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木年华
水木年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0,657
  • 关注人气:106,0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补交的日记

(2006-02-22 05:56:46)
突然想起这种感觉,记得上学时(以小学为基准),一般寒暑假,老师都会把日记做为寒假作业的内容之一,可是贪玩的我们总是到了临开学的一天,才想起日记们还在九霄云外,于是对漫漫长假的反思终于开始,于是几十天的流水帐一夜完成,其空洞重复恐怖到自己都不敢再看一眼,好在看日记的老师想必也早已审帐疲劳,不会为难。
 
经过春节的彻底休眠,经过归来后的专辑录制,眼看那日渐行渐远,虽不再有批改作业的老师在那里等着,心里却在隐隐慌张,我害怕遗忘,害怕那一点点感觉会随着时间的加速运行而迅速风化,于是决定补上这篇日记。

那是2006年鸡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据说今年的鸡年没有年三十,不过无所谓,年三十早已成为除夕的代名词
 
一觉醒来时,在看第一眼手机前,我就预感到会发生什么。拜年短信经过两天前的零星小雨,终于在今天演变成暴风骤雨。这一天,不知有多少祝福穿梭在空气里的电波中,想象着那些一模一样被转发的短信,在空气中互相交错时,会不会像老熟人一样互相打个招呼呢。
突然怀念起贺年卡了,怀念那些卡上一笔一划写下的文字,怀念放学后在小摊上精挑细选的过程,怀念送出卡的时候心里的丝丝得意,怀念打开贺年卡时,信封里传来的淡淡香味。后来,贺年卡被拜年电话代替,再后来,变成了贺年短信。
 
科学啊,把曾经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却把曾经的现实变成了梦想。
 
由于手机短信存储空间有限,对收到的短信分别处理如下:有人将收到的段子把落款改掉,属上自己名字转发,这算有专业精神的了,看到后,心中感激一下,然后删;有陌生的号码发来,却没有署名,对此做好事不留命者,犹豫一下,删;有人竟然将去年的老段子今年做夹生饭又发一遍,回短信嘲笑一番,删;更有甚者,转发时竟然忘了改掉上家的署名,对此为他人做嫁衣裳者,回短信善意提醒一下,以免他造成更大损失,然后删;有些短信一看就是原创短信,再短,我也会留下,毕竟是人家一字一字按出来的,知道短信终于爆满的时候,从字最少的开始删。
 
出于对自己专业精神的负责,我每年坚持自己短信的原创性,于是经过在洗手间的静坐,完成了对贺年短信的创作,在手机里按下如下文字:
 
水岸青青杨柳新
木茂葱葱又一春
年年有余年年祝
华彩人生才是福
 
在发出之前,我已经知道了这些文字的大多数下场,不过我不大在乎,有心的文字只是为有心之人写的。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我的估计。不超过20个人表达了对原创文字的认可,不超过10个人看出了这是个藏头诗,不超过5个人看出了这其实是个藏头藏尾诗。大多数的下场,想必是在还来不及看出什么的时候,就灰飞烟灭了吧。
 
驱车来到春晚现场,候场大厅里以一年以来的最高密度囤积了数百演员歌手,抬眼望去想不看见个腕都难,舞蹈演员忙碌的来回穿梭更衣,经历了去年春晚的经验,今年却不禁有些茫然。想想远方的家人朋友们,应该已经开始准备年夜饭,在咀嚼之余顺便瞟一眼电视了吧。
 
化妆完毕,找个安静一点的角落坐下(其实这在拥挤的大厅中似乎很难),掏出手机,取出存在手机里的待发短信,调出电话簿,经受了天亮以来的不间断的短信轰炸,我的反击终于开始了,看看一个个短信发送成功间或失败的显示,我偶有一点壮士一去兮不复回的感慨。看着比去年的今天膨胀了近一倍的电话名单,有的甚至要努力想一下才知道对方是谁。有些名字,好像上一次的沟通,仅是去年春节的贺年短信。
想想上学和上班的时候,每天能和一些固定的朋友一起工作生活,随便聊起来,就是一些共同的回忆。而现在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交情却越来越淡,共同的回忆趋近于零。他们白天工作,我们晚上工作;他们周末休息,我们周末忙碌;他们在各地,我们在北京。。。想来,几个月能见上一面的人,似乎也能纳入“密友”的范畴了。
 
广播催场了,在后台取麦克的时候,遇见“优秀演员”赵卫国同志,因为他们的相声就在我们前面,便开完笑的对他说,每次彩排都要听一遍,你可以不用上了,我都背下来了,可以替你上了。后台守门的战士冲我打招呼,提醒我,我们之前见过,经过他的描述,我想起来,有一次来中央台录节目,在大门口看见一个老外女士试图跟那个守门的战士沟通,但是战士听不懂英语,于是我上前帮他们充当了临时的翻译。今天他把军服换成了西装,很帅。
 
然后绕道来到那熟悉的冰冷的地下室,等待升降机把我们送上去。如同每次排练一样,听完相声,听完吉祥三宝,听完航天员祝辞,听完一朵花儿开,听完一千年以后,升降机就动了,把我们送进了灯光的聚焦之中。表现如何已经不记得了,这应该留给别人去评价,我自己只是觉得这样的出场还是挺酷的。
 
下场以后,因为我们一部分演员还要参加零点以后中央三套的特别节目的直播,我们被安排到了楼上的休息室继续等候。通过休息室的电视,观看着接下来的晚会节目。看着电视里喜气洋洋的歌舞升平,看着主持人们的满面春风,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奉献给别人的,突然觉得春节是这样的与自己无关。
 
不知不觉,主持人的调门逐渐提升,晚会的音乐也趋于饱和,我知道,那一刻终于要来了。钟声敲响时,休息室内的演员们相互握手拥抱祝贺,简短的庆祝一番。我们待的地方在十几层,通过玻璃,我终于又看见了北京的上空焰火缤纷,绚烂多彩,我真的,很伤感。上一次这样的情景似乎是十几年前了吧。记得小时候,习惯了每年除夕的12点,窗外轰然响起的平地惊雷,我会忙不迭的催促父母赶快穿好衣服,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一大带各式烟花,一头冲出门去,放完了自己的还要看人家放。这时候父亲总是会说,使劲响吧,把一年的晦气都冲干净。不知从哪一年起,随着钟声的响起,取而代之的是窗外死一般的寂静,偶尔会传来作贼一般的零星鞭炮声,于电视里主持人的慷慨激昂是这样的格格不入,我有些茫然,直到这种茫然变成了习惯。十几年后的今天,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漫天焰火再次重现,我近乎要流出类似于人民翻身得解放的泪水。
 
然后是继续的等待,等轮到我们的节目时,已是凌晨4点多了,在演播室我们终于看见了比我们还惨的人。朱军和董卿从头天晚上8点开始主持一直要到第二天的早晨8点,其实我们很钦佩他们,在连续12个小时站在台上不休息不进食,还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等回到家时,已是凌晨5点多,却不想睡。一年以来,最寂寞的一刻,我是如此的享受。在所有家庭举家团聚的时刻。
 
从此一去不复返的贺年卡也罢
失而复得的漫天烟火也罢
不属于自己的除夕之夜也罢
 
当所有人都觉得应当做某事的时候却不能做某事
当所有人都不必做某事的时候却必须做某事
当属于所有人的东西却不属于自己
 
能想得到的荒谬与悲哀也大抵如此了吧
 
还好,我的一切感慨到天明为止,属于我的真正的春节从初一开始
 
祝大家新春愉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春晚彩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春晚彩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