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特朗普当选:拐点的思考

(2016-11-10 09:27:11)
标签:

特朗普

拐点

思考

中产

逆全球化

特朗普当选:拐点的思考

2016-11-10 张颐武 张颐武


 

   美国变,世界变。2016就是个拐点。 

   特朗普真赢了。黑天鹅飞起来了,所有主流精英不相信的就来了。这个互联网时代,传统一套路子真行不通了,大变局来了,2016是个真实的拐点,未来值得思考,发达国家变化会最大,会带动未来的整个变动

这个变动和震撼首先是媒体的。这次美国大选,比希拉里败得还惨的是美国的主流媒体,这些媒体精英觉得自己是无冕之王,是正义公正化身,不顾一切地支持希拉里。所有媒体的民调到社评都坚定挺希拉里,传统的左右派都一致了。但就是不管用,到了真选举就不行了,特朗普赢得无可争议。这些民调宣传比纸糊的还不如,都是虚的。自媒体时代,民众的自我表达和连结看来比那些工业时代留下的媒体要强悍有用多了。靠这些媒体,民调就是忽悠,社评就远离真实民意。把精英和普通中产隔得很远,自我陶醉,最终是被社会嘲笑。可见传统媒体的权威在溃散,连赫芬顿邮报这样的互联网时代的主流媒体都和民意远离,说明问题之严重。昨天是记者节,其实美国的状况很值得关注。真实的中产沉默的大多数的声音被消音其实是严重的问题。主流媒体和美国当下的主流精英精诚合作,和中产脱钩的状况非常严重。这一次有人开玩笑说是美国到处搞颜色革命,靠互联网等在别人那里闹,现在是“颜色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

特朗普胜选早有端倪,微信里就有不少人现场观察得出了和主流民调完全不同的结论,他们看特朗普的集会,都是人群满满,互动热烈真诚。而希拉里的集会相对冷清,人也不多。同时在社交媒体上,特朗普得到的回应远比希拉里为多。几次辩论,网上的输赢看法和主流的就有很大差异,网上很多说特朗普赢的。这些都被主流忽略,最可笑的就是一些中国去观察的,完全按美国主流媒体说法,一点也没真观察到事情,就是和忽悠一起忽悠。黑天鹅其实是早就起飞了。只是被自己的偏见一叶障目。而主流媒体很有震慑力,觉得特朗普要赢的也不敢说,往往说是特朗普虽然肯定输,但他也会留下让希拉里难受的状况云云。到了最后特朗普赢定了,也不敢说。人在主流媒体裹胁下失去判断,随波逐流的常有。但真实世界的投票把这些虚幻的冲得一干二净。这启示人们,一还是要相信真实的现场观察,二数据也不可靠,有可能被观念污染。三是自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影响和人们之间通过这些平台的互动远比主流媒体的民调或社论之类有参考价值

这个变动和震撼更是精英的。特朗普其实构成对主流的很大挑战。一些多年来积蓄的各种不满集聚,这些不满其实难以名状,混杂了各种传统美国秩序框架下左右的难集合的问题。一类是沉默的,没话语权的,却已经中产的一些群体,如一些努力的华人,觉得没人支持肯定。一些原来认为自己是主流,却没有真的在主流获得认可,没人代表的人,如最传统的白人中产,这些人包括蓝领或普通白领等中产下层或等等。这些人的不满积累很多年,美国文化和秩序极为成熟,这些人没话语权,不满没法宣泄。六十年代年轻人对中产不满,现在是中产对社会状况不满,对精英不满。特朗普用另类路子整合这些人。他们要的还不清晰,但他们对现状的不服却要出口。所有精英或主流意识形态对这状况都焦虑。但这些人终于要反击了。特朗普成功调动了中产的沉默的大多数,整合了他们对在60年代以来形成的新精英的厌恶。这些新精英多种族,时尚,环保,高科技都有代表,60年代的激进顺利主流化,什么都占着了,布尔乔亚的赚钱捞好处,波西米亚的前卫时尚全齐。演艺、运动明星、科技精英都是希拉里拥趸。这些人被苦干而利益受损的中产深深厌恶,对精英的高调的价值观非常不满。但他们没有话语权说不出来,也不敢说,这次特朗普出来不买账,不管这一套,就让他们终于找到了代表。许多精英认为他们蠢,嘲笑他们,对他们看不起,但这些中产其实有自己的力量。当年“占领华尔街”反金融资本,其实还是新精英能主导的,新精英往往说自己代表99%,是正义的。但现在这些传统的中产群体不想再这么弄了,他们要真实的利益。这就引发剧烈变化。

特朗普当选,意义深远。有两个方面最值得注意。一是这几年的逆全球化已经大成气候。连美国这个主导这一波从苏联东欧解体之后的全球化的国家,民意都倾向逆全球化。特朗普就是最大象征。原来的全球化由于08年后的经济危机,11年后中东问题引发的全球难民问题和ISIS的崛起以及全球化带来的非法移民等问题,西方原有一般中产受损严重。现在对全球化反感。二是西方中产大众20世纪60年代以来形成和主导世界的新精英反感,那些精英在文化时尚、科技潮流,政治走向上有支配权,这些多种族、跨国界,灵活善变,以60年代后期形成的政治正确,文化多元,轻灵自由,慈善关切等为诉求,把六十年代左派去激进,却时尚和优雅化。这些人引领话语,形成全球性的政治正确和时尚潮流。大旗挥舞,有正义和时尚的话语权,又有互联网的经济优势。没人敢反对。无论硅谷高科技精英,还是好莱坞大明星或NBA运动员站在希拉里一边。现在普通的传统中产既没有话语权,社会或经济地位也由于移民或种族问题受损,也让新精英觉得他们不是像拉丁移民一样的新增量,没有用,根本不理他们,让这些群体已经愤懑许多年。这次特朗普成功整合这些传统中产,可以说是这些沉默的大多数的绝地反击。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就是不买账了,豁出去了。这些因素让世界从发达国家开始新一波巨变,将来许多国际规则或世界状况都会由此改变。有几个结果值得注意,一是让真实的利益,无论是国家利益还是群体或个人利益上升。英国脱欧或特朗普上台都是实在的利益导向。大话语对普通人吸引力下降。人们更关心切实的好处。二是普通中产的话语权上升。互联网带来的改变,既有科技精英等得利,但给世界的普通人连结和汇聚的出口,他们的那些可能并不政治正确的观念就可能通过社交媒体和网络发挥巨大的影响力。这些对传统的政治力量的重组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



特朗普当选:拐点的思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