类: 2016

“一百元”里的玄机

——读张玉清短篇小说《一百元》有感

在张玉清短篇小说《一百元》里,“一百元”第一次出场是这样的:

在我的画还只能卖一百元一张的时候,张骏跟我签订合约,一万元一张收我的画,但从此我的画只能卖给他一个人,也就是说把我买断了。

我这篇小文,主要谈谈对这句话的感知。

按文本内容,这句话包含着以下几种意思:

1、张骏在小说中的“我”这个女画家的画只能卖一百元一张的时候,用一万元一张收我的画,从文本表面去看,除非张骏他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否则他就是一个对画略知一二并从中发现商机的画商,但是结合上下文来看,也许事情的真相绝非如此简单,而是相当丑陋——张骏对女画家寄生占有之心,用一万元买断女画家的画,以此打开女画家的身体,这是最根本的,而所谓的“商机”,从画的角度去看,对于张骏而言只是类似于包装炒作的手法,就能达到张骏的目的,而实际上,最大的商机是女画家的身体。这相当于是当女画家的画被张骏买断得到女画家的许可时,就是女画家自愿卖身之时。这种隐蔽的黑幕交易性质,才是这句话的真面目。

2、这种交易之所以成交,在于下文中所谈到的被买断的好处——“被买断的好处是我有了稳定收入,从此不再为面包发愁,也不用整天担心被房东赶走”。可见,当女画家的画作一百元一张的时候,她实际上忌惮的是生活物质的匮乏和身份的卑下,而张骏利用了女画家的这个最实际的弱点,让她在物质上能够得到满足,在心灵上快速得到某种看似不起眼但至关重要的虚荣感,才使得女画家就犯。反过来说,物质上的满足让女画家甘于铤而走险,选取“终南捷径”以身体回馈张骏,是女画家人心被金钱迷惑下的写真写实。这种“对症下药”式的人心腐蚀伎俩用在一个在文本中尚不愿与张骏同流合污以达到其通过让女画家自画裸体画牟取暴利的人物形象身上,在彰显世风堕落的同时又巧妙地将女画家置于一个身心挣扎的痛苦处境之中,在此基础上,既让读者对女画家“怒其不争”,又让读者感受到张骏的无耻和其手段的阴暗。

3、张骏与画的关系。张骏究竟识不识画,这是本文这一段给我带来一波三折的内容。我最初认为张骏是画商,画商无论怎样唯利是图,要是一点看不懂画,那不太容易让我信服。然而随着文本的进展,当我读到被买断的坏处时——“坏处是我从此失去了自由,我得每天按照张骏的要求,不能再像过去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比如我想画鱼,张骏偏要让我画马;我要画个黑脸蛋的女人,可张骏非要个白脸蛋。”我认为张骏是不懂画的。真正有道行的画商,他知道这样一个道理——虽然商人谋利,但谋利有道,无道之利不为。对于画而言,谋利之道在于遵从画的规律。而画的规律在于画是由画画者有感而作。刻意地为迎合大众口味而委屈画画者的初心,则是一个三俗的画商。后来我又往下读,读到张骏要女画家自画裸体像时,我又改变了上述的看法。我认为张骏对画的理解仅仅是肤浅地知道一点皮毛而已。在他眼中,真正能够称得上是画的只有女画家的身体——并且女画家的身体哪怕仅仅只是一个创意,只要它值钱,那就是他眼中的画。在这里,画与钱紧密相联,画成为钱的奴隶,被钱绑架,钱决定了画的存在,这样的画,这样的画作观,都只能把张骏的定位引向一个无良画商。

4、女画家与画的关系。画家,不能因为他的性别有异,与画的关系就有了根本的质变。所以画家与画的关系,是画作为画家的作品,是画家的灵魂所在,是画家的精神世界,值得画家用生命来捍卫。小说中的女画家,如果让我用十分制来做一个评判的话,我会给一个六分的及格分,和两分的同情分。当一个画家有绝对的创作自由权而它的画作仅仅卖了一百块钱时,她为了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而选择被张骏买断,进而成为张骏的包养画家时,她已经走在了迷失自我的道路上,这就使得小说的氛围格局看似波澜不惊实际上已经杀机重重。所有这些解读,都是我个人给及格分的一个证据,因为迷失自我是人生的重大失误。但这仅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看迷失自我之人是否有这个认识。小说中的女画家,当她在张骏要她自画裸体像时,从由于碰触到女画家的道德底线而反抗的程度来说,在我看来是应该可以加上两分,只不过这是同情分。

关于我个人对画这门艺术的认识,在我写这篇博文之前,有幸阅读了徯晗在《福建文学》发表的《时光暗道》,里面谈到的对艺术的理解也可用于对画的认知,这段话是难得的让我深受震动的文字——

艺术是一种永恒的生命力。它是超越一切物质价值的精神力量,绝不是我们向生活索要回报的理由。他,宁夏,他们所有这些以艺术为追求的人,他们在乎的其实是各种形式的肯定:名、利、成功,幸福的爱情与婚姻。所以他们才会在居高的房价面前感到失败,在失败面前感到落魄。真正的艺术是不朽。它蔑视的恰恰是这些庸常的价值。

我把这段话放在这里,是想说,用徯晗《时光暗道》里的这段话,恰恰可以更深邃地洞彻女画家与画的关系存在的问题。同时我也想提出另外一个观点,画家,纯粹意义上的画家,或者真正意义上的画家,是将以画画为事业作为最终目的来追求的,而不是将以画画为职业作为最终目的来追求的。画画,之所以能够让画家“一厢情愿”地为之奋斗终身,那恰恰是说画画,它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不仅仅如此,事实上,对于一项自己喜欢的艺术或者是学问,爱好者将最初的兴趣转化为不懈的钻研、认真地对待,也就是在将这门艺术或学问,从职业上升到事业的高度,进而达到“家”的境界。但是,我们现在的世风,却在很大程度上贬低“家”的真正含义,一个写作者写了两篇文章,便是作家,一个文学爱好者对一篇文章提出了一些建议,或者写了一点感受,就成了批评家,于是,就出现了大批“家”,这个家,那个家,使人们对真正的批评,真正的创作缺乏真正地、深刻地理解,我想这些现象存在的问题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5、就小说文本而言,也只有在女画家的画作只能卖一百元的时候,才是安全的,这个安全应该理解为女画家创作自由,与画之间的关系是和谐的。如果女画家能够用强大的精神力量抵制外在虚浮的物质力量对自己的人心进行诱惑,那么她的画作价值未必不是不可限量的,但也正因为这一关没有守住,女画家成为张骏的牟利工具,而张骏要女画家自画裸体像被女画家意识到已经无法承受时,则是女画家离开张骏走向逃亡之路的隐喻。至于女画家在逃亡之路上所见证的乡村情景中无法完成的那一幕:一百块钱让一条狗丧命的悲惨画面,则意味着女画家再也无法回归到最初一百元钱买一张画的应该珍惜的岁月中去。作者用一百元钱杀了一条狗作为结尾,与用女画家的画一百元钱买一张作为开头,不仅仅是简单的照应,而是折射出女画家在一步错,步步错中所处的绝境。

女画家在乡村作画,是去寻求创作好作品的素材来源,真正的好作品的素材来源,就是现实,现实就如同黄狗的眼睛,转瞬即逝,现实中的人很难把握,往往错过,然而一旦把握得住,又何尝不会快慰平生。女画家深知这个道理,但是女画家亦是没能把握住这个瞬间的人,所以那幅画“我差一点儿完成了它,只差一小处空白,但这空白永远无法补上去了”。其实这是一语双关之意,对女画家而言,这样的无法弥补的空白,倏忽即逝的空白,就是那最初她的画作只卖一百元钱的时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星河
后一篇:阅读二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星河
    后一篇 >阅读二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