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比北更北 带着父母看世界

(2016-08-07 08:36:37)

我是出生在武汉的,从小学开始,每年春节跟着父母乘火车回武汉看外公外婆,就成了一年一度的约定俗成的习惯,这习惯,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到大学毕业。记得大学毕业后的某次,我们照例火车南下,父亲突然深情款款的望着坐在对面的我,母亲问他怎么了,他语重心长的说,我们还能有几次这样跟着孩子一起出门啊。

这似乎并非杞人忧天。


过了数年,每年看外公外婆,变成了看外婆,又过了数年,外婆也不在了。远在武汉的又奔波在各地的子女们,似乎也没有了一年一度相聚的理由,这样同父母一同出门的场景,果然也不复存在。只是,那段对话,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去年,我曾许愿,小时候,父亲教我看世界,长大后,我要带他看世界。说干,就要干,趁他们身体还硬朗,索性先把地球最远的地方消灭掉。于是,就有了这次出行。


上次去北极,虽然也深入北极圈,但是,只到达了欧洲大陆的最北端,这次,我们会向更北的北方迈进。


临行的前几天,我趁着晚上没什么安排的日子,回父母家中吃了顿晚饭,顺便确定一下还应留意的注意事项,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相比南极那36个小时现实版海盗船的德雷克海峡,北极可谓风平浪静,只要不“作”,基本就没有“带”的风险。


父亲望着桌对面狼吞虎咽的我,再次目光深邃思绪万千语重心长,甚至,略带些歉疚:从小到大,我们带你这样出去真正的旅游过吗?好像没有。。。片刻之后,又似乎自我解释的说道: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假期,也没有什么钱,怎么可能带你真正的去旅游?我也迅速扫荡了一遍自己的记忆,似乎真的是这样,北京市内的故宫北海颐和园动物园紫竹院陶然亭,都是学校组织春游去的,北京郊区的八达岭十三陵,都是外地的亲戚来父母上班没时间让我带着他们去的,北京以外的名山大川,要么是跟同学,要么是放假或是工作以后自己去的,父母留给我最多的记忆,是幼时父亲带着我从上海乘轮船逆江而上去武汉看母亲,要么是母亲带着我从武汉顺江而下去上海看父亲。在记忆力,去过的那些值得到此一游的地方,和照片,似乎并没有父母的影子。


我坚持这么做,在演出繁忙的季节坚持抽出十几天这么做,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记忆中的确实,也许,终于可以骄傲的带着他们去看世界而显示自己终于长大而强大了,也许吧,趁我还有机会带着他们,趁他们还有体力跟上我。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当儿子的,一有机会,总是要在父亲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强大的。我尽可能的不把它跟所谓孝心联系在一起,那样显得有点肉麻。


出发前一天晚上,我还在香港参加一个慈善演出,演出一结束,直接赶往机场,搭乘最晚的一班航班赶回北京,到达北京已是凌晨两点,回家收拾一下,打了个盹,就继续赶往机场,等到了机场才想起,去北极这样的地方,自己竟然连一件羽绒服都忘了带。


旅程,就这样在匆忙中展开,幸好,去的并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况且,身边还有温暖的人。也确实,一路上,母亲都在显示无微不至的温暖,在认可能的时候,和任何她看不顺眼的地方,都会不失时机的关怀或者责备,以至于我终于叹到,你是在教一个都要人到中年的孩子该如何出门吗。。。


飞机再一次在太阳的前方领跑,一路向西,几乎贯穿着整个俄罗斯奔向哥本哈根。整个航程几乎五分之四的视野,都在俄罗斯的境内,从最东的西伯利亚到最西的圣彼得堡,视野之内,永远的广袤无垠的平原和森林,以及,极少的人烟。到了北欧,依旧如此,这与在国内飞行时,所看到的巴不得房屋都要盖到牙缝里的视觉完全格格不入,让我一路都在思考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和地广人稀之间的区别。


当机长广播,我们很快就要降落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而且飞机已经下降很多似乎随时都会着陆的时候,其实,我们还在瑞典的境内。直到最后一刻,飞机才穿越一道狭窄的海峡,着在哥本哈根机场。以至于落地之后,我打开手机,第一个冲进来的信息,还是欢迎来到瑞典,过了好一会,丹麦的消息才姗姗来迟。


一望无际的波罗的海,就这样被瑞典和丹麦,用这样一道狭窄的厄勒海峡掐住了咽喉,这就难怪,当初的俄罗斯为了寻找一个出海口,一路向西,辛苦的杀到圣彼得堡,终于找到了大海,转了半天还是只能在波罗的海里打转转冲不出大西洋,(黑海就更不要提了),只好又掉头向东穿越欧亚大陆穿越半个地球,终于在东方的太平洋找到个出口。人家俄罗斯也很委屈,不是我想这么大,是因为不这么大我就出不了海呀。好,这下终于见到大海了,可是太平洋的舰队要想跟黑海和波罗的海的舰队打个招呼,那也得绕过大半个地球。能不能见着,也得人家守海峡的让你过去才行。


黄昏下的哥本哈根已是秋风习习,但在路上,依旧能见到,穿着短裙,露出两条长到令人发指的雪白大腿的北欧姑娘,在街边骑行。运河岸边,一群年轻人支起了大喇叭欢乐的跳着广场舞,直到夜幕降临,运河对岸依旧有舞曲之声不住传来。市中心的方向,一座高耸半空的高塔,不一会,一圈旋转转椅就装满了人升到塔顶疯狂打转,几公里外清晰可见,可以想象,坐在这样的游乐设施上的人们,是如何以一种灾难性作死的方式在上面大呼小叫。在这样一座安静而美丽祥和的北欧城市,人们是有多么需要快乐和刺激,才能让生活显得有生机?


夜至深沉,当我坐在桌前写字之刻,窗外市中心的方向突然焰火通明,五彩斑斓,也许,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也许,他们只是需要这样的五彩照耀的快乐,来对抗过于平静的幸福生活,来对抗随时会到来的无尽长夜。但无论如何,安静的长夜终将到来。


虽然还是夏天,但是,这里,还不够北。

 

--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