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伟明
陈伟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1,654
  • 关注人气:1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让我们共同缅怀那个年代

(2007-04-19 19:47:26)
分类: 岁月随想

    昨天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很感人。讲的是一个大学生毕业后,为了家乡山村里那些懵懂却渴望知识的孩子们,忍痛离开女友,离开能够给他带来家庭幸福的城市,毅然返回家乡教书的故事。估计现在的年轻人看过之后会觉得好老套,可对我们这些三十多岁的人来说,这个故事却能让我们想起很多以前与之相类似的故事,真人真事,让人怀念。那也是一个时代的气息。
    我不想说太多冠冕堂皇的话,今天只把这个故事全文摘录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也希望大家能从中感悟到一些东西。


                   《老师,我们嫁给你》
  
  有一封让我流泪的信,是很久以前老九发在私人聚会中的一封朋友来信。
  发信给老九的朋友叫李树,五年前毕业于徐州师范大学,家乡是西北最偏僻的山村。李树的故事在朋友圈中流传,被改为小说,诗歌,散文,杂感,冲击着我们自以为是的灵魂,一时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见生命中流浪和浪费的区别。
  李树申请补助,拿奖学金,打三份工,还要扣部分寄回家补贴。
  人们说他并不十分优秀,他优秀的是一种淳朴与善良,我永远认为这其实才是最优秀的品质。毕业分配他坚持回到故乡。他留给恋人陈乐宜一张纸条,便踏上火车。我不知道汽笛响起来的时候,他心中是否留恋,是否痛苦,只是他要离开一个平庸却幸福的城市了,离开占据一片快乐与回忆的天空了,回到一块四周围山,贫瘠而魂牵梦萦的土地。
  陈乐宜对着纸条泪如雨下。老九说,那时陪在她身边,感觉世间的每一寸距离,都由不得自己控制。
  爱情也许不会死亡,却被空间隔断,被时间遗忘。
  李树回村,一位老师,二十七名学生,五个班。他带回去整箱的书本和一面国旗,用最高的竹竿做旗杆。每天凌晨,朝日从山头爬升,二十七名学生背着家中母亲取帆布缝制的书包,翻山越岭,聚在校舍前的大石磨,举行升旗仪式。没有收放机,没有电,李树便带领学生哼唱。我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二十八个身影被拉长在群山众峦,稚嫩的童音和着李树庄严的歌声,回荡地穿越季节,他的青春燃烧在朝霞的云气漫漫中。天际绚烂得璀璨。忧伤和希望混合在一起的颜色原来是绯红。
  李树用冷列的山泉冲洗了一年的头脑和身体。
  他想,我可以吃苦,真的,我可以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在最幽暗的油灯下寻找最微小的错误。我可以冒着高烧摇摇晃晃立于所谓的石盘讲台,每说一句话嗓子就疼得像遭一把针猛扎。我可以吃苦的,真的,我可以一天只吃一两顿饭,玉米面馒头就着盐水野果下咽。我可以努力忘记曾经渴求的痕迹,唯一能做的是混着山风林啸大声嘶喊,而过往的一点一滴,就像那天火车窗外的景物飞驰在生命的背后。可是,乐宜,我想你。
  可是,乐宜,我想你。
  乐宜,我想你。
  我想你。
  李树感觉深深的崩溃,一年的寂寞积累成粘稠的夜色,包裹得他无法呼吸。
  村民们感激他,卸下门板抬他进村,敲锣打鼓迎他进村。他那时不知道自己流了泪。
  村民们崇拜他,包揽下他的一切衣食住行,逢年过节抢着请他到家尝鲜。但山村完全属于断绝的沟通,心灵的空隙不能做填空题,再多的热情补足不了失落。李树一天一天瘦下去。当他弯腰掬一捧泉水洗脸的时候,发现水波中的面容,仿如被刀削去一块。思念的刃,让岁月琢造得锋利。
  李树惊觉自己的血液奔涌地开叉,一股蒸发成空气,任随孩子们呼吸;一股徘徊成旋涡,缭绕在记忆里不可自拔。
  中秋节,老村长摆宴,村民们畅饮米酒,野味烧烤。李树狠狠灌了几口,眼帘开始模糊。温度蔓延在喉咙和脚底之间,回忆敲打在开放和凋零之中。
  他提醒自己不要哭泣,不要在村民们面前痛苦出声。然而他无法停止自己喃喃地叫着乐宜的名字。
  他恍恍惚惚看见了乐宜,看见乐宜微微上扬俏皮的嘴角,看见乐宜玲珑而晶莹的眉宇,看见乐宜喜欢穿的那件天蓝色上衣``````
  泉水流淌得不知去向何方,背着行囊的人们客死他乡。
  李树突然察觉怀里有人,那是赤裸裸的肉体。他们的身上盖着一件天蓝的上衣。他欣喜地叫了一声“乐宜”,映入眼帘的是村长的儿媳。他狂骇之下,夺门而出,世界疯狂地只剩迸裂的色块。跌跌撞撞穿多树林,跳入山泉,呆了许久许久,终于撕心裂肺嘶吼了半夜。
  原来老村长明白他的心病,灌醉他后抬进房间,硬是赶进了也被灌醉的儿媳。而他的亲儿子,却被绑在后院。
  李树病了。他爱家乡。他爱村民们。他爱那二十七个孩子。他想乐宜。如今像垂死的野兽,他呕吐出了一切生命的力量。人们急得团团转,老村长跋涉一天一夜山路,从县城请来了医生,他却不见了。
  他用尽所有的力气爬上了山头,爬上山头那所土墙泥瓦的小学。
  大石盘上依旧红旗飘着,二十七个小小的身影伫立着。当他瘦弱的身子面对孩子们的时候,耳边已经嗡嗡作响,孩子们的面容也依依稀稀地融化在夕阳里。
  当他快倒下去的刹那,他听见一片带着哭腔的童音大声的呼喊:老师,我们嫁给你!
  老师,我们嫁给你。
  天上的白色流得一去不复返。三生石的故事是如此美丽。人们拥挤在看台呼叫着明星的名字。戴安娜的微笑仿佛圣母玛利亚。失恋的人痛哭而听不见自己的回声。幸福是不是永远都那样若即若离。母亲的白发让儿女的心突然一酸。快乐是追寻的目标,却没有人知道它的轨道。世界如此荒凉,只是无时不在改变。朱茵的泪留在至尊宝的心里,城墙上的风沙吹了一百个世纪。
  老师,我们嫁给你。
  当我望见这行字,泪水夺眶而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